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一千零一夜》里的梁文道 一个专治失眠的人

发布日期:2018年02月08日   文章来源:搜狐网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如果你是个容易失眠的人,

  不妨打开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

  这是擅长自黑的道长自己说的:

  “《一千零一夜》是全国唯一一个,

  梦游症患者在发病状态下做的节目,

  专治失眠,看一眼立刻睡着。”

 

 

  翻开或薄或厚的书页,

  沉重的,惊喜的,

  若有所思地,酣畅淋漓地,

  触摸人性的肌理,

  拥抱滚烫的生命,

  读书,也在读懂一个人。

 

  漫步在人来人往的街头,

  香港、台北、北京、

  东京、巴黎、纽约,

  和夜归人并肩通行,

  和霓虹灯闪烁迭影,

  读书,也在读懂一个城市。

 

  讲许多故事,

  奇幻的,写实的,

  汹涌的,平静的,

  跳进历史的洪流,

  寻找宇宙的真理。

  读书,也在读一个时代。

 

  人都是孤独的。

  梁文道带着很多夜晚孤独的影子,

  拿起书,走上地铁,公交车,

  一期节目一本书,

  一次行走一个故事。

  白日是追梦人的白日,

  只有夜晚才能显出城市的心事来。

 

  《一千零一夜》的前两季,

  足足197集节目,

  在197个夜晚,我们跟着梁文道,

  仿佛走进了一个隐秘的平行空间。

 

  梁文道几乎走遍了北京城的每一个角落。

  第1夜,

  他站在天桥上讲《了不起的盖茨比》,

  “它的真正的悲剧就在于,

  到了最后我们发现,

  无论你付出了多大的努力,

  你有多么成功,

  到最后都还是一场空。”

 

  第14夜,

  在人来人往的马路边讲杜拉斯的《情人》,

  “这本来是个可以很凄惨的故事,

  但是在《情人》里面,

  她却写成了一段迷人的爱情,

  或者说是一个迷人的欲望故事。

  而欲望总是会使人早衰的,

  所以我们的杜拉斯也很早就老了。”

 

  第85夜,

  他在灯火辉煌的商场门前讲《圣诞颂歌》。

  “圣诞节是个什么节日?

  这不是一个在豪华商场门前挂起灯,

  让大家来买名牌、吃大餐的日子。

  它是一个要让我们看到

  这个社会还有多少人需要我们关注,

  要让我们懂得感恩,

  同时照顾好那些比我们更小的兄弟的节日。”

 

  第107夜,

  在地铁里讲《老人与海》

  “海明威用‘老人’来向大家说明,

  我已经到了一个年纪,阅尽风霜,

  我的人生已经走到另一个境界,

  我开始能够接受很多事情了。

  老人曾经是一个非常骄傲的人,

  就像海明威一样,

  但是现在他开始学会谦虚了。”

 

  他的讲述从来都是淡定从容,

  即使讲到最后会慷慨激昂,

  也不是剑拔弩张的。

  而像是快要入眠的城市,

  正在匀速的呼吸着,

  盘算着它清醒时候的思考,

  又接入一个绵长而安稳的梦。

 

  他是风雨无阻的夜行者,

  也是温文尔雅的读书人,

  无论是冷雨或是雾霾,

  酷暑还是寒冬,

  他都捧着一本书,

  企图将它带进你的人生。

 

  而那些出现在镜头里的路人,

  和镜头之外的你我,

  都是这场读书会的参与者。

 

  跳广场舞的大妈,

  地下通道里的年轻人,

  从商场走出来的一家三口,

  或是地铁里悄悄睡着的上班族,

  他们都被记录在《一千零一夜》里,

  他们仿佛是从书里走出来的过客,

  弥补了文字所不能覆盖的生活全景。

 

  梁文道说,

  “读书,不是为了逃离人群,

  一个人躲到安静的书房里;

  读书,到最后,是为了回到这样一个人间。”

 

  梁文道自己对读书有着偏执的热爱,每个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一天一本书,是他的生活习惯。

  他出生在香港,成长在台湾,后来每年都有大半时间都在大陆生活,游走于两岸三地之间,他时刻捕捉着陆港台的社会动态。

  大多数人知道梁文道,是从《锵锵三人行》开始的。

 

  梁文道哲学系毕业,他认为哲学带给人思考问题的角度和方法,于是他总能在节目中对社会问题一针见血。

  而《锵锵三人行》的窦文涛,梁文道,许子东等人,也成为了我们成长过程中冲破思想桎梏,辩证求解的导师。

  窦文涛曾自嘲:“我们中,梁文道是渊博,许子东是刻薄,我呢,是浅薄。”

 

  除了《锵锵》,梁文道的《开卷八分钟》,每天用8分钟讲一本书,展现了他读书后惊人的内化能力。这样一档节目,他做了8年。

  梁文道说,“从初中开始到现在,我一直都保持着平均每天阅读5、6个小时的状态。”

  而每天他的睡眠时间也只有5,6个小时,窦文涛说梁文道是个有些“自虐”的人。虽然道长已经快要五十岁的年纪,但比年轻人更加勤奋。

  他常常到处飞,在酒店的时间多于在家,总是在路上,总是在读书,写字,讲故事。

 

  梁文道说:“有时候我觉得这个城市比我读书还要好看,我不知道会不会让大家想到,就是我在读的东西跟这些人之间的关系是什么。我读这些书,让我的观众一起来读这些书,到最后,我们每个人读书,都是为了每一个我们看到的人。”

 

  去了那么多地方,梁文道总结出的心得便是,去一个城市以前,有没有读过那座城里的故事,差别很大。

  若你要去香港,梁文道会让你读西西的《我城》和董启章写的《地图集》,因为那里面幻想了香港未来的样子,幻想得很美,反而更能够说明香港的状况。

  若你要去北京,梁文道会让你去读梁实秋,还有唐鲁生,”总在那里怀念过去的老北京,我看了很感动,对北平充满幻想。”

  若你要去土耳其,要去看看帕慕克,“看了帕慕克,你会发现整个土耳其空气中弥漫的是一股快乐的忧愁。”

 

  新一季的《一千零一夜·出走季》中,

  梁文道试图探索读书和旅行的关系,

  他的第一站是北京,

  北京的起点是史铁生的《我与地坛》。

  接着他要出发去敦煌、京都。

  川端康成、三岛由纪夫、芥川龙之介,

  而我们即将与大师,一一会面。

 

  正如《一千零一夜·出走季》宣传片所说的:

  所有的旅者也都是读者,

  每当我翻开一本书,

  那就是一段旅程的启始。

  打开全部的感官,

  并且认真地消化和思索自己的见闻。

  踏上未知的领域,

  便知道天地宽阔。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