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五胡乱华时的悲情英雄终死于东晋权臣之手

发布日期:2018年03月11日   文章来源:历史风云派   作者:米七六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东晋英雄人物桓温常被比成司马懿、孙权这一类的人物,但他心里更向往成为一个人。一次北伐他找到了这个人曾经的一个婢女。婢女一见桓温,就潸然泪下:“大人您长的很像刘司空。”这让桓温大为兴奋,重新穿戴齐整问道:“你仔细看看,像在哪里?”女人认真地端详半天,说:“脸很像,只是削瘦了点;眼睛很像,可小了点;胡子也像,可您的胡子是红色的;身材也像,可矮了点;声音像,可有点娘娘腔。”一通话给桓温当头浇了一盆冷水,把他气的好几天没精打采。

  这个让桓温如此迷恋的人物叫刘琨,一个全力为晋室的中兴奋斗,独自在北中国胡狄强横中据守并州近十年,终因势力单薄而败亡。

  一、二十四友

  刘琨字越石,祖、父都位居高官,贵公子出身才华横溢,是权臣贾谧的“二十四友”之一,能文能武,曲意巴结奉承贾氏,早早就是京华的著名人物。刘琨年轻的时候与挚友祖逖即以兴复天下为已任,每每一起谈论天下大事,互相鼓励,砥砺前行。一次天没亮听到鸡叫声,祖逖踢了踢刘琨:“起床!鸡叫了。”虽然鸡叫非时,祖逖说:“这个不是什么坏事。”俩人起床,在熹微的晨光下舞起剑来。真有时不我待,只争朝夕的奋发向上精神。

  后来俩人都得到晋室的重用,刘琨对亲信说:“我枕戈待旦,志在消灭胡虏,总是担心祖将军走在我的前面。”

 

  永兴二年(305)年,成都王司马颖部将刘乔攻击司马虓,刘琨援军未到,司马虓已败退,刘琨的父母都被刘乔俘虏。司马虓在刘琨等人的鼎力相助之下,卷土重来,反攻刘乔等人。刘琨率八百精骑兵一同杀败刘乔,斩杀敌将石超,收降敌将吕朗,救出父母。并同几路大军一起攻进长安,解放被质押的皇帝到洛阳,刘琨这次功劳不小,封广武侯。

  八王之乱,是晋皇室内争权夺利的恶果,造成中原各州元气大伤,司马家八个王爷你方唱罢我登场,各州郡的军民不知道站在谁的队伍算是忠义,谁的队伍又是反叛。刘琨就这样的在各家王爷的争斗中渐渐有了一定的名头。

  二、并州刺史

  晋光熙元年(306)九月,刘琨被朝廷任命为并州刺史、振威将军、护匈奴中郎将。刘琨身上的铁血男儿性醒来,率一千多部下,辗转千里,第二年的春天才到并州晋阳。当时的晋阳经历战乱,百姓十不存一,遍地尸骸,荆棘成林,豺狼横行,成一座空城。刘琨在左右强敌环俟的环境下安抚流民,发展生产,率领军民拿着刀箭开垦荒野。就这样边战边发展,一年左右,晋阳恢复了生气,稳住了脚跟,成为晋室在中原的几个根据地之一。

  为打开局面,刘琨与拓跋鲜卑的首领拓跋猗卢结为兄弟,和汉刘聪、石勒的匈奴、羯人军队多次交战,互有胜负,在北方稳住了并州。刘琨的智略相当不错。有个传说,晋阳被匈奴大军围困时,刘琨集合五百能吹卷叶胡茄的士兵,月夜登上城楼,对着匈奴军大营吹起《胡茄五弄》。月色如水,悲茄哀婉,匈奴兵将无不动容,想起故乡亲人,人人垂泪。至夜半,刘琨再吹起胡茄,匈奴军兵无斗志,拨寨撤军。

 

  刘琨为在北方守住最后一块王土,耗尽心力。他得到石勒的母亲和侄儿石虎,派人送给石勒,并劝说石勒报效晋室。这是刘琨为统一战线做的最大的努力,羽翼渐丰的石勒厚礼回答刘琨,又不无讥笑地回信说:做大事情的路数,不是腐儒所能知道的。

  三、尺有所短

  刘琨的名士名声和怀柔政策,吸引很多志士仁人投奔到他手下,但同样是他的名士习气和军政能力,又让很多人离开了他。有时一天内有上千人前来投军,也有同样多的人离去。这是个能聚集人众而不能因材施用的人物。

  并州渐有起色,刘琨喜好声色,骄奢淫逸的名士作派又发作了。音乐家徐润因音乐才华很被刘琨欣赏,也来插手军政大事。大将令狐盛劝说,现在这种战争环境,小徐这样的人有什么用嘛!刘琨不听。徐润倒打一耙,对刘琨说:“令狐盛劝您称帝呢!”刘琨杀了令狐盛。刘母得知长叹道:“你没有规划大事的本领,专门杀比你强的人才安心。大祸就要来喽。”

  令狐盛的儿子令狐泥投奔匈奴刘聪,引匈奴军反攻晋阳。刘琨正率军在北面雁门作战,晋阳空虚。匈奴军攻克晋阳,杀了刘琨的父母。刘琨和拓跋猗卢联军反攻击败匈奴军。拓跋猗卢认为一棍子打不倒刘聪,留下兵马粮草协助刘琨,自己撤军。晋阳残破,刘琨只好退守阳邑城,收兵养气,以图报仇,也算是真是咎由自取。

 

  刘琨就是这样做出成绩就喜欢显摆,吃了亏又发奋的人。不料形势变化比人快,拓跋部发生内讧,拓跋猗卢被杀。刘琨在拓跋部为人质的儿子刘遵、大将箕澹等率三万人,马牛羊十万多头归附刘琨,刘琨一下子人多钱多又轻浮起来。箕澹相劝说:这些新归人马,未必心服,要好好培训,等钱粮充足,兵将归心再和敌人开战吧!

  刘琨不听,猴急出兵攻击石勒。被石勒设伏一战,打得大败,前军全军覆没,整个并州军民大乱。又碰上大旱灾,黄河水都断流了,刘琨守不住并州,率军投奔名目上还是晋室的幽州刺史,辽西鲜卑左贤王段匹磾。到这一年,刘琨镇守并州已近十年。

  四、化为绕指柔

  没多久匈奴人攻陷长安,西晋灭亡。琅琊王司马睿在江东继承皇位,东晋建立。对孤悬海外,独自奋战的刘琨,晋室只能给类似大红花的奖赏了,加封太尉,并赐名刀一口。刘琨派手下温峤去江东,说:“晋室虽然衰弱,但天命并没改变。我一定要在河朔建功立业,让你享誉江南。好好努力吧!”在失去并州后,刘琨选择了留在北方继续战斗,依旧壮志凌云。

  段匹磾非常推崇看重刘琨,和他结为兄弟,歃血为誓共同打击石勒、刘聪,并推举刘琨为盟主,约定进兵。辽西段氏鲜卑分为好几股势力,其中段末杯接受石勒贿赂,不肯进军,并劝其他段氏人:“有功劳都是匹磾的,我们有什么呢?”大家都不出兵,刘琨、段匹磾因势弱只得退兵。

 

  不久,段末杯击败段匹磾,俘获刘琨的儿子刘群,令刘群给刘琨写信,让老刘秘密起兵夹击段匹磾,结果信使被段匹磾截获,潜伏的危机来临。刘琨对此毫不知情,还带着几个人去见老段。老段也没有对刘琨不利的打算,把信给他看,说:“没有怀疑大人的意思,所以告诉您。”刘琨说:“我们是同盟,真的收到我儿子的信,我也不会因为一个儿子而对不起国家和大人您。”

  有人对老段说:“咱们是胡夷,晋人服我们是因为我们人多势众。现在我们自己人打起来了,要提防晋人趁机图谋。一旦他们奉迎刘琨为首领起兵,只怕我们全完蛋了。”段匹磾一想,对啊,也了防刘琨一手嘛!就把刘琨扣留下来。

  这下这个烫手山芋在手上,老段也不好办。刘琨的部下得到消息,有跑的有守的,也有想办法要救刘琨的。段匹磾忌惮刘琨的名声,犹豫不决时,东晋权臣王敦派人送信来,劝段匹磾杀了刘琨。刘琨对儿子说:“处仲(王敦的字)派人来却不来见我,是要杀我了。我不怕死,只可惜父母的大仇没报,无面目到地下去见他们!”果然段匹磾下令杀了他,用一条白绫勒死了,保全个全尸,算是对刘琨最后的敬礼。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