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钗头凤》外的那个男人 也值得大家来歌颂

发布日期:2018年02月09日   文章来源:搜狐网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小时候背过陆游和唐婉的《钗头凤》,觉得好难背,老师在讲台上讲得激情澎湃,我们在下面都快睡着了

  有了一定的生活阅历后,偶然间在一本读物上看到了这两首词,觉得感慨万千

  这两首词应该有2个关键人物,再加2个边缘但是重要人物,关键人物当然是主人翁陆游和唐婉了,边缘但人物我觉得应该要属唐婉的第二任丈夫赵士程和第一任婆婆陆游母亲

  南宋时期,公元1144年,年仅19岁的陆游迎娶了舅父唐仲俊之女唐婉,婚后亲上加亲,夫妻恩爱。恰逢这段时间由于秦桧等投降派的排挤和阻挠,力主抗金的陆游在科举考试中屡试不中,不明真相的陆母认为陆游是因为与唐婉的亲密感情才荒废了学业 ,而过门三年一直未育的唐婉又给了陆母强迫陆游与唐婉离婚的理由。在陆母的强势做主下,陆游被迫和唐婉离婚,一段美满姻缘就此画上了句号。离婚后的陆游另娶一位温顺本分的王氏女为妻,唐婉也嫁给了皇亲宗室赵士程。

  就在他们离婚十年后的一天,春光明媚,陆游偶到绍兴有名的沈园游玩,却万万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同样到沈园游玩的赵士程夫妇。当唐婉和陆游擦肩而过的一刹那,两人都不由得呆住了!四目相对,恍惚若在梦境一般。后来唐婉经过丈夫赵士程的允许,给陆游送了一些吃的,但陆游哪里吃的下去?以前的恩爱历历在目,真实又遥远,今日相见却如路人,熟悉又陌生。一时间陆游的心都碎了,于是他提笔在壁上题了一首千古绝唱《钗头凤》: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通过陆游的诗词,我们能感受到陆游的心里还是深深住着且爱着唐婉的,仿佛是久经封藏的老酒一下子又散发出淳淳的味道

  陆游面对“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却感受不到春景和美酒的快乐,反而在他眼里,春风是“恶”,美酒是“愁”,后悔但又身不由己地对“休妻”一事表示忏悔和无奈

  面对物是人非,陆游对唐婉的感情没有减弱,但是这种情感只能埋藏在心里,不能倾诉衷肠,最后的“莫、莫、莫”仿佛也在克制自己再一次喷发出来的感情

  第二年春天,唐婉抱着一种莫名的憧憬再次来到沈园,这次她没能像上次一样遇到陆游,失望之余,却在一处破败的墙壁上看到了陆游写在墙上的题词。看过以后,唐婉的心也碎了,止不住泪流满面。于是她不知不觉间也和了一首《钗头凤》,题在陆游的词后,同年秋天,唐婉便郁郁而死,而赵士程也再无续弦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倚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长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我更觉得唐婉的《钗头凤》写得更让人痛心疾首,要知道陆游和唐婉可是姑表兄妹,陆游的母亲也是唐婉的姑母,但在封建时代,尤其对于寡母来说,儿子的前程和后代的子孙胜过一切,所以,这点姑侄亲情算不得什么,所以唐婉也看破,写出了“世情薄,人情恶”,我想此时的唐婉应该对她的婆婆兼姑母抱有一种深深的怨恨和世态炎凉的悲愤无奈

  唐婉和陆游的心意一致,她用“欲笺心事,独倚斜阑” 对应陆游的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所以唐婉的心里又何尝不是深深爱着陆游

  最后一句高度写实,眼角里的眼泪还在,愁绪的心情还在,但又怕现在家里人询问,只能收住心情,强扮开心。这种咽泪装欢,是为了自己的境遇,同时也是为了现任丈夫赵士成的爱意

  有时候我觉得唐婉的死有很大程度是受陆游的这首词影响,爱都爱过了,为什么还要在什么都不能改变的情况下,再给对方留下一些感情回味呢,这也可能是故人文人浪漫洒脱抒发感情的一种普遍的表达形式吧!如果没有陆游的这首词,加上赵士成的百般爱护关爱,唐婉可能会被时间冲淡一些,至少不会那么早就抑郁而死,当然这样的话,我们后人也就损失了两首悲壮的、能流传千古的爱情诗词

  唐婉不到40就一命呜呼,而我们都知道陆游休妻再娶,并一直活到80多岁高龄,而唐婉的第二任丈夫赵士程在唐婉去世后的岁月里再无娶妻续弦,这段爱情又何尝不为人们所歌颂呢

  赵士程的大气和胸襟也让唐婉和陆游有了一个十年后的交汇点,至少唐婉与陆游在那一刻相见的时候,二人都是幸福的,当然幸福也就定格在那一刹那了,赵仕程对唐婉的矢志不渝,从迎娶一个“二婚”女人,一直到死后不再续娶,这在古代,是可歌可泣的爱情观

  所以每当人们歌颂惋惜陆游和唐婉的爱情时,我总是能默默想到在一个角落默默关注并关爱着唐婉的赵士程

  或许他们的爱情在后世中没有留下太多悲壮、美好的诗句和佳话,或许赵士程到死都不知道,她爱着的唐婉心里还深深地爱着陆游,甚至是为了前夫陆游而抑郁致死

  但是我想赵士程在和唐婉生活的那一段时间,是心甘情愿、是幸福的,可能在赵士程心里,他觉得他把所有的爱给了唐婉,他就是死而无憾的,是最幸福的,足矣!而这种默默地爱、毫无所求的爱、甘愿付出一切的爱,对于一个古代男人来说,何尝不是难能可贵呢!

  如果你在惋惜唐婉的离开对陆游造成重大的打击,我更心疼忠贞不二的赵士程,在刚刚收获了爱情没多长时间就被上天和缘分无情地剥夺去了,唐婉对于赵士程来说,今生今世,唯一!

  陆游83岁那年,年迈的陆游感到自己在世上的时日不多了,便又一次来到沈园。尽管此时的唐婉早已香消玉殒,但陆游依然忘不了他与唐婉那段刻骨的爱情。于是他拿起笔来,深情地写下了他心里想对唐婉说的最后一首情诗,第二年,84岁的陆游与世长辞

  沈家园里花似锦,半是当年识放翁。

  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陆游的爱是那么的热烈高昂,赵士程的爱是那么的温柔内敛

  唐婉被“世情”和“人情”所折磨,是悲凉的

  但她在短暂的一生收获了两个好男人深深的爱,唐婉又是幸福的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