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围炉夜话》智慧:教小儿宜严待小人宜敬

发布日期:2018年05月20日   文章来源:儒风大家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与人相处是一门学问,对待不同的人需用不同的态度和不同的方法。《围炉夜话》中认为:

  教小儿宜严,严气足以平躁气;待小人宜敬,敬心可以化邪心。两个“小”,一个是年龄上的幼小,一个是人格修养上的心胸狭小。

  01

  教小儿宜严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孩子的教育并非小事,这关乎孩子的人格塑造和一生的命运,以及家庭关系的和谐,甚至是社会的稳定和发展、国家和民族的命运。

  血浓于水,父母与孩子的亲情是世间最浓的情感,舐犊之情是为人父母的本能,爱子之心会使父母不忍孩子受委屈。

  但是在教育孩子上需要严格要求,用严厉的态度压住孩子心中的躁气,用理性来约束孩子的任性,将孩子的心灵完善和人格发展引导到正途。

  在《战国策》“触龙说赵太后”的故事中,触龙说“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这就是一种理性的态度和方式。这位赵太后就是赵惠文王之妻赵威后,是一位有能力、有才干的女性,但在让幼子去齐国当人质这件事上表现出妇人之仁,不忍心小儿子去他国受苦,哪怕这是对国家有益、对儿子的未来有好处的举措。

  小孩子的天性总是活泼爱玩的,凭着自己的喜好行事。作为家长或师长,应该以严肃的态度进行教育,还应有严格的规定。将自己的教诲从约束孩子变成孩子的自我约束,遇事能沉着冷静地去应对,使孩子成为能在社会上立足之人。

  当然,严格也要适度,过分的严厉会抑制孩子的活力和创造力。宜严慈相济,讲究方式和方法。不要让自己的教诲成为外在的束缚和枷锁,要真正深入孩子的心灵,循循善诱,春风化雨。

  如果对孩子不能严格教育,一味地顺从孩子的要求,满足孩子的喜好,就会助长孩子的骄气和躁气。孩子就不能静下心来读书、学习,遇事不能沉着冷静地应对。一任他顺着自己的性情发展,会形成“唯我独尊”的自我主义观念。孩子的人格发展基本定型之后,会以自我为中心。面对与己意相反的意见和教诲,会产生抵触心理,而固执己见。

  所以说,教小儿宜严,这又是一门复杂的学问,需以恰当的方式方法,又要把握好火候,宽严适度。

  02

  待小人宜敬

  小人,是心术不正、品行不端之人。对小人鄙夷不屑和疏远是常人的态度,也是人之常情。但是对待小人,最佳的相处态度是给予他充分的尊重。

  小人的心理较阴暗,大多是因为经历了后天的不幸。相比小儿的人格、性情未定型,小人的人格已经相对稳定,并不能通过强力来动摇。如果再对他们投以鄙视和不屑,会强化其阴暗面。而尊重他们,仿佛是在阴暗里投进一道光,照亮心灵的一隅。

  从现实利害角度说,尊重小人是保护自己的需要。小人的心胸狭窄,易种下记仇之心。若在小人面前直接流露出自己对他的鄙夷和厌恶,硬碰硬地与之对抗,可能在不知不觉中已为自己种下了祸根。

  从更高的层面说,能做到自觉地尊敬小人,是一种君子的修养和气度。君子以宽容大度感化坚硬的内心,以正气化解小人的邪气。正如金兰生在《处世格言》中所说:君子之心不胜其小,而气量涵盖一世;小人之心不胜其大,而志意拘守一隅。

  《红楼梦》里的赵姨娘和贾环母子,可以说是公认的小人。大家都对他们母子二人投以鄙视的目光,全书中唯一一位以尊敬的态度对待他们母子的,是薛宝钗。

  贾环跟宝钗的莺儿玩耍时,输了钱不认账,宝钗反倒责怪莺儿,而让着贾环。莺儿是自己人,贾环是外人,而且心性狭窄邪僻,不必在几个小钱上较真,让他几分是最好的处理方式。

  宝钗的哥哥薛蟠外出带回来的东西,宝钗都一份份地打点好送人。当然,也没少了赵姨娘的。为此,赵姨娘对宝钗称赞不已,还跑到王夫人面前去夸赞。

  宝钗以尊重和平等的态度对待赵姨娘母子,不是拉拢和收服人心,而是君子的大度和包容。

  当然,赵姨娘母子与宝钗并无密切的关系,平时礼数周到合理也就罢了。嫂子夏金桂是身边关系密切的小人,她看薛蟠和薛姨妈好欺负,侵犯之心也及宝钗,不过“宝钗久察其不轨之心,每随机应变,暗以言语弹压其志。金桂知其不可犯,每欲寻隙,又无隙可乘,只得曲意附就。”小人若犯君子,君子也非良善可欺。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