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刘邦与功臣们定下一个镇国神策:非功不侯

发布日期:2018年02月23日   文章来源:搜狐网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汉朝,是中国最强盛的王朝,它集盛大的武功与灿烂的文治为一体,将中华文明传到大海的西边,将华夏文明之光照遍所有已知的世界。而汉朝,也成为我们如今中国主要民族的名字。汉朝的武力之所以强大,不仅源于其强大的军事力量,更源于其刚劲、质朴、进取的尚武精神。而汉朝人之所以那么尚武,又源于王朝缔造者刘邦与功臣们一同定下的一个镇国神策——非功不侯!

 

  “非功不侯”虽然只有四个字,其威力却非同凡响。自秦国商鞅变法以来,古典军国主义便开始在中国大地上牢牢扎根。在以往社会,高贵的血统才是决定官爵与财富的唯一标准。而到了战国时代,列国之间相互吞并,战争规模不断扩大,战争手段也变得极端残酷。各国为了在竞争中生存下来,形成了全民皆兵的军事体制,依靠血统决定官爵开始变得不合时宜。所以,出身法家的商鞅审时度势,厉行变法,在秦国植入了名为“军公爵”制的种子。

  商鞅将爵位分为20级,爵位由上到下享受不同的福利,其中19级的关内侯和20级的彻侯将享受封地之赏。而决定爵位最重要的标准就是——军功。只要能在战场上砍到脑袋,抓到俘虏,就能提升自己的爵位,享受更高的待遇。在高爵的吸引下,秦国人爆发出强大的战斗力,即使一个白丁都可以依靠自己的军功,成为一国最重要的大将。以白起为例,原本他仅是个低级军官,但凭借伟大的军功,他最终被封为武安君。最终,秦国在军功爵制的支持下,统一了全国。

 

  秦朝灭亡后,汉朝继而建立。由于汉朝最核心的领土与秦朝高度重合,所以汉朝也采取了秦朝的旧制度。其中,最重要的军功爵制也被保留了下来。与秦朝一样,汉朝也有20等军功爵制。与秦朝相比,汉朝只是将某些爵位改了些名字而已。汉朝建立之时,内部与周边环境可谓是危机四伏,其中强大的匈奴和南越将汉朝紧紧夹在当中,国家时刻有倾覆的危险。为了保卫汉室江山,远见卓识的刘邦决定将“重视武功”制定为绝对的国策。

  所以刘邦在晚年和诸位功臣杀白马进行盟誓:“非刘氏而王者,天下共击之,若无功上所不置而侯者,天下共诛之”。简而言之就是“非刘不王,非功不侯”。也就是说,没有军功之人,是永远不能获得最高爵位——“侯”的奖励。最后,刘邦与功臣们约定,只要国家不亡,这条原则便永远存在。

 

  诚然“非功不侯”制度曾屡次被后人破坏,许多没有军功的外戚、儒臣甚至宦官都曾被封为侯。但是,“非功不侯”这条原则对于一些出身低下的人来说,仍具有吸引力。汉朝是个“布衣将相”的时代,不太讲究血统和出身,只要你有战功,就能封侯。在“封侯”的诱惑下,许多有志气、有本事的汉子走上了战场,以热血与兵刃为祖国效力。在“非功不侯”的驱使下,汉朝人活脱脱地成为了战斗民族。

  为了获取军功,汉朝人普遍习武,他们喜欢骑马射箭打猎、空手与各种猛兽搏斗,在练兵场上手持各类兵器比试,甚至连儒生都能手持兵器与猛兽格斗。汉景帝时,知名学者辕固得罪了窦太后,被扔进了野猪圈,让他空手对抗野猪。结果这位辕固用汉景帝给的刀,一刀就放倒了野猪。“固刺彘正中其心,彘应手而倒。”要知道野猪皮坚肉厚,猎枪都不一定能将它打死,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儒生,却一刀将其放倒。

 

  为了获取军功,汉朝人普遍喜欢参军。孙家寨汉简曾记载着一群特别的军人,他们是“从马数使私卒”。他们不是正规的军人,而是携带马匹支援随军队出征的军人。要知道,这些拥有马匹者都是中产阶级、是中小地主,原本可以过着较为安逸的生活,然而他们仍然走上了从军的道路,为国效力。

  为了获取军功,汉朝人与国家休戚与共,爆发出强烈的爱国主义。而这一点,从汉朝人的名字就能看出。汉朝与匈奴的战争爆发后,汉朝人纷纷给孩子取名为“破虏”“灭胡”“扫胡”与“破胡”,用以激励他们为国杀敌;同时,汉朝人还喜欢给孩子取名为“充国”“广国”“安国”“定国”“安世”,抒发自己保家卫国、为国开疆拓土的情怀。

 

  为了获取军功,汉朝人常常决战于万里之外,丝毫不惧大漠的苦寒与南方丛林的炎热。为了立下奇功,汉朝人敢于在没有国家支持的情况下,带很少的人,单枪匹马决战于异域。以张骞为例,他无惧匈奴围追堵截,远行千里,最终凿空西域;以傅介子为例,他亲自拿着刀刃,杀死背叛汉朝的楼兰王,以一人平定一国;以使节常惠为例,他带领乌孙骑兵大破匈奴人,杀敌数万人;以将领陈汤为例,他矫诏征发属国兵,立功于万里之外,砍下了匈奴单于的脑袋;以班超为例,他智勇双全,以一人之力平定西域五十五国,创下了班定远的传奇伟业!

  在“非功不侯”的吸引下,我们的伟大祖先保卫国家、开疆拓土,为我华夏民族打下了广大的生存空间,我们中国的雏形就是汉朝打下的。而这些健儿的报偿也是丰厚的,国家按照约定,将他们封为侯爵,并且传及子孙、光宗耀祖。然而汉朝以后,中国人逐渐失去了这种刚健质朴的情怀,“非功不侯”逐渐被人遗忘,“重文轻武”的疫病开始四处流传。到了宋朝,武人的地位更是降低到极点。当时人甚至认为,只要能通过科举当上状元,甚至比收复幽云十六州,通过军功封王还要威风。在重文轻武的腐蚀下,华夏民族逐渐失去了活力,最终被落后的游牧民族所征服。若中国人像汉朝一样,一直重视军功,我们的疆域恐怕比现在还要大,对世界的影响恐怕还要深远。

  “往之不谏,来者可追”,只有重拾尚武的精神,才能让我们这个伟大而古老的民族重新强大;只有重拾尚武的精神,才能让刚健质朴的汉朝之魄重新融入我们的灵魂。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