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战无不胜的“上帝之鞭”为何两征东瀛惨败

发布日期:2018年04月13日   文章来源:世界五千年历史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元朝是中国历史上仅有绝无的两个由游牧民族入主中原后、建立了以华夏农耕中国为核心区域、但同时跨越游牧区域和渔猎区域的、完全不同于传统农耕中国的中国正统朝代之一。

  自从唐代后期到蒙古人建立元朝,日本和中国脱离外交关系长达4个世纪之久,元朝开国皇帝忽必烈在中原建立元朝后,企图改变这种情况,使日本与其他政权和民族一样臣服于蒙古人。

 

  而此时的日本正处于日本第一个将军幕府政权统治下,即镰仓时代。镰仓幕府将天皇权力架空,是一个完全的武士政权。但是源氏在第三代将军之后,家族的直系子弟全部死于暗杀,无人继承。在这时北条家通过与源氏的婚姻关系,取得了“执权”的地位,“执权政治”在北条家进行延续。当时日本的政治格局可以简单地概括为:“天皇之权在将军家,将军之权在北条(执权)家。”

  为了实现这一征服目标,要求日本无条件投降,忽必烈就派出高丽人赵彝作为使臣,代表蒙古前往日本送出招降书。由于日本方面无视了蒙古的使者,因此忽必烈第二年,又一次向日本派出正式的蒙古使臣,并且这一次使节规模更大,而且还有高丽使者的陪同,殊料当时的日本根本不知道蒙古帝国是何物,是以再次未予理会。

 

  十三世纪是属于蒙古人的,他们用战无不胜的骑兵和弓箭,东征西讨,开辟了横跨欧亚大陆的大帝国。东亚大陆上,南宋小朝廷苟延残喘,高丽臣服在脚下,但忽必烈没料到,小小的东瀛岛国居然对自己不理不睬。

  不过忽必烈自然不会就此安然受辱。在第二次使团回国后不久,忽必烈就立刻下令距离日本最近的高丽建造战船,整军备战。当然,此时蒙古依然在进行着与南宋的战争,因此自然不是真的打算立刻与日本开战。因此忽必烈不厌其烦的派出了第三次使臣,但是除了他们在对马岛抓到了两个平民之外,这一次依旧无功而返。所谓“事不过三”,但是忽必烈还是第四次派出了使节前往日本,这一次不仅有蒙古国中书省和高丽国的文书,更是还有忽必烈本人的文书。那么这一次结果如何呢?当时执政的北条时宗犹豫再三,最后决定拒绝了忽必烈对于日本向蒙古称臣纳贡的要求。

  公元1270年,蒙古使节第五次到达日本,再次传达了忽必烈的旨意:如果日本不向蒙古朝贡,蒙古即将出兵北条时宗(1251~1284)坚决拒绝这一要求,并压制了其他人的妥协态度,下令西国的守护和地头准备防御。忽必烈闻此讯后,抑制不住五次遣使、五次被拒绝的愤怒与耻辱,他不顾元与南宋激战正酣,下令准备军队、船只、粮饷,向日本发起战争攻势。日本军队也在北条时宗的命令下严阵以待。

 

  元朝第一次征日,于1274年,元出兵一万五千人,在大将忻都和洪茶丘率领下,乘战舰九百艘,从朝鲜半岛合浦港出发,攻陷对马岛,在日本肥前沿海登陆。不过在登陆九州之后的第一战中,由于日军已经提前集结人数上多于元军的军队,加之博多一带的地形并不利于元军发挥,因此在苦战一日无果后元军只得撤回船上,第二日再另寻时机进攻。数日后,当元军再一次整装待发之后,此时日军已经集结起了约十万人的大军。

  然而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元军依旧兵分两路,并成功的通过迂回的方式击败了日军,并迫使日军在付出巨大伤亡的情况下后撤。尽管日本人的武器无法与元朝人的长距离武器相匹敌,他们的指挥官也不如久经战场考验的元朝军队领袖那样有经验,但他们擅长于面对面的搏斗,而战斗过程中突然降临的暴风雨使元朝军队和船舰在退往旷海中时损害惨重,他们不得不无功撤退。元朝第一次东征日本以失败告终。这在蒙古兴起后的战争史中极其罕见的。蒙古人战无不胜的神话在海战中破灭。

 

  忽必烈听到征服日本失败的消息后,感到非常震惊,再次派遣重要使者携书前往日本,并以强硬的态度要求日本纳贡,否则将诉诸于武力。但日本政府拒绝了元朝统治者的要求并处死了使节。忽必烈与他的祖父一样,决心不惜一切代价惩罚日本国,他一方面招募军队、筹集资金;另一方面遣使要求日本迅速朝贡,否则元军将至。北条时宗再次拒绝了忽必烈的要求,并积极策划远征高丽。忽必烈别无选择,他于至元十八年(公元1281年)以日本杀使臣为由,结集南宋新投降的十万人组成一支大军远征日本。

  忽必烈在高丽王国首都开京(今朝鲜开城)设征东行省(类似今天的战区司令部),由蒙古大将阿刺罕担任行省左丞相、汉人大将范文虎担任行省右丞相,分南北两路,在对马岛上会师。会师之后,阿刺罕突然逝世。忽必烈命副宰相阿塔海前往接替。可是范文虎企图由他来独立完成这件英雄事业,没有等阿塔海到达,即行进军,在日本平壶岛(今长崎北)登陆。

 

  此次征日元军,共计发兵十余万人,战舰四千四百艘,漫天遍海,旌旗蔽日。日本第一次面对如此强大之外敌入侵,全国震怖,自知不能抵抗,唯有奔走呼号,祈祷上苍拯救。此时是阴历七月,正逢西南太平洋上台风季节(内陆人民不可能了解台风所带来的可怕破坏力,即令今日之二十万吨巨舰,得到台风消息,都要躲避)。当日本慌张失措、朝不保夕之际,台风适时而至。八月一日,突然间海上风浪大作,暴雨倾盆,四千四百艘战舰在怒风骇浪中,四处飘散,互相撞击,几乎全部沉没,尸体漂满海面,军储粮秣以及弓箭武器也全部丧失。这次台风历时四天,八月五日,风雨停住之后,范文虎发现他已无法收拾残局,就把已经登陆驻扎在五龙山下的十余万人部属全部遗弃。自己则和一批高级将领,乘上残余的几艘战舰,悄然逃走。元朝第二次东征日本又以惨败而告终。

 

  登陆五龙山的十余万人部队发觉被他们的统帅遗弃时,相对大哭之余,立即组织起来,推举一位张百户(营长阶级)当统帅,伐木作舟,准备逃回。但时间已不许可,八月七日,日本反攻,结果是六七万人被杀,未死的二三万人,于八月九日被日军驱到八角岛,凡蒙古人、高丽人、中国北方人(汉人),全部处斩。只留下中国南方人(日本称为“唐人”,可见当时日本人对大唐文明之尊崇)被充作奴隶。

  元朝以前,中国其实为一完全陆上大国,其于海上无知,由此役可见一斑。忽必烈侵日失败代表着当时具有最高军事组织能力和技术水平的蒙古军事力量、完全不适应与大陆作战不同的海上登陆作战,而事实上,在与元军对阵过程中,日军力量也同样没有真正的军事优势,其胜利是由于蒙古所进行的跨海登陆作战,本身其为复杂,要依靠大量的当时尚未被人类掌握的技术、诸如对台风天气的预报和多波次连续登陆进攻。事实上元军在所有无法展开其骑兵优势的战场、如安南、爪哇、和高丽都遭遇了失败,这也是蒙古扩张力量由盛到衰的必然过程。

 

  而从亚洲体系的角度来看,元朝侵日的失败,使日本始终游离于东亚大陆体系之外,并保持着相应的入侵大陆的力量,蒙古入侵失败后,很快发生的日本对中国大陆和朝鲜半岛的入侵,都从另一个角度证实忽必烈有必要全面征服日本,以消除对元帝国秩序的威胁。而元朝的快速衰落,使其试图建立大陆主导的东亚统一帝国秩序未能完成,而在中华帝国秩序外的日本、最终证明了是中国的心腹大患。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