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李嬷嬷与王夫人:都恨狐媚子但目的各不同

发布日期:2018年02月09日   文章来源:腾讯网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红楼梦》中有好几个奶妈,贾宝玉的奶妈李嬷嬷,贾琏的奶妈赵嬷嬷,迎春的乳母王嬷嬷。七十八回,还提到一个新来的贾兰的“奶子”,称她为“奶子”,是她很年轻,还没混到别人称她为“妈妈”的年龄,相当于是个实习奶妈吧。这个奶子二十来岁,正是爱美的年龄,住在漂亮的大花园里,小主子上学了,吃奶有一搭没一搭,她很清闲,每天收拾得漂漂亮亮,看人满眼笑意,走路轻轻盈盈。结果,让贾兰的奶奶王夫人看见了。王夫人对她的“妖乔”很厌恶,那阵儿,王夫人正在大观园里大张旗鼓地抓狐狸精,这个有狐狸精潜质的奶子,自然逃不过她的法眼,她让李纨把这个奶子辞退了。

  我有些奇怪,贾兰都上学几年了,怎么还吃奶?他不能一边上学堂一边回家吃奶吧?过去,是有些娇生惯养的孩子,吃奶吃到八九岁,这些父母有种理论,认为母乳营养好,孩子多吃几年奶,长得身体壮。贾府里,论娇生惯养,谁也比不上贾宝玉,要吃奶壮身子,应该是贾宝玉,不会是贾兰。

 

  贾宝玉与贾兰名为叔侄,年龄相差不大,两人的奶妈却年龄相差太大,贾兰的奶奶是个青春美人儿,贾宝玉的奶妈李嬷嬷都有孙子了,走路扶着拐棍,小姐们说她“老背晦”“老糊涂”,薛姨妈叫她“老货”,王熙凤叫她“老人家”,看样子,有六十来岁了。十多年前她给贾宝玉做奶妈时,也有四五十岁了。贾宝玉是王夫人的宝贝疙瘩,怎么不给贾宝玉寻个形象好的年轻奶妈?是不是跟王夫人嫌恶“妖乔”的女子有关?在儿子身边放一个年老唠叨的奶妈,比一个年轻美貌的奶妈让王夫人安心。

  李嬷嬷这个奶妈很称职,把贾宝玉养得白白胖胖,对贾宝玉的饮食起居很关心。贾宝玉长大,她搬出去了,仍然时常回来,询问贾宝玉一顾吃多少饭,什么时辰睡觉,虽然罗罗嗦嗦,却有一份真挚的关切。她过问的这些内容,也是王夫人关心的,是每个母亲都会关心的。有个老嬷嬷事无巨细地过问儿子的生活状况,王夫人会很放心,虽说贾宝玉身边有不少丫头,都没有李嬷嬷的生活经验丰富。

  这位李嬷嬷,碎嘴多舌,跟“闷嘴葫芦”似的王夫人很不相似,两人的三观倒是出奇一致,王夫人厌恶狐狸精,李嬷嬷也厌恶狐狸精。只是,两人认定的狐狸精不是一人,李嬷嬷骂的狐狸精是袭人,王夫人认定的狐狸精是晴雯和四儿、芳官等人。

  这种现象,王蒙称之为“忘年妒”。 

  忘年妒,当然存在。青春流逝的中老年人看着一个个青春活泼的生命,羡慕者有之,嫉妒者有之,那些既嫉妒年轻人,又手中握有权力的,还会利用手中的权力排挤压制年轻人,以证明自己仍是时代的主流。

  但是,把李嬷嬷和王夫人对袭人和晴雯的厌恶称之为“忘年妒”,还是有点浅薄了。李嬷嬷和王夫人对袭人和晴雯的厌恶,是一种亲情丧失和资源流失的双重恐惧感。亲情,对李嬷嬷和王夫人来说,是一种感情,更是一种资源,而且,几乎是唯一的资源。

  李嬷嬷骂袭人,王夫人骂晴雯、四儿、芳官,都是骂她们哄宝玉,勾引宝玉。她俩真正关心的人是宝玉,像许多蛮不讲理的母亲一样,她俩不舍得责备自己的儿子,就把一腔火气洒向与儿子相关的人。贾宝玉,是这两个母亲的命根子,她俩害怕别的女人来分享贾宝玉的感情。

  照理来说,王夫人和李嬷嬷不应该仇恨这几个丫头,宝玉与丫头就是有感情,也是爱情,不是亲情,可是,爱情也是情,宝玉心里有了别的女人,她俩就不能把贾宝玉牢牢握在手心里。你的命根子,你不能牢牢把握他,如你家门上的钥匙,别人还拿着几把,你心里怎么会有安全感?

  王夫人口口声声说晴雯、四儿、芳官勾引贾宝玉,其实,贾宝玉这时心中只装着林黛玉,与晴雯、四儿、芳官等人都是清白的,唯一与贾宝玉有过身体关系的袭人,王夫人反而很放心。花袭人与贾宝玉试云雨情这事,王夫人不知道,就是知道,她也不会那么恶狠狠地骂袭人。她骂晴雯、四儿、芳官,是这几个妖艳货,一看就不好控制,她们会把她的宝贝儿子带偏,驶向一片不可知的水域。袭人与她的思想观念一致,袭人会在她的儿子偏离既定航向时,帮她的儿子矫正航向。她恨不能袭人永远跟在儿子身边,儿子大了,必定要跟某个丫头发生云雨情,袭人倒是个最好人选。

 

  王夫人恨的,并非狐狸精,而是狐狸精可能带来的风险。她雷嗔电怒地把儿子身边的狐狸精清理干净,就是清除儿子身边的风险因素。

  王夫人长子早亡,女儿在深宫之中,丈夫还有两个姨娘和姨娘生的一双儿子,这个庞大家族之中,唯一属于她的只有小儿子贾宝玉。这是她在这个庞大家族中的立身之本。她必须牢牢控制着这个小儿子,她控制住这个小儿子,就是控制住生活。任何一个可能让她的儿子失去控制的人,都是她仇恨或恐慌的对象。

  比如那个林黛玉。

  不知何时,林黛玉取代了她,成为儿子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她害怕某一天,贾母一句话,就把林黛玉许配给贾宝玉。她什么事都依着贾母,唯有在儿子的婚事上,她暗暗地与贾母做着斗争,这件事情对她来说太重大了,如果林黛玉成了她的宝贝儿子的媳妇,她相当于从感情上失去了儿子。王夫人对晴雯的憎恶,就是晴雯眉眼有几分像黛玉,触发了她心中的恐慌感。

  李嬷嬷可能也不大喜欢晴雯、四儿、芳官等人,但是对她们,谈不上仇视。李嬷嬷仇视的对象只有一个——花袭人。李嬷嬷以贾宝玉的第二母亲自居,贾宝玉的一衣一食,一行一动,都在她的监护下,她才放心。同时,她也认为,贾宝玉心中最有重量的人,除了贾母、王夫人、贾政,下一个就是她,别的奴仆都要往后站。

  哪知,随着贾宝玉长大,她搬走,袭人替补了她的空缺,成为贾宝玉屋里的大总管和临时监护人,她靠边站了,她有一种人走茶凉的权力丧失感。

  李嬷嬷隐隐感觉到,她奶大的这个小主子,对花袭人有种心理上的依恋,有一种类似于爱情与亲情混合的感情。本来,小主子依恋和亲近的人是她,不知不觉,就让花袭人替代了。李嬷嬷的失落感跟王夫人如同一辙。对一个奶妈来说,也是只有操控着小主子,才是操控着未来。

 

  换个别的丫头蒙着被子在炕上躺着,李嬷嬷顶多骂她懒,说她装病,不会骂她狐媚子,李嬷嬷心中的狐媚子,跟王夫人心中的狐狸精一样,不是按照事实评判,而是按照风险程度评估,可能带来风险、构成威胁的,就是狐媚子、狐狸精,不会带来风险、不构成威胁的,就不是狐媚子、狐狸精。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