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商鞅为何非死不可 而改革却史无前例的成功

发布日期:2018年02月11日   文章来源:搜狐网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战国时期,政治风云,变幻莫测,变法始终是最强音。魏国李悝、楚国吴起、韩国申不害、秦国商鞅,都在国君的支持下力行变法。只有商鞅变法,影响深远。它不但奠定了秦国统一的根基,而且影响中国的世道人心长达两千多年。谭嗣同有言“两千年政治,秦政也”;毛泽东亦曾说过:“百代皆行秦政制”。“秦政”者,商鞅变法后之新政也!

  一、公孙鞅离魏入秦

 

  公孙鞅,又名卫鞅、商鞅。根据《史记·秦本纪》及《六国年表》,商鞅车裂于秦孝公二十四年,也即公元前338年,生年不详。自秦孝公元年入秦,在秦二十四年。假定商鞅离魏入秦时是二十五六岁,那么他死时大约在五十岁左右,应该生于公元前387年左右。公孙鞅最初在魏相公叔痤门下跑腿,任职中庶子,年虽少,有奇才,颇得赏识。

  商鞅很有才华,‘公叔痤知其贤,未及进’,临终病重之前,才向魏惠王极力推荐。由于此前缺乏铺垫和历练,不为魏惠王所采纳。公叔痤发狠话说,不用之,即杀之,为了魏国的国家安全,也不能让商鞅到其他国家去。然魏惠王却不以为然,既没有重用商鞅,也没有杀掉他。所以,他就仍然留在魏国。”从这件事中,我们就可以看出,这个时候,公孙鞅就已经具有非常敏锐的政治洞察力,他明白,他在魏国已经没有政治前途,更无法施展他的政治才华。恰在此时,他得到一个消息,新即位的秦孝公发布《求贤令》,“裂土封侯”。所以,他就决定离魏入秦。

  二、公孙鞅的两次变法

 

  商鞅入秦后,通过秦孝公的宠臣景监见到了秦孝公,并先后与秦孝公进行了三次会面,在最后一次会面中,商鞅的强国之术深得圣心,《史记》里面记载,秦孝公是与商鞅“不自知膝之前于席也,语数日不厌”。于是,秦孝公决定任命商鞅变法。

  但是,商鞅变法的过程之中首先就出现了来自当时守旧派大臣的阻力,所以,就有了后来的御前辩论。宋洪兵认为,事实上,这个御前辩论是确立起了公孙鞅的改革理论,这个理论中有两点很重要,第一,公孙鞅认为是圣人事先看到了这个潮流的倾向,而当时的潮流仅仅可能是一个起点,也就是说在变法的时候它是对整个社会绝大多数人来说还没有这样的认识,它带有一定的超前性;第二,对于社会的风俗而言,公孙鞅主张用一种强有力的模式来对于固有的政治治理模式加以改变,这就是这样所谓的变法,也就是今天我们所说的改革。

  公孙鞅通过御前辩论之后取得了秦孝公的信任,确立了他的改革理论,就是要变法,不能因循守旧。所以,确立了这一点之后,秦孝公决定任命公孙鞅为左庶长来变法。在变法之前,公孙鞅为了确立起其政治威信,他决定徙木立信,《史记·商君列传》:令既具,未布,恐民之不信,已乃立三丈之木于国都市南门,募民有能徙置北门者予十金。民怪之,莫敢徙。复曰“能徙者予五十金”。有一人徙之,辄予五十金,以明不欺。卒下令。有了这一步之后,公孙鞅这才真正开始第一次变法。

 

  第一次变法是在孝公三年。商鞅公布了变法的第一套改革令:令民为什伍,而相牧司连坐;不告奸者腰斩,告奸者与斩敌首同赏,匿奸者与降敌同罚;瓦解宗法势力;奖励耕战;加强政治与经济层面的等级尊卑。

  宋洪兵认为,事实上,商鞅的第一次变法效果是很好的。“行之十年,秦民大说,道不拾遗,山无盗贼,家给人足。民勇于公战,怯于私斗,乡邑大治。”

  第二次变法是在孝公十年。改革集中在行政管理和经济社会层面:进一步打击宗族势力,开疆拓土,设立县制;废井田,开阡陌,平赋税;统一度量衡。这次改革使得秦国实现了富国强兵的战略目标,威震诸侯,天子致胙于孝公,诸侯毕贺。

  三、商鞅变法动了谁的奶酪?

 

  毫无疑问,商鞅变法“商鞅变法”不仅使秦国走上了富国强兵的道路,还为后来秦王嬴政统一中国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但是,商鞅本人最终却没有得到一个很好的下场,商鞅变法到底懂了谁的奶酪?宋洪兵分析道,《史记》里面记载,“孝公卒,子惠文君立。是岁,诛卫鞅。鞅之初为秦施法,法不行,太子犯禁。鞅曰:‘法之不行,自于贵戚。君必欲行法,先于太子。太子不可黥,黥其傅师。’于是法大用,秦人治。及孝公卒,太子立,宗室多怨鞅,鞅亡,因以为反,而卒车裂以徇秦国”;《商君列传》里面还记载,“商君相秦十年,宗室贵戚多怨望者”。再结合“行之十年,秦民大说,道不拾遗,山无盗贼,家给人足。民勇于公战,怯于私斗,乡邑大治”,和司马迁的“卒受恶名于秦”。一边是“秦民大说”,一边是“宗室贵戚多怨望”,最后是“卒受恶名于秦”,很显然这是说不通的。所以,我们说商鞅变法是给底层的绝大多数百姓是带来了利益的,但是他却动了既得利益者(宗室贵族)的奶酪,他们怨恨商鞅,从而就导致了商鞅在变法之后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但是最终却落得一个五马分尸的结局。

 

  那么如何来看商鞅的千秋功过?宋洪兵说:“商鞅变法推动了由封建而郡县转变的历史进程,奠定了秦国最终一统天下的政治基础与物质基础(商鞅虽死,其法未改),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来说,秦最终能够统一六国,能够结束天下纷争的列国时代,商鞅是功不可没的。”

  但是,我们也要知道,商鞅理论也是有缺陷的,对于道德教化不足,就是说只讲强硬的规则。事实上,我们说一个社会只有强硬的惩罚性的规则是不行的。还有一点,他在特定的历史背景之下有一些措施是非常激烈,非常极端,为什么?是因为当时是战时,列国纷争,是涉及到生存的关键时期。但是回过头来,在一个不是特别急的时代再去反观他们的措施,我们会发现有一些措施确实是非常极端的,我们不能够全盘认可它。但是我们需要主张的是什么,需要主张的是法家思想最为核心的基本原理,就是要落实公平的规则,但是,在落实公平规则过程之中它会遇到阻力,遇到阻力就要移风易俗,在移风易俗的过程之中还要阐述它的深刻的改革理论。

  最后,宋洪兵还说道,其实历史并不遥远,我们看待中国古代法家变法的时候,其实我们也应该时刻想想我们改革开放以来30多年所经历的种种困难和不易。我们的经济改革现在已经进入到了深水区,在这个过程之中我们的改革会一直进行下去,我们希望最终能够改革成功。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