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庄子说:放下得失才能有通达天地万物的智慧

发布日期:2018年05月20日   文章来源:道德经解读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一、

  放下得失

  才能有通达天地万物的智慧

  跟孔孟们相比,庄子有着极为穷苦的“屌丝”生活。

  他虽然也曾当过漆园小吏,但生活是穷窘的。据说他的衣服穿了几年还在补着穿,鞋子的后跟磨光了还在拖着穿。妻子经常跟着他处于半饥饿状态,为此,庄子曾不得已到监河侯家里借粮。

  监河侯说,“好啊,等我收到市邑的租金后,就借给你三百金,你说好吗?”

  庄子说:“我昨日来的时候,路中有呼救声,回头一看,原来在车轮压下去的地方,有一条鲋鱼在那里。我就问它:‘鲋鱼啊,你这是干什么呢?’

  鲋鱼回答:‘我是东海里的水族,您能取一斗水救我吗?’

  我说:‘好。我马上到南方吴越游走一番,请他们引西江的水来救你,好吗?’

  鲋鱼气得要死:‘我失去在水中的正常生活,现在我只需一斗水就可以活命。您这样敷衍我,那还不如到干鱼铺子里去看我挂了的模样!’”

  跟一般人不同,比如李白、杜甫以降的读书人或穷屌丝们,在此情形下仍不会得罪监河侯一类的“人物”,但庄子不在乎这一得失,他要当面揭穿这些人物的虚伪。

  虽然代价是沉重的,他的妻子就是在贫病交加中去世的,但庄子受了这样的打击,竟然想通了一切。庄子在苦难面前有“目击道存”的彻悟,他因此没为妻子的死亡而悲伤太久,而是“鼓盆而歌”:

  他说,妻子刚死的时候,他何尝不慨然流泪,但想到妻子的生死,就像春夏秋冬四季那样运行不止。现在她静静地安息在天地之间,而他却还要哭哭啼啼,这不是太不通达了吗?所以止住了哭泣。

  庄子的通达并非自以为是的“看透”,而是在苦难中更努力地研究,更深入地思考。司马迁说庄子对任何学问都研究过,“其学无所不窥。”这应该是真实的纪录。这种努力在当时人人都追求成功、追求名利的环境里,可以说是“逆流而动”。 

  二、

  读书人不能躬行道德,那才是狼狈

  大概知道庄子的身世,也知道庄子渊博的学问,使得一些君王也能容忍他的穷窘苦相,面对他的抢白讥讽而无可奈何。

  有一次,他穿得破破烂烂,去见魏王,魏王说,“庄先生怎么这么狼狈呢?”

  庄子说:“我这是贫穷,不是狼狈。读书人不能躬行道德,那才是狼狈;穿破衣服,拖破鞋子,是贫穷而已。这就是所谓没遇到好时代的现象……”

  庄子还在魏王面前毫不客气地指明时代的昏乱,他说:“如今处于昏君乱臣的时代,要想不疲惫,怎么可能呢?这种情况比干遭剖心刑戮就是最好的证明啊!”

  但庄子的努力荣耀了大道,使人世的大道显示其力量。楚威王也开始知道了庄子的份量,他派使者却迎请庄子。庄周笑谓楚使者说:

  “千金,是很多的钱;卿相,是很高的官。但是,您没有看见在诸侯祭祀时用的牛吗?养了很多年,穿着华丽的衣服,牵入太庙(等待宰杀),这时候牛就是相当一个无人喂养的猪,行吗?您赶快走吧,不要玷污了我的操行。我宁愿(像无人喂养的猪)一样,在污浊的水沟里快活的玩耍,也不愿意为了所谓的国家大事失去自由之身,一辈子不当官,只以自己的快乐为追求。”

  这样的人生选择,在今天仍在考验每一个人,我们时代仍有人愿做郊祭或太庙的牺牲,在台上一脸正经地装扮做秀,以上台表演为人生的目标。 

  

  怎样才能活得自由

  有一次,庄子在濮水钓鱼,而楚国的君主威王派了两个大夫正在寻他,在这里相遇了,大夫转告了楚威王的话:

  “希望以我国的国事拖累于您!”

  这是一个相当委婉、谦逊的聘约,意思是请庄子为楚国的国相。

  然而,听了这样的话,庄子继续手持鱼竿钓他的鱼,看也不看他们,漫不经心地说:

  “我听说楚国有一种神龟,死了已经三千年了。大王把它装在竹箱里,再用丝巾把它包裹起来,然后把它藏在国家祭祀的庙堂之上。那么这龟到底是宁愿死而留下骨骸被人供奉,而显得尊贵呢,还是宁愿活着,在泥沼里面拖着条尾巴走呢?”

  那二位大夫不约而同地回答:

  “宁愿活着而拖着尾巴在泥沼里走!”

  “你们走吧!我将拖着尾巴在泥沼里走!”

  庄子就这样谢绝了楚威王的聘约。

  神龟之所以神,不是因为它本身神,而是人使它神,人以神龟决吉凶,故而神。对于龟来说,被人供奉在庙堂之上,与它本身无关,它也享受不到那份的尊贵的“后福”。

  庄子在此做了一个假设:如果神龟有选择,它愿死后享那份尊贵,还是愿自由自在地活着。庄子以人之常情的选择,作为自己的选择,很正当地回绝了楚王的聘请。这里并不在于庄子的选择的高明,而是他把接收聘约、享受尊贵看做是死了的神龟的见识高明,从尊贵看出了不自由,而在受熬煎的尊贵与低贱的自由之间,选择后者也就合乎情理了。

  

  勿丧本真,活出自己

  惠子出任梁国的宰相,庄子去看他,有谣言说庄子来代替惠子的相位,让惠子心里很是忐忑。庄子知道后嘲笑道:

  “南方有鸟,其名为鵷鵮(yuān

  qiān),子知之乎?夫鵷鵮发于南海,而飞于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于是鸱得腐鼠,鵷鵮过之,仰而视之曰:‘吓!’今子欲以子之梁国而吓我邪?”

  将自己比喻成高贵的鸟儿,而惠子担忧的宰相之位则是“腐鼠”,不会入鸟儿法眼的。看破名利富贵的庄子,是真正理解了富贵的某种本质。

  曹商在庄子面前夸耀说,“住穷弄窄巷里,因为贫穷而要编织鞋子,这不是我曹商所能耐的;出门见君王,获其欢心,赏车百乘,这是我老曹的本事。”

  庄子回敬,“听说秦王有病,悬赏说能够消除他身上肿痛的,赏车一乘,替他舔痔的,赏车五乘,治疗越下,赏车越多,难道你是给秦王舔菊的吗?你走远点吧。”

  只可惜,曹商乃至一般人都不理解庄子的话,他们即使同意庄子,也未必接受庄子的人生选择。庄子希望人们接受本真的生命,在他看来,在一个乱世,尤其需要人们葆全生命。

 

  

  世道再坏,人也可以追求内在超越

  这个毁灭生命本真灵性的乱世,却被人为地“养食”并“衣以文绣”,被人们说成是发展的时代、占有的时代、消费的时代……但庄子说,方今之世,仅免刑焉。

  庄子跟普通人一样经验着人生,他只是告诫说在经验中不要忘记大道。就像龟一样,龟贵为神龟并非大道,龟在烂泥中摇头晃脑才是大道。即使烂泥中有苦,那也是生活,也是存在的生命,也是本真的生命。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