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西游记》中唐僧取经的故事是如何变异的

发布日期:2018年02月09日   文章来源:搜狐网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提到唐僧,大多数人对他的印象主要来自于《西游记》这部明朝的小说乃至中央电视台80年代拍摄的电视连续剧。

  在这些文学作品里面,唐僧身世曲折,精修佛法,成为唐太宗的御弟。随后在唐太宗支持下只身前往天竺求法,在历经九九八十一难之后凯旋,受到唐太宗的隆重欢迎。

  然而,历史上的玄奘却和通俗文学作品塑造的大家耳熟能详的形象相差甚远。

  玄奘法师事迹最早的记录主要来自于玄奘自撰的《大唐西域记》,以及由其口述、经弟子慧立、彦悰整理而成的《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玄奘传》)。根据记载,玄奘弟子慧立本为豳州照仁寺住持,俗姓赵,父亲赵毅是隋朝起居舍人和司隶从事。慧立于贞观十九年参加玄奘主持的译经工作。唐高宗麟德元年,玄奘去世。慧立整理了玄奘取经的事迹,“睹三藏之学行,瞩三藏之行仪”,整理成书,共五卷以表彰其老师。 

  玄奘法师所著《大唐西域记》是研究西域与印度历史的重要史料

  但初稿形成后,慧立怕有所缺漏,便把《玄奘传》藏了起来,直到自己临终时才将其取出。后来彦悰接手了编纂工作,把《玄奘传》扩充为十卷。

  中国僧传传统向来对法师们的光荣事迹颇有夸张,目的是为了弘扬佛法,并非完全可当作史实看待。不过《玄奘传》中玄奘法师总体而言仍然是一个正常人的形象。

  《玄奘传》中记载道:“法师讳玄奘,俗姓陈,陈留人也。汉太丘长仲弓之后。曾祖钦,后魏上党太守。祖康,以学优仕齐,任国子博士,食邑风南,子孙因家,又为缑氏人也。”作为官宦人家的后代,玄奘法师家境较为优越,但是并无特别出奇之处。而玄奘法师自己除了从小聪慧之外,也并未显示出什么了不得的异能。

  更有意思的是,《玄奘传》虽然以弘扬玄奘法师为宗旨,但是他在里面的形象却并非后世那种无喜无悲、木讷的圣僧形象。

  玄奘西行开始以后,《玄奘传》中就记载他碰到了种种阻碍。由于玄奘实际上是违法偷渡西行,需要躲避搜查。玄奘在瓜州就遭遇了马死的困境,后来又遇到一位叫王祥的校尉建议他放弃西行,改去敦煌从师张皎法师。

  面对王祥的阻拦,玄奘回答得毫不客气:“奘桑梓洛阳,少而慕道。两京知法之匠,吴蜀一艺之僧,无不负笈从之,穷其所解。对扬谈说,亦忝为时宗,欲养己修名,岂劣檀越敦煌耶?然恨佛化,经有不周,义有所阙,故无贪性命,不惮艰危,誓望西方遵求遗法。檀越不相励勉,专劝退还,岂谓同厌尘劳,共树涅涅槃之因也?必欲拘留,任即刑罚,玄奘终不东移一步以负先心。”

 

  玄奘法师在瓜州一带吃尽了苦头

  玄奘和尚吃准了信佛的王祥校尉不会拿他怎么样,以一副极为倨傲的口气拒绝了王祥提出的方案。作为洛阳人,玄奘把大城市人的优越感发挥得淋漓尽致,根本看不起敦煌这样的偏远小邑,刚刚脱离被抓的险境就盛气凌人地教训别人了。

  而当玄奘法师返回长安后,他对唐太宗的态度也颇有阿谀奉承之嫌。他说:“奘闻乘疾风者,造天池而非远;御龙舟者,涉江波而不难。自陛下握乾符,清四海,德笼九域,仁被八区,淳风扇炎景之南,圣威镇葱山之外,所以戎夷君长,每见云翔之鸟自东来者,犹疑发于上国,敛躬而敬之况玄奘圆首方足,亲承育化者也。既赖天威,故得往还无难。”

  玄奘此次西行中间遇到各种艰难险阻,首先就是朝廷对其发布的通缉令,理由正是因为玄奘和其他法师一起上书要求去天竺取经,结果未获允许。唐朝初年在西域的控制力尚且没有盛唐时强。至于天竺,更是唐廷天威所达之外。玄奘自己明知这些事实,却仍然作出了近乎谄媚的回答,可见他并不是后世书中那般不通人情世故。

  回鹘本《玄奘传》尊崇中国

  《玄奘传》的出品,不仅为未来中国文学作品里面的玄奘法师形象提供了底本,而且其影响远远不限于汉语文化圈内,而很早就播散到了其他民族。

  1930年,新疆出土了回鹘文《玄奘传》,回鹘文《玄奘传》实际是由别失八里(今乌鲁木齐市吉木萨尔县)人胜光法师翻译自汉文《玄奘传》。胜光法师的生平事迹不详,但是却用回鹘文翻译了多部重要的汉文佛经,如《金光明最胜王经》《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经》《观身心经》皆为其译作。

  这位翻译了大量作品的回鹘大法师生卒年月已不得而知,根据翻译所使用的语言特点和新疆地区历史背景来看,比较有可能生活在相当于中国宋朝的年代。 

  回鹘文脱胎于粟特文,维吾尔族伊斯兰化后逐渐被抛弃

  就胜光法师自己留下的记录看,他显然相当尊崇中国和汉文佛经的译师,例如在翻译自唐朝义净法师《金光明最胜王经》的跋文中他就写道:“又幸福的东方伟大中国国中精通大小一切乘一切经的菩萨义净三藏法师从印度语译为汉语。又在此五浊恶世后学的别失八里人胜光法师再从汉语译为突厥——回鹘语的《金光明最胜王经》完。”而在《玄奘传》的译本中,他也多次将大唐翻译为Ulugh tawghach,在表示中国的tawghach(桃花石)前加Ulugh(伟大的)。

  尤有意思的是,胜光法师的翻译中还为后人保留了当时汉语的部分读音。

  在回鹘本《玄奘传》中,玄奘被音译为Huintso。表面上看起来和汉语读音相差很远,但是实际上则反映了当时唐五代西北方音中把中古汉语的ang读成o的语音特点。类似的读音在唐朝蕃汉对音,宋朝夏汉对音中也有所反映。今天西北地区多数地方的方言已经在主流汉语的洗刷下丧失了这一特点。只有在晋陕交界的部分地区,如陕西合阳县保留了这一特点。

  胜光法师也具备相当高的汉文造诣,《玄奘传》原版里充斥着大量晦涩的佛教术语以及玄奘在正式场合奏对的场面话,不少文句风格古雅,佶屈聱牙。但是胜光法师在翻译时基本能准确翻译,在碰上中文中的梵文借词时还一般会还原成梵语。

  在《玄奘传》这部杰出的作品面世后,又出现了《独异志》《续高僧传·玄奘传》《大唐故三藏玄奘法师行状》等著作。大概是出于对玄奘法师的尊崇,这些后续版本中把《玄奘传》里面玄奘疑似有所不光彩的方面都予以简省,如前文所述玄奘回国与唐太宗的奏对,《续高僧传》和《法师行状》都只简要提及玄奘法师谒见了太宗。

  不过,无论尊崇玄奘的人多么想把玄奘捧成佛教历史上的一座高峰,却仍然无法改变普罗大众的心理——与今天一样,一本正经的故事往往受众甚少,而怪力乱神却能长久地为人津津乐道。宋元年间开始,玄奘故事又有了新的发展,《大唐三藏取经诗话》中玄奘法师西行的故事已经脱离史实,出现了大量神魔鬼怪的情节。猴行者的形象也开始出现,并且开始抢夺玄奘法师的风头。

  孙悟空其实乃玄奘法师的一大“竞争对手”

  可能是为了让玄奘法师的形象更加丰满,以避免完全和孙悟空失衡,新的话本故事对玄奘形象进行了改造。

  这个尝试并不容易,玄奘既然已经是圣僧,各类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七情六欲自然不适合发生在他本人身上,以影响他的光辉形象。然而一个样样正经的圣人又难以摆脱枯燥重复乏味的感觉。这可怎么办呢?

  说书人只得从玄奘法师的身世上开动脑筋。有一个传奇的童年自然会使这个人物笼罩在一层神秘的色彩之下。

  首先是玄奘的父亲,《西游记》杂剧中玄奘父亲不叫陈慧,而叫陈萼,字光蕊。这个本来有四个儿子,堪称幸福的男人变得只有玄奘法师一个独生子,并且在儿子出生前就为贼人刘洪所害,妻子也被他霸占。新生遗腹子一出生就被抛入江中,为禅师所救。十八年后报仇雪耻。

  但是经此改造,玄奘本人的吸引力仍然大大不如孙悟空。在通行版的《西游记》小说中,玄奘法师彻底让位于孙悟空,成为不折不扣的配角。作为一个不时显得愚昧甚至迂腐的僧人,可能还不如猪八戒有血有肉。

  虽然玄奘法师在中国内地遭遇了成为配角的厄运,然而墙里开花墙外香,在周边地区,就如当年的《玄奘传》一样,也颇有一些有心人宣扬了玄奘的事迹。

  成书于明朝早期的藏族史书《红史》里面,有个叫thang-zam-tshang的人物,是加行道弟子,可在兜率天宫院外听弥勒佛说法。Thang-zam-tshang正是唐三藏的译音。不过玄奘法师在此书中的地位不高——鸠摩罗什法师在同书中已经是见道菩萨,转生于兜率天莲花座听弥勒佛说法了。

  到了清朝,玄奘法师的地位在藏区节节攀升,18世纪末由贡布嘉著的《汉区佛教源流》中认定玄奘西行获得了皇帝的批准,把玄奘称为thang-zing(唐僧),并说玄奘一路上自称是摩诃支那(中国)的皇弟,与汉地民间传说较为类似。

  由于文化不同,藏区关于玄奘的史料并不大关心玄奘早年和西域经历,而侧重于他在印度显示的种种神通。《汉区佛教源流》就盛赞玄奘具备“坚强之决心和真诚之誓愿”,并说在先后去印度学经的法师中,他是唯一不仅有论师的盛名,还成为印度诸王所应供者。

  在泰国,玄奘法师也成为知名人物,不过他在泰国的流行却和在藏区情况大不相同。

  与藏区相比,泰国玄奘法师的形象基本来源于《西游记》。泰国拉玛五世时期翻译了中文版《西游记》。在此之前,泰国华人之间的口耳相传也已经把玄奘法师形象输入泰国。对于泰国人来说,玄奘法师的主要价值是作为善良而又有些迂腐的唐僧,他们对真实历史中的玄奘法师并无太大兴趣。

  但是要说受到的礼遇,泰国可算对玄奘法师尊崇备至。1978年,泰国洛坤它沙拉府落成大慈堂,主祀玄奘法师。玄奘在此享受到了在中国都不曾有的待遇。

  只是因为源自小说,玄奘在泰国仍然还是低了孙悟空一头——在泰国的大圣佛祖庙或齐天大圣庙当中,供奉的主角仍然是孙悟空,玄奘法师还是委屈地作为一个副神存在了。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