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是哪些日常撑起了李清照文艺大神的气质呢

发布日期:2018年04月15日   文章来源:国学精粹与生活艺术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不是所有诗人都文艺,或者说,不是所有诗人都一直文艺。

  比如杜甫,他在嗟叹“丛菊两开他日泪,孤舟一系故园心”时就很很文艺;但在描写“老翁逾墙走,老妇出门看”时,虽然他让我们感受到了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可论及文艺气质,就略显弱些。

  再比如陆游,同样是给儿子讲道理,“不须饮酒径自醉,取书相和声琅琅”时就要比“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时文艺。

  唯有李清照,一生中无论喜、忧、乐、愁,始终那么文艺。那么问题来了,都有哪些日常撑起了李清照文艺大神的气质呢?

 

  01.熏香

  木心说“从前慢”,因此看来,“快”和“文艺”是一对劲敌。慢,不是磨蹭,不是拖延,而是安静、放松和从容。这样的气质,熏香可以给你。

  熏香,是李清照的日常。有人说李清照是在忧愁与喝酒中度过一生,这话没错,但也可以说女神的人生好比一盘香,终难逃幻灭,却也让岁月芬芳。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瑞脑”便是龙涎香。丈夫不在身边的日子是没有光亮的,做什么都没有精神,只能眼见着香炉里的香一点一点地燃尽。同样是思念,同样是因思念而起的百无聊赖,熏香可要比刷手机文艺得多了。

  人对味道是有依赖性的,李清照就偏爱瑞脑香。“酒阑更喜团茶苦,梦断偏宜瑞脑香”“玉鸭熏炉闲瑞脑,朱樱斗帐掩流苏”“瑞脑香消魂梦断,辟寒金小髻鬟松”,无论是少女时的伤春惜花,还是中年时思念丈夫,亦或者是晚年时的孤苦忧愁,李清照的生活里,总是少不一炉香。

  另外,熏香除了可以修炼心性,时间久了,自然也可以香氛绕身。而同样是香,熏香的香就会比香水的香让人更有“味道”。

 

  02.倚楼凭栏

  所谓“凭栏”,就是倚靠栏杆。不要小瞧这轻轻一倚,文艺气质可都在这个小小的动作上。

  李清照十八岁那年,赵明诚始登李府。李清照听说自己的未婚夫来了,想看看这人如何,却又羞涩不敢直面,于是她“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就是这轻轻一倚,便俘获了赵明诚的心。

  后来,世事变迁,人生多难,李清照不再倚门嗅梅,而是凭遍栏杆。“倚遍阑干,只是无情绪。人何处,连天芳草,望断归来路。”“小院闲窗春已深,重帘未卷影沉沉。倚楼无语理瑶琴。”多少相思,多少愁绪,多少寂寞,都在栏杆处。

  李清照喜也凭栏,忧也凭栏,看来凭栏是文艺青年的标配无疑了。

 

  03.鸿雁传书

  写信是一件特别文艺的事,可是书信却早已被即时通讯工具狠狠地拍在了沙滩上。

  李清照那个时代没有即时通讯工具,所以她文艺了一辈子。“帝里春晚,重门深院。草绿阶前,暮天雁断。楼上远信谁传?恨绵绵。”“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好把音书凭过雁,东莱不似蓬莱远。”

  据说李清照有一次把自己写的那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寄给远方赵明诚,赵明诚接到信,感动得不知怎样才好。为了表达自己是也同样的思念,赵明诚闭门三日填了五十首词,并把李清照的那一首也混在其中,交给自己的老朋友,让老朋友帮忙选一首最好的。结果几日过后,老友登门,红着眼睛对赵明诚说:“我几日没合眼,斟酌揣摩数遍,还是觉得那句‘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最好!”

  赵明诚欲哭无泪。

  想做得文艺青年,案头要有红笺,红笺上要有小字。

 

  04.做花儿的朋友

  李清照爱花爱到了一定境界,她为太多太多的花作过诗。

  她疼爱一株海棠,“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怜惜一片梨花,“远岫出山催薄暮,细风吹雨弄轻阴。梨花欲谢恐难禁”;沉醉一朵秋菊,“不如随分尊前醉,莫负东篱菊蕊黄”;欣赏一支红梅,“雪里已知春信至,寒梅点缀琼枝腻”;赞美一树桂花,“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大自然有很多种颜色,很多张面孔,花是其中最绚烂最美丽的那一种,那一张。而美,本身就是文艺。那些时常买一束花回来摆在房间里,或者在自己的露台上侍弄花草的,别看了,你就是文艺青年本人了。

 

  05.泛舟

  李清照最开心的时候和最伤心的时候,都去泛舟了。

  李清照十八岁结婚,虽然与丈夫相亲相爱,但是自结婚开始,家庭的、朝廷的、国家的各种纷乱无时不刻不影响着她。与之相比,还是出嫁前的那段时光,最无忧无虑。以至于她入京之后还时常忆起在家乡时的美妙光阴。

  “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是她一生中最安逸也是最开心快乐的日子了。

  到了公元1135年,李清照已经五十一岁了。五十一岁的李清照正经历着家园尽毁,山河破碎,丈夫病故,颠沛流离,这时她人生最痛苦最艰难的时刻。这一年三月,她又去泛舟了。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船,是情绪的港湾。

 

  06.适当地慵懒

  懒也文艺?当然。适当地慵懒要比二十四小时打鸡血要文艺得多。不过这里的“懒”可不是一个月不洗澡,两个月不换衣。那要什么样的“懒”是文艺的“懒”呢?还得看看大神李清照是怎么做的。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这也是她与赵明诚第一次见面那一次。美人下了秋千架,疲倦得很,懒得活动双手,文艺女子的憨娇一览无余。

  “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铜香炉已彻底冷却,红色的被子乱摊在床上,勉强起来却懒得梳头。为什么懒得梳头?因为爱人不在,梳妆也无人欣赏。当思念到达极致,连她平日里最爱凭临的栏杆也懒得倚靠。“楼上几日春寒,帘垂四面,玉阑干慵倚。”

  这个“懒”不是懒,而是因为思念而起的对生活的冷淡。

  适当地懒,是一种格调。

(责任编辑:瑾萱)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