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李白也“话狗”:犬吠水声中 桃花带雨浓

发布日期:2018年03月12日   文章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钟芳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鸡鸣催寒去,犬吠报春来。今年戊戌年是狗年。狗作为中国老百姓最熟悉最喜爱的动物之一,曾被许多文人墨客写入诗词之中,留下了许多名篇佳句,读之颇有意趣。

  狗又称犬,古人认为“通而言之,狗、犬通名,若分而言之,则大者为犬,小者为狗。”狗是人类最早驯化的动物之一,它生性勇猛,喜动易醒,善于守夜,又能追踪野兽、协助狩猎,因而成为人类忠实的朋友。北魏的贾岱宗写了一篇《大狗赋》,其中说到狗“非吾畋猎之有益,乃可安国家卫四邻者也”,把狗的作用说得很到位。

  在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里就有对狗的描述:“跃跃毚(意为狡猾)兔,遇犬获之。”汉乐府《十五从军征》中亦有“兔从狗窦入,雉从梁上飞”之句。《史记》记载了刘邦封赏功臣的一段话:“夫猎,追杀兽兔者狗也,而发踪指示兽处者人也。今诸君徒能得走兽耳,功狗也。”刘邦把手下一帮打天下的良臣猛将称为功狗,以取其忠肝义胆、冲锋陷阵、勇往直前之意。 

  唐代是一个诗歌璀璨的时代,含有“狗”字或“犬”字的名篇佳作,俯拾即是。

  李白的《访戴天山道士不遇》云:“犬吠水声中,桃花带雨浓。”这一句写狗叫,令人如临其境、如闻其声。王维的《赠刘蓝田》云:“篱间犬迎吠,出屋候荆扉”,写出了恬静自然的乡土生活气息。贾岛的《送道者》云:“此行无弟子,白犬自相随”,写出了狗与人亲密无间的感情。

  白居易诗中有二十多首写到“犬”,其中一首《犬鸢》写道:“门前何所有,偶睹犬与鸢,鸢饱凌风飞,犬暖向日眠”,鸢飞的动态与犬眠的静态形成对照,更加凸显了狗在温暖的阳光下睡眠的可爱神态。

  杜甫有二十九首诗中嵌入了“狗”或“犬”这两个字,在唐代诗人中是最多的。其著名的《新婚别》一诗中有“生女有所归,鸡狗亦得将,君今往死地,沉痛迫中肠”的离别哀伤之句,这首诗是以一位送别丈夫奔赴战场的新婚妻子的口吻写的,虽然古代妇女只得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但这位新婚妻子却深明大义,鼓励丈夫“勿为新婚念,努力事戎行”。

 

  程璋 红叶小狗 立轴

  唐代诗人诸多写狗的诗中,笔者最喜欢的是刘长卿的一首五绝——《逢雪宿芙蓉山主人》:“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风雪交加的夜晚,出门在外的游子归心似箭,远远看见柴门内微弱的灯光,听到门前熟悉的犬吠,那是何等温暖与亲切啊。

  到了宋代,苏东坡先后为狗写过不少令人拍案叫好的诗篇。苏东坡贬官到儋州,得到一只狗,名字唤作“乌嘴”,“乌嘴”虽然看似凶猛,但又十分驯顺,苏东坡十分喜欢“乌嘴”,总是带它在身边,还为此写了首诗:

  乌喙本海獒,幸我为之主。食余已瓠肥,终不忧鼎俎。昼驯识宾客,夜悍为门户。知我当北还,掉尾喜欲舞。跳踉趁僮仆,吐舌喘汗雨。长桥不肯蹑,径渡清深浦。拍浮似鹅鸭,登岸剧虓虎。盗肉亦小疵(意为错误),鞭箠当贳(意为宽赦)汝。

  这首诗将“乌嘴”的生活习性和外形特征描绘得栩栩如生,你看“乌嘴”知道苏东坡要离开海南回到家乡,其摇头摆尾的高兴样儿,让人读来忍俊不禁。“乌嘴”渡河偏偏不过桥,而是要游过去,它游泳的神态就好像鹅、鸭一样,上了岸之后又表现得像猛虎一样,这一对比生动极了。苏东坡将“乌嘴”养得胖胖的,就是有时偷肉吃,苏东坡虽然生气地要予以鞭笞,但终归还是原谅了它。

 

  刘奎龄 群狗图 镜心

  清代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有一首竹枝词:“水流曲曲树重重,树里春山一两峰。茅屋深藏人不见,数声鸡犬夕阳中。”以数声犬吠写出山村的纯朴、自然、清幽的特点,充满诗意,让人难以忘怀。

  狗虽然可爱,但有时诗人写到狗时,流露出的却是另外一番情绪。

  宋代张元幹有“白衣苍狗变浮云,千古功名一聚尘”的警世之句,有个成语叫作“白云苍狗”,说的是天上的云彩,此刻还像白衣,下一秒就可能变成苍狗,比喻世事变幻莫测,功名也是如此,不可执著于此。

  清代袁枚有诗云:“两脚踢翻尘世路,一肩担尽古今愁。如今不受嗟来食,村犬何须吠不休。”这首诗借狗喻人,寓意深刻,以犀利的笔触,对那些置人民生死于不顾的贪官污吏,进行了无情的挞伐。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