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王阳明:“志不立!天下没有可成之事。”

发布日期:2018年04月23日   文章来源:搜狐网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王阳明说:“志不立,天下无可成之事。”

  王阳明曾经为他的弟弟王守文写过一篇文章《示弟立志说》,反复叮咛立志的重要性:

  “夫学,莫先于立志。志之不立,犹不种其根而徒事培拥灌溉,劳苦无成矣。世之所以因循苟且,随俗习非,而卒归于污下者,凡以志之弗立也。”

  这段话的大意是:求学问,首先在于立志。不去立志,就好像植树,不深埋其根,只是培土灌溉,徒然劳苦,终究无成。世上凡是庸碌无为,随波逐流而最终流于污下的人,都是不立志造成的。

  王阳阳之所以能成为“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的圣贤,和他从小就志向不凡是有关联的。

  王阳明从小就不是一个甘心平庸的人,远大的志向和过人的意志,使他摆脱困境,坚忍不拔、百折不挠,最终达到了“此心光明,亦复何言”的人生境界!

  王阳明十二岁那一年写了一首《蔽月山房》的诗,“山近月远觉月小,便道此山大于月。若有人眼大如天,当见山高月更阔”,就显示出他不凡的眼光和志向。

  也是十二岁那一年,王阳明问曾经考上状元的父亲:“读书有什么用?”父亲回答说:“读书可以做大官,像我中状元后做官,靠的就是读书。”

  王阳明又问:“父亲中状元,子孙世世代代还是状元吗?”

  父亲回答:“只有我这一世。你若想中状元,还是要去勤读书才成。”

  王阳明笑着对父亲说:“只有一代,这状元没什么稀罕的。”

  后来他向私塾的老师提出了一个很不寻常的问题:“什么是一个人最重要的事?”

  老师说:“读书考上科举最重要。”

  王阳明直言不讳地反驳老师:“读书考上科举恐怕还不是最重要的事,或许读书学做圣贤才是。”

   

  少年时期的王阳明就认为,学圣贤就是不以功名利禄为目的,而以成圣当伟人为目标。

  当然,那时的王阳明对“读书做圣贤”还只是朦胧地向往,是他的良知的天然呈现,其后用了二十多年的时间才将这个“我心”变成天下之公器。

  立志要像愚公移山一样,目标远大,虽然困难重重,却是一定能实现的,而且每天都能看到自己离目标近了一点。

  所以对于个人来说,立志不应该是外在的目标,应该以自己的能力和道德不断超越和完善为目标。

  这个目标永无止境,但是自己能看到自己每天的进步,就像王阳明以圣人为目标,“须怜绝学经千载,莫负男儿过一生!”

  所以王阳明一生不管顺境逆境,都能泰然处之,“铿然鼓瑟春风里,点也虽狂得我情”,他知道自己一定能胜利,因为自己一直在向心中的目标前进,不断地进步,最终成功也就水到渠成。

  另一个名人胡雪岩,这人读书不多,但立志也“远大”,赚大钱,要做出一番事业留名千秋。

  正因为有志向,不断地努力,最终实现了梦想,但是也因为这个志向太现实,实现后,他也停止了进步,迷失自己,甚至贪图享乐,娶了十几房姨太太,最终落得倾家荡产,晚景凄凉的下场。

(责任编辑:佳梦)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