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究竟是谁给纣王加了许多“莫须有”的罪名

发布日期:2018年04月12日   文章来源:笔墨史书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纣王的残暴是周人为了说明伐殷有理,为巩固自己的统治强加给纣王的。后人怕得罪周人,都跟着喊。有言曰:谎言重复千遍就会变成真理。再后来的人莫得其实。审形者少,随声者多,或至以无为有。结果纣王的所谓罪过代代叠压,以讹传讹。有人讲点实情,也形不成气候,改变不了形势。所以历代有人为纣鸣不平,历代潮流说法都说纣王是暴君。现在,我们分阶段来看纣王的所谓罪过。

 

  伐纣时周人仅提出纣王三大罪状,这三条在前面我们己有分析,不是什么罪状,而是观念更新思想进步的必然结果。说明这时周人拿不出纣王的真正罪过。周公东征前,周人并没有批评过纣王的什么罪过。没有发布过任何有关纣王罪过的文诰。这进一步证明殷王没有什么罪过。

 

  周公东征之后,周人看 到,纣王影响力太大,不搞臭纣王,就会直接影响其统治地位的巩固 。所以,要加大对纣王的批判力度。但是,除了说纣王饮酒享乐之外,又提不出更多的问题。周人面临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就是殷人的质问,为什么灭殷?理由何在?周人无言以对。他们面对殷遗民,无法胡编乱造纣王的罪过,所以,只好利用殷人信鬼神的特点,把责任往上帝身上推。他们对殷民说,不是我小小的周国敢夺取殷国的大命,因为上天不把大命给予那些善于说慌而又胡作非为的人,所从才辅助我们周国。假如上帝不给我们,我们是不敢妄求这个大位的。上帝是圣明而威严的,我们下民只有本着上帝的意旨行事。(《多士》)你们殷人也不要怨恨我们。

 

  在以后的发展中,周统治者及其御用文人,不惜“以无为有”,给纣王又加了许多“莫须有”的罪名,把纣王和夏桀王相提并论,把桀王的罪名加到纣王头上。依据桀描绘了一个纣的形象,这是很不应该的。桀为国而死了吗?夏遗民为桀反叛过商吗?没有。所以,桀纣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纵观历史,从纣王软囚文王、坚信西周、放纵微子、慷慨殉国、夷齐责周、殷遗民叛周等历史事件看,.从朝歌人民用地名、民间故事纪念纣王的情况看,殷纣王不是一个暴君,更不应该是一个暴君的典型。.在有些问题上,纣王不但不残暴,反而显得颇为仁慈。如,对文王,对他的反对派.。再加上他对我国历史作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应该说,殷纣王是一位可歌可泣的国君。当然,人无完人,肯定殷纣王有他的缺点错误,我们不能要求殷纣王完美无缺,但要分清九个指头与一个指头的关系。对有些指责也要作历史的分析,如指责纣王沉湎酒色,带的殷民也爱喝酒。纣王爱喝酒,这可能是事实。

 

  因为殷国农业发达,粮食多,所以做的酒多,喝酒的人也多。周国农业落后,粮食少,吃饱肚子尚且困难,那有粮食做酒。所以酒很少,酒成了稀有物,喝酒是一种奢侈。所以,文王反对喝酒,谁喝酒他指责谁。纣王喝酒,酒量也大,因为酒多,殷民也喝。这种情况在周人看来,就是一种罪过。也不要说纣王好色,如果纣王真的沉湎酒色,他还会倒曳九牛扶梁易柱吗?他还会带兵打丈亲征东夷,亲赴牧野沙场吗?按照古人规定男子三十才能结婚,但是,文王十五岁就有了武王,己经生了两个孩子了。这又该作何解释?

 

  武王、周公、姜太公是一伙暴徒,他们利用、玩弄各种手段,侥幸地战胜了纣王,于是就利用自已手中的权力大力美化自己,丑化侮辱纣王。后人又依从前人。使纣王蒙受了几千年的不白之冤。历史地、客观地评价殷纣王,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历史使命。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