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杨贵妃对李白说:大唐有你 才真的了不起

发布日期:2018年03月05日   文章来源:国学精粹与生活艺术   作者:李长之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看了《妖猫传》,只记住了一句台词,杨贵妃对李白说:大唐有你,才真的了不起!

  一千年来,举凡中国人,或多或少总会吟几句他的诗作,夸张的字眼、奇诡的意象、飞扬的激情,伴着铺张扬厉的文字,时时展现在诗人的作品中。李白赶上了一个富庶而开放的时代,一个群星璀璨的时代。毫无疑问,他是一座文化高峰,谈中国文学史,“诗仙”是无法绕过的。

  今天与诸君分享的,选自著名文学批评家李长之先生(1910-1978)代表作。在作者看来,李白的价值是在给人以解放,缘由在李白的狂人气质和浓烈到极致的情感。无论喜怒哀乐,还是忧思爱憎,在李白那里都有淋漓尽致的挥洒。他率性坦荡无拘无束,并非刻意要冲决什么罗网,而是视之为无物,随心而为。

  李白的本质:生命和生活

 

  宋 | 梁楷《李白行吟图》 现藏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

  秋来相顾尚飘蓬,未就丹砂愧葛洪。

  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

  ——杜甫:《赠李白》

  酒入豪肠,

  七分酿成了月光,

  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

  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

  ——余光中《寻李白》

  01

  我有许多时候想到李白。当我一苦闷了,当我一觉得四周围的空气太窒塞了,当我觉得处处不得伸展,焦灼与渺茫,悲愤与惶惑,向我杂然并投地袭击起来了,我就尤其想到李白了。

  游过泰山的人一定可以明白,一见那像牛马样大的石子,就觉得不知道痛快了多少,解放了多少。诗人李白的作品对我们何尝不是这样?

  说真的,他的人生和我们一般人的人生并没有太大的悬殊,他有悲,我们也有悲;他有喜,我们也有喜,并且他所悲的,所喜的,也就正是我们所悲的,所喜的,然而,然而有一个不同,这就是他比我们喜,喜的厉害,悲,悲的厉害,于是我们就不能不在他那里得到一种扩展和解放了,而这种扩展和解放却又是在我们心灵的深处,于种种压迫之余,所时时刻刻的在期待着,在寻求着的。

  像李白这样的诗人,早就有人说是疯子,或狂人了,我也不反对这句话。不但我,就是李白自己也不反对。

  你看他说: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

  这是他自己承认的。还有,在他作过“捶碎黄鹤楼”的句子之后,因为有人讥讽他,他便又有诗道:

  黄鹤高楼已捶碎,黄鹤仙人无所依。

  黄鹤上天诉玉帝,却放黄鹤仙人归。

  神明太守再雕饰,新图粉壁还芳菲。

  一州笑我为狂客,少年往往来相讥。

  看他一写到“一州笑我为狂客”的时候,多么得意,多么眉飞色舞,就因为这在他是最过瘾的事呵!

  不过,疯子和狂人有没有价值呢?这在普通人偶尔一想,好像是没有的,其实,太不然了!我敢说任何人需要着疯子、狂人。我只揭穿一句话就够了,就是,疯子和狂人的要求是人人所有的要求,不过不肯说出来,不敢说出来,天天压抑着,委屈着罢了。却逢巧有人能替我们冲口说出来了,难道这不是人类的功臣吗?

 

  清 | 黄慎《春夜宴桃李园图》

  02

  倘若更进一步,不但能替我们说出来,而且拣了那最要紧、最根本、最普遍的给道出来,而且再进一步,乃是把这最要紧、最根本、最普遍的要求,置之于最美妙的艺术形式之中,那末,怎么样呢?这只能说是功臣之功臣了!我们的大诗人李白,却正恰恰是其中之一,而且属于最煊赫的之一!

  我们知道一般的疯子、狂人的价值,就更该知道一般的艺术作品的价值,就尤其该知道诗人李白的价值了。

  我们在通常生活里,被压抑、被幽闭的已经太多。我们的生命力,我们的生命上之根本的机能和要求,本来要像汩汩的泉水似的,便也终不能一涌而出,却是日渐减削地为我们的理智、知识、机械生活、人事周旋所毫无价值地雕琢殆尽了。

  可有一个地方能够为我们稍为慰藉的吗?也许有。这就是梦境了,在梦境里,我们或者可以有真情的笑,或者可以有感激的哭。——在那一刹那,那算是活的自我!

  疯子、狂人,有价值;梦也有价值。不过疯子和狂人,那表现是粗糙的,是没有分别、没有轻重、没有选择的。梦的表现又是支离的、破碎的、偶然的,太飘忽而不能把握的,况且最苦的尤其在它是不能客观化,成为第二人同样可以用作解救的凭藉的。然而满足了这所有缺憾的,却有伟大的艺术品;担承了这种工作的,便是伟大的艺术家。

 

  李可染:《李白诗意图》

  03

  我说李白的价值是在给人以解放,这是因为他所爱,所憎,所求,所弃,所喜,所愁,皆趋于极端故。

  你打开他的诗集吧,满满的是:

  荷花娇欲语,愁杀荡舟人!

  ——《渌水曲》

  溧阳酒楼三月春,杨花茫茫愁杀人!

  ——《猛虎行》

  白浪如山那可渡,狂风愁杀峭帆人!

  ——《横江词》

  五色粉图安足珍,真山可以全吾身。

  若待功成拂衣去,武陵桃花笑杀人!

  ——《当涂赵炎少府粉图山水歌》

  什么愁杀、笑杀、狂杀、醉杀、恼杀,这些极度夸张的字眼,在别人是不常用的。这在一方面看,可以认为是像李白的一种口头禅似的了,在不经意之中,就总是这样夸大惯了罢了;然而另一方面看,却可以见出有他的性格所以使之然者在,正因为他内心里的要求往往是强烈的,所以他即使在不经意的时候也就如此流露而出了。

  倘若说在屈原的诗里是表现着为理想而奋斗的,在陶潜的诗里是表现着为自由而奋斗的,在杜甫的诗里是表现着为人性而奋斗的,在李商隐的诗里是表现着为爱、为美而奋斗的,那么,在李白的诗里,却也有同样表现着的奋斗的对象了,这就是生命和生活。

  就表面上看,似乎李白所表现的不是人间的,杜甫所表现的才是人间的,然而倘若更进一步看,却不禁令我们惊讶地发现出:李白诗的人间味之浓乃是在杜甫之上的。杜甫只是客观的,只是被动的,以反映那生命上的一切,当然,杜甫的成功不为不伟大,不过,李白却同样伟大,只是被铸造于不同的典型而已,在李白这里乃是,决不是客观地反映生活,而是他自己便是生活本身,更根本地说,就是生命本身了。

  只是他要求得太强烈了,幻灭、失败得也太厉害了,于是各方面都像黄河的泛滥似的,冲决了堤岸,超越了常轨。因此一般人在他那里欣赏其过分夸张,出奇者有之,得到一鳞一爪的解放者有之,但很少有人觉悟到他在根本上乃是与任何人的心灵深处最接近的,换言之,他是再普遍也没有了,甚而说是再平凡(倘若平凡不是一个坏意思)也没有也可以了。有一颗滚热的心,跳跃在他每一首,每一句,每一字的作品里!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