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焦山之战:南宋朝反抗蒙元征服的最后一搏

发布日期:2018年04月10日   文章来源:冷炮历史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在大部分人的印象中,南宋反抗蒙元征服的最后一战,发生1279年的崖山。但对于当时的小朝廷而言,这样的挣扎已是无奈的最后一拼。早在整整四年前,他们就已经在一场反击战中,消耗了自己全部的军事资源。战场绝非兵力稀缺的南部海岸,而是在可以控制长江中下游的关键节点--焦山。绝望中的回光返照

 

  面对元朝的进攻 南宋基本上无力支撑下去

  1275年,随着荆湖的失守与丁家洲战役的惨败,南宋上下陷入一片恐慌之中。不仅整条长江放线崩溃,连江南的很多地方都先后投降。朝廷上的主战派与主和派,却依然争执不休。在这种氛围下,临安的朝廷,做出了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

  他们一边不断求和,一边又杀死蒙古人派来的使节。事后,一边答应惩处斩杀来使的将领,一边又直接给肇事者们以巨额封赏。这种精分的极点的行为,彻底激怒了枕戈待旦的元军,让他们准备加速推进。

  面对来势汹汹的蒙古人,南宋朝廷不得不任命主战派的张世杰为保康军承宣使及总都督府军,希望他能挽回败局。虽然是陆军将领出生,张世杰却因此成为了指挥南宋残余水师反击的最终人选。临危受命的他也明白,自己接手的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烂摊子。湖北等地的沦陷,已经导致长江下游的几个防区间,交通中断。在江南直接受到元军威胁的情况想,北面江淮地区的宋朝领地,竟没有办法派出一支部队支援。

 

  临危受命的主战派 张世杰

  所以,张世杰明知兵力不足,战力不及,还是决定要主动出击。因为南宋方面必须夺回临安外围的防线,打通和两淮地区的交通。这样才有机会去集结长江南北的残余力量,去和蒙古人进行最终决战。

  1275年3月,张世杰派部将阎顺和李进一起,进军安徽的广德。同时派谢洪勇进军湖南的平江,刘师勇与李三进军苏南地区的常州。各地民众和义军纷纷响应,滁州民众更是将投降的王应龙抓起来送到江北的扬州斩首。阎顺则先在浙江安吉击败了冒进的蒙元汉军部队,然后顺利向北,拿下了广德。宋军的士气瞬间大振,终于有了可以继续作战的希望。

 

  张世杰策动的一系列反击 暂时拿回了不少要地

  另一个好消息来自江北的镇巢。这里是南宋重要的军镇,并在周围地区都沦陷后,才投降到蒙元一边。蒙古统帅伯颜对此地非常重视,派遣了一些来自高加索与俄罗斯地区的阿速军驻扎,负责看守宋朝的降军。

  宋军降将洪福想要反正。但他又知道自己的军队,根本不是这一小队阿速军的对手。于是他设宴款待阿速军的千户阿塔赤和也烈拔都儿,将两人灌醉后杀死。接着,原属于南宋的汉军也发起突袭,将毫无防备的阿术军,全部杀死。

  面对南宋方面的突然反击,蒙元方面暂时也无能为力。由于西北方向上有海都掀起的叛乱,忽必烈让伯颜停止南下步伐,很多主力被调回北方参战。宋军得以乘虚而入,享受回光返照般的荣光。他们在这年的5月,收复了江北重镇扬州,完成了第一阶段的全部战略目标。

 

  精锐的阿速军被消灭 让江北的宋军觉得已经夺回了优势杨子桥的悲剧反击

 

  觉得时机成熟的张世杰发起了更大规模的反击

  1275年5月,更多勤王军抵达临安。张世杰认为的最佳时机已经到来,便着手开始策划更大规模的反攻。

  他联合了淮东制置使李庭芝和殿前都指挥使张彦,计划让李庭芝从江北扬州向南面的瓜洲进攻。张彦则从南面的常州向长江边的镇江进攻。至于他本人率领的水军,将会从下游出发到镇江附近的金山。三路人马还约定,在7月1日一同出发。

  如果这个计划能够成功实施,那么南宋将会夺回控制长江下游的关键节点。这样一来,不仅两浙和淮东地区的联络可以恢复,大江南北的宋军也能彼此接应。这对于已经丧失战略主动权的宋朝而言,无异于一针续命的强心剂。等到元军完成北方的战事,他们就必须重新再打一场类似襄阳或丁家洲这样的水陆大战。

 

  张世杰的反攻计划

  然而,正所谓天有不测风云。这年的6月下旬,长江的江面上,突然刮起了西北风。江北的李庭芝认定上游的友军,将趁着这股风进攻,于是下令部队提前动手。6月27日,他派手下悍将姜才率领20000部队从扬州出发,袭击了元军驻守的杨子桥。这时,元军在杨子桥只有8000人,由汉军万户史弼指挥。他自知无法抵抗这么多南宋精锐部队。便连夜派人向在南面围困真州的阿术求援。

  姜才决定趁对方援军未到,抢先拿下杨子桥,因而下令部队连夜进攻。为了攻击元军建立的设防营地,宋军士兵们扛着柴草冲锋,试图填敌营周围的壕沟。蒙元一边的汉军,则按捺住马上反击的念头,在暗处等待宋军慢慢靠近。随后用各类投石器与弓弩一起,发起密集射击,瞬间把队形紊乱的宋军击溃。眼见进攻无果,姜才下令收兵,准备天亮再战。没想到阿术在接到告急后,马上就解除了对真州的围困,下令部队迅速赶往杨子桥。

 

  在江淮流域 度水前进的元军

  第二天凌晨,阿术的部队就赶到了北边的友军营地。眼见奇袭的效果已经消失,姜才决定列阵与阿术的部队正面对决。双方的军队同时沿着河岸布阵,宋军摆出了他们经典的三叠阵,在第一排士兵前放置拒马,以对付蒙古人的骑兵。后面是就地坐下的长枪手,负责在敌方骑兵突破防线后阻挡他们。在后面依次布置大量弓弩手,两翼还有少量骑兵掩护。

  看到宋军战阵之后,阿术知道不能强冲,便派张弘范带领骑兵去主动诱敌。张弘范虽然是汉军出生,却也在北方练就了一身骑兵战法。他带着部分骑兵发动冲锋,在遭到宋军的弓弩射击后,佯装败退。姜才见状立刻率领骑兵追击,步兵也打开阵型跟着骑兵追。

 

  三叠阵是宋军仅有的御敌战术

  姜才的信心来自于他的部队。其麾下步兵全是淮军精锐,骑兵更是由收编的内亚外族组成。所以就算正面对决,也不怕蒙古人。但这些南宋最后的精锐骑兵,很快遭到迂回至侧翼的元军弓箭射击。张弘范本人也使出一记回马枪,将在身后追击的一名回鹘骑兵刺死。全军随即展开反扑,迫使追击的宋军步骑兵都混乱的挤在一起。

  宋军虽然一度重组队形,却已经不能扭转自己被包围攻击的现状。双方从凌晨打到黄昏,最后还是体力不支的宋军先行撤退。为了不被因速度较慢而落在后面的步兵阻挡,姜才甚至带着内亚骑兵们,挥刀砍向自己的步兵同僚。靠着这种非常不义的手段,终于有部分人逃出战场,躲入了扬州。

 

  元军骑兵的反戈一击 迅速击溃了宋军骑兵被包围的张世杰

 

  扬州方面的溃败 并没有让张世杰打消作战计划

  姜才兵败的消息传来,张世杰发现自己布置在江北的兵力,已经无力再战。他不得不联合沿江制置使赵溍和知泰州孙虎臣的舰队,集结万艘战舰出发。

  虽然已经折损了最精锐的陆战部队,张世杰依然对自己的水军抱有信心。过去的宋元交战,宋军往往使用更为传统的内河船只应付。但张世杰此次带来的却是经过技术改良的海船。南宋发达的海上贸易,让很多阿拉伯裔定居广州和泉州等港口。宋朝得以从穆斯林手中学会了造船的龙骨技术,战舰得以拥有更好的航海性能。张世杰的舰队里,就全是经过这种技术革新的黄鹄战舰与白鹞式战舰。留守南方的元军部队,主力只体型较小的“水哨马”。和海船相比,就好似玩具一般不堪一击。

 

  元军的大部分战船都比宋军要小很多

  依仗强大的舰队实力,张世杰无视自己没有大规模水战经验的事实,按照约定的日期向焦山进军。然而张彦却突然跳票,没有按时出发。导致原定的三路进击计划,最后变成了张世杰一方的孤军深入。更糟糕的是,已有防备的阿术命令张弘范带着1000艘兵船,抢先扫荡了上流江面的宋军,确保张世杰的舰队无法得到任何支援。

  不为所动的张世杰,依然以宋朝水军惯用的模式布阵。他下令用铁索将战舰绑定,每10艘船组成一个相互支援的分队。为了让士兵获得更为稳定的作战平台,他们更是使用铁碇,将船定死在原地。这样的布置,首先是为了在远程交火中强化大船特质。其次,便是在近距离交战中,也能形成局部兵力优势。

 

  张弘范 元朝灭宋的先锋之一

  7月2日,阿术登上石公山观察宋军战阵。看到张世杰的布阵,这位有着丰富对宋作战经验的悍将,顿时心花怒放。元军也将计就计的定下了火攻之策。考虑到张世杰的外援已经被全部切断,元军的策略也自然从击溃宋军变成了围歼宋军。

  在正面战场上,参政董文炳负责攻击宋军舰队的右翼,招讨使刘国杰负责左翼,万户忽頼出负责中央突破,阿术本人则在后方负责整个战场的指挥。

  此外,阿术还命令万户怀都率领部队在岸上掩护,水军万户王琛的舰队沿着长江南岸迂回,完成对宋军后路的包抄。同时之前派去执行扫荡任务的张弘范,将带着他的1000艘战舰,从上游进攻焦山北面的宋军。至此元军的包围圈,布置完成。整个计划都可以说与之前的丁家州之战是如出一辙的。

 

  经过技术改良的宋朝海船火焚宋军

 

  装备有投射火器的元朝大型战舰

  战斗正式打响后,元军右翼的董先生打出大将的旗帜,坐着他的内河轮船,抢先发起攻击。左翼和中央的元军也紧跟着董先生的分队,一起发动攻击。大量的箭矢、砲石在两军舰队间飞舞,场面十分壮观。

  下了必死决心的宋军,卯足劲要和蒙古人死磕到底。凭借大船的高度和铁索带来的稳定性,宋军不仅火力更猛,还在跳帮战斗中获得局部上的人数优势。这场水战很快就变成了一场发生在木头陆地上的步兵混战。没有技术优势和骑兵支援的元军,一时间也无法击败对面的宋军步兵。战斗从早上打到下午,元军都没能攻破宋军的铁索连环。

 

  宋军依靠大船结阵抵抗元军小船攻击

  但帮助宋军顽抗蒙元的一个重要因素,并不掌控在他们自己手中。由于当时的江面上刮着东风,逆流而上的宋军战船,没有马上暴露出机动力不足的问题。这些船只本来装备的划桨数量就非常稀少,在铁索连环的状态下,也不方便使用。

  到了下午1点左右,江面上的风向突变。阿术等待已久的时刻,终于到来。他挑选了1000名擅长弓箭的军士,乘坐大船从两翼出击,向宋军战舰发射点火的箭矢。许多宋军战舰的风帆和桅杆被火箭击中后,开始燃烧。火焰很快随着桅杆烧到甲板和船舱,又顺着铁索烧到了彼此相连的其他战舰上。但没有张世杰的命令,宋军战舰都不敢私自砍断铁索,更不敢私自起碇。大火很快就吞噬了整个前排舰队。张弘范指挥的小船,也赶到侧翼攻击军心不稳的宋军。他们依靠数量优势,包围了进退不得的宋军战船,一口气就俘获了80艘大船。

 

  正在指挥舰队的元军将领

  眼见大势已去,张弘范只能下令撤退到夹滩避难。但在夹滩,等候已久的王琛对宋军展开迅猛突袭。宋军经历了大半天激战,又被火焰烧的污垢蓬面,早已没有继续战斗的精力。整个舰队被瞬间击溃,失去秩序的向下游方向逃窜。

  此战过后,宋军在长江下游重组的舰队,基本上损失殆尽。仅仅是被俘获的黄鹄式和白鹞式战舰就有七百艘之多,被俘的士兵多达10000人。除此之外,在火攻时被烧死、烟熏、淹死和敌军杀死的宋军,也超过了10000人。

 

  在火攻帮助下 四面围攻宋军的元朝水师战役后续

 

  焦山之战的失败 让南宋失去了一切希望

  7月3日,张彦的军队才开始迟到的进军。伴随他的是平江都统刘师勇以及他的两浙军队。他们基本以水军为主,却偏偏上岸在吕城与阿塔海的元朝淮西军交战。结果被善于陆战的对手,杀得大败。至此,张世杰的三路大军全部战败。

  焦山之战的失败,影响太过深远。张世杰原本想要趁着伯颜不在的时候,打通长江南北。结果不仅没有成功,还浪费了江浙地区所剩无几的军队。这迫使临安的南宋朝廷,将全部15岁以上的平民都编入军队。其中很多小孩甚至没有四尺高,却也美其名曰“武定军”。

 

  南宋的败亡也预示着蒙古对东亚大陆的控制确立

  当然,临安的遗老遗少们也知道,凭借临时纠集的平民,是不可能和如狼似虎的蒙古人抗衡的。当伯颜从大都返回之后,他们就立刻派柳岳去和伯颜谈判。在盛气凌人的伯颜面前,柳岳声泪俱下地控诉贾似道误国,以至于乱杀蒙古使节。他还乞求伯颜看在新皇帝太小,皇太后年纪也大了的份上,给南宋最后一次机会。

  可惜,伯颜已经不想再吃这套。他直接表示:赵家当初欺负老柴家孤儿寡母,从他们手上抢走江山。现在蒙古人从赵家的孤儿寡母手上拿走,这就是天道轮回!

  随着蒙元军队的兵临城下,“武定军”一哄而散,南宋只能选择投降。绵延三百年的赵家江山,终于迎来了自己的审判日。尽管还有张世杰、文天祥和陆秀夫这样的人,为其谋求苟且。但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无法用自己稀薄的才能去扭转整个大势了。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