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红孩儿生母:是吃人的恶鬼佛祖为何宽容了她

发布日期:2018年02月14日   文章来源:腾讯网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在《西游记》中,红孩儿的父亲是牛魔王,母亲是铁扇公主。这种安排是明代出现的,其实在元代的《西游记杂剧》中,红孩儿的生母是鬼子母,生父并不是牛魔王。

  明代的这这种改编还有很多细节没有处理,如红孩儿邀请牛魔王去吃唐僧肉,但并没有请铁扇公主。在原著中,只是说红孩儿是铁扇公主养的,但并没有说是她生的。

  再者,观音菩萨无缘无故收了他,还让他做了善财童子的职位。这个职位最后修成了菩萨的果位。所有这些现象都不正常,让人费解。那么,红孩儿的生母鬼子母是怎么回事呢?

  鬼子母吃人

  鬼子母是婆罗门教中的恶鬼,在佛教中也有很多关于鬼子母的故事。鬼子母的上一世是一位苦命的女人,她出生在古印度的王舍城。她怀有身孕时,被家人抛弃,不得不远走他乡,投奔其他的亲友。

 

  为了安全,她加入了一个五百人组成的远行队伍。由于一路颠簸很辛苦,她在中途流产了。流产后,她身体极为虚弱,奄奄一息。与她同行的五百人,并没有施以援手,而是扬长而去。她在痛苦中发誓,来世生在王舍城,将吃尽城中的小儿。

  这位女人死后,阴魂投胎到了王舍城,因为怨念深,变成了恶鬼,连续生了五百个儿子。她在王舍城每天抓一个城中的小儿吃掉。她就是鬼子母,一个生了五百个儿子,但还是要吃别人家孩子的恶鬼。

  鬼子母的行为传到了如来佛的耳朵里。佛祖来到王舍城,用慧眼看到了鬼子母,以及她的五百个儿子。佛祖拿出紫金钵盂,扔向空中,钵盂化为一道金光,将鬼子母最小的儿子(红孩儿的原型),也就是第五百个儿子盖在了钵盂之下。

  佛祖的宽容

  鬼子母吃完人,回家数儿子,一数不要紧少了一个。再数一看,还是少了一个。尤其是少的还是她最喜欢的幺儿。鬼子母受不了,哭着喊着到处寻找。她找遍了王舍城也没有找到孩子,痛苦、愤怒增加了她嗜血的欲望。

 

  终于,她发现儿子被一个紫金钵盂给盖住了。她努力掀,但怎么都掀不起来。幺儿在里间哭闹,鬼子母在钵盂外痛哭。佛祖放话了,如果钵盂三日不打开,孩子就会化为脓水。鬼子母努力了两日,无法打开,不得不跪倒在佛祖脚下。

  佛祖并没有为难她,而是教育道:你有五百个儿子,少一个都急成这样。人家普通人只有一个孩子,被你吃了,那不是悲痛死了?鬼子母通过自己丢失孩子的痛苦,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何等的肮脏。醒悟后的鬼子母,皈依了佛门,被分配到了观音菩萨身边。

  她就是菩萨二十四诸天之一的鬼子母。有趣的是,在吴承恩版的佛《西游记》中,红孩儿的生母鬼子母就在落伽山。红孩儿之所以被菩萨封为善财童子,是因为他亲妈是观音菩萨的嫡系。鬼子母作为恶鬼能做到诸天的位置,全赖佛祖的宽容。

  亲情与堕落

  在撒贝宁的节目《开讲啦》中,犯罪心理学家李玟瑾讲过一个故事,说四位办案警察假装查户口的,敲了杀人犯家里的门。犯罪分子手拿户口本开门,户口本下面就是一把枪,但是他并没有扣动扳机。他被警察带上车后说了一句:你们能活着要感谢我母亲,因为我不想让她看到我杀人。

 

  亲情可以让一个杀人犯放下屠刀。亲情是任何力量都割不断的。鬼子母是个恶鬼,是个吃人的妖精,但是她也是一位母亲,一位惦记儿子安危的母亲。她再怎么堕落,再怎么残忍,但是在孩子面前,她依然只有一个身份——母亲。

  从给孩子的角度讲也是一样,母亲可以是死刑犯,也可以是妓女,也可以是疯子和混蛋,但是在孩子心里,她永远是母亲。血脉亲情是割不断的。对一个堕落的母亲,其实要从两个角度来评判,一个是价值评判,一个是事实评判。

  从价值评判看,她是堕落了,需要被鞭打。但是,从事实角度看,她是孩子的母亲,她需要孩子,孩子也需要母亲。我们可以从法律上剥夺一位母亲的人身自由,甚至生命,可以从道德上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审判;但是,他依然是一位母亲,且未必不伟大。

  宽容与自由

  读到这里,部分读者大概知道笔者要联想什么。马蓉与王宝强离婚案终于宣判了。马蓉得了女儿,让很多网友极为愤怒。这是自媒体人最好的年终奖,因为这一波热点红利将持续到春节。大家有无数个角度可以写。只要骂马蓉,为王宝强鸣不平的,都会有流量,这是民意。

 

  笔者并不想触碰民意的红线,要求大家对马蓉宽容。宽容与否,那是个人的事情,每人心中都有一杆称。但是,我想讲的是,假如如来佛祖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他会怎样断。根据鬼子母的案例,我们大致可以看出,佛祖是一定会宽容她的。

  不过,在宽容前,一定会让她付出惨痛的代价,并通过这次代价反思并顿悟。佛祖在教育女妖精的时候,从未一竿子打死过,而是一边用霹雳手段,一边怀有菩萨心肠。对大众来说,有时候太过在乎愤怒的自由,往往忘记了宽容的伟大。

  在上世纪初,胡适先生面对全民对传统文化大批判时,曾经说出了“宽容比自由更重要”,被当时的人讽刺、挖苦了一番。一百年后的今天,回溯那段历史,不得不佩服胡适先生的远见卓识。关于马蓉的事情,我们对堕落的马蓉零容忍,但是,既然法院将女儿判给了她,我们否有必要尊重她做母亲的权利呢?这个问题就留待读者自己回答吧。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