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北宋对辽进行的一次重大战役为什么失利了

发布日期:2018年06月06日   文章来源:萧家老大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宋太宗为夺回被后晋石敬瑭割让给契丹的幽云十六州(北京至山西大同等地区),于太平兴国四年(公元979年)五月,在平定北汉后,军队未经休整和准备,即转兵攻辽,意图乘其不备,一举夺取幽州(今北京,辽称南京)。辽景宗耶律贤得知幽州被困,急令精骑增援。在高梁河(今北京西直门外)一带,辽军反击得手,宋军三面受敌,顿时大乱,以至全线溃退,死者万余人,情急之下,宋太宗乘驴车逃走。辽军追至涿州(河北涿县)乃止。这次战争被称为“高梁河之役”,历史学家称之为宋朝开国以来最重要的一次对外战争。

  此次战争是宋朝与辽朝第一次在战场上的直接对话,是五代十国时期结束以后的一场重要战争,这场战争结束了宋朝收复国土的步伐,并且在军事上总体开始处于劣势。此战,辽军发挥骑兵优势,远道增援,变被动为主动,给宋军以沉重打击;宋军轻敌冒进,首战失利,对以后的与辽作战,造成了极为不利的影响。

  这次参战双方的兵力:辽军二十余万;宋军三十余万。

  现将高梁河之战简述如下:太平兴国四年五月,宋军灭亡北汉后,在太原周围集结了三十余万部队。赵光义企图乘胜利的余威,一举夺取幽云地区。但是,破太原后,尚未犒赏三军,诸军兵将多不愿行,只有都虞侯崔翰赞成乘胜北征,他说:“所当乘者,势也;不可失者,时也。乘此破竹之势,取之甚易”。赵光义闻此言很高兴,当即下令枢密使曹彬调发各地屯兵。当时宋军诸将以大军云集,粮储不及为请。赵光义却下诏发京东、河北诸州军储,限期转运至镇州(今河北省石家庄市)北面行营以备供应。当时扈从六军,凡未按时到达指定地点集结的,赵光义均要按军法处置,幸被臣下谏阻。

  而当时辽对燕地的防守早有部署。三月,辽军救援北汉时,已命北院大王耶律奚底及乙室、王萨哈等率兵戍守燕地。辽在幽州经常屯驻的汉兵有神武、控鹤、羽林、骁武等军,共约一万八千余骑。若辽大举南侵,则调集东京兵力可达二十余万。五月二十日,宋军从太原分路东进,翻越太行山,二十九日抵镇州,进入河北平原。六月初七,赵光义调发京东、河北诸州的武器装备和粮秣运往前线。

  六月十三日,宋太宗自镇州出发,十九日驻跸金台屯,募民百人为向导,二十日至东易州(时宋辽各置一易州,西属宋,东属辽。今河北保定易县)之西,过拒马河入辽境。辽易州刺史刘宇,涿州(今河北省琢州市)判官刘厚德相继献易州、涿州降宋,宋军推进很快。六月二十三日,赵光义大军至幽州城南,驻跸宝光寺。当时,幽州(辽为南京析津府所在)守将为韩德让以及耶律学古,另有辽北院大王耶律奚底与统军使萧讨古等军在城北屯扎。宋军先锋傅潜、孔守正巡哨城北,在沙河遇到辽军,马上以先至的兵马与之交战,诸军齐集,大败奚底、讨古及乙室、王撒合军,斩获甚众,生擒五百余人。辽南院大王耶律斜轸屯兵得胜口(河北昌平天寿山西北),见宋军气盛,不敢与之直接冲突,便趁着耶律奚底新败,在得胜口用青帜伪作收容溃军之状以诱敌。赵光义得到探马报告,麾军继续攻击,宋军乘胜斩首千余级。而斜轸抓住机会,突袭宋军后方,宋军败退,与斜轸军对峙于清沙河(北京城北二十里)北。幽州城内辽守军得此声援,固守之志更加坚定。六月二十五日,宋军看出耶律斜轸兵力不足,只能据险而守,便只留一部兵力与之对峙,而用大军围攻幽州城。宋偓与侯昭愿领兵万余攻城东南面;崔彦进与江守钧率兵万余攻西北面;刘遇率军攻东北面;孟玄喆攻西南面。耶律斜轸部将达兰罕率部降宋,赵光义以其为渤海都指挥使。自此,城外宋军对守城辽军多方招降,使城中人怀二心,后又有李扎卢存等率所部出降。无奈之下,原在城外防御的耶律学古入城增援韩德让,守军这才安下心来守城。

  六月二十六日,宋太宗赵光义由城南宝光寺至城北,亲督众将攻击清沙河辽军,大战一日,杀敌甚众,获马三百余匹,辽军稍却,仍然凭借险要坚守。三十日,赵光义又督军攻城,宋军三百人乘夜登城,却被耶律学古力战擒获,后又发现并堵塞了宋军挖的地道。韩德让等修守备,待援兵。随后,辽顺州守将刘廷素、蓟州守将刘守恩率部降宋。辽景宗耶律贤于六月三十日闻知幽州被围,耶律奚底、萧讨古、耶律斜轸等军虽未大败,却不能进援幽州,于是,急遣南府宰相耶律沙率兵往救,耶律休哥自荐请缨,辽主便以休哥代替奚底,统帅五院军之精锐驰赴前线。

  宋军围攻幽州不下,“将士多怠”,士气低落。七月初六,耶律沙大军至幽州,赵光义督诸路军攻击,两军战于高梁河,耶律沙力战不支而败退。然而,当时的宋军连续近二十日不停地猛攻幽州城,士卒早已疲殆,虽然战胜了耶律沙,但从中午到傍晚只追了十余里。更令赵光义始料未及的是,耶律休哥率军出其不意,间道而来,人人手持火炬冲阵,宋军不知其多寡,不敢接战,欲据高梁河抵御。耶律休哥先收容耶律沙败军,使之回去再战,与宋军相持,然后与耶律斜轸各自统帅精锐骑兵,从耶律沙的左右翼挺进,实行两翼包围钳击之势。战斗激烈非常,耶律休哥身先士卒,身伤仍力战。耶律学古闻援军已至,也开城列阵,四面擂鼓,震天动地。耶律休哥继续率部猛攻,这时宋军才发觉已被包围,又无法抵抗辽军的猛攻,只能纷纷后退。耶律沙从后面追击,而休哥与斜轸两军也对宋军实行超越追击。宋军大败,死者万余人,连夜南退,争道奔走,溃不成军,赵光义与诸将走散,诸将也找不到各自的部下军士。赵光义奔逃中独陷泥淖,幸被解押辎重经过的北汉降将杨业救出,慌忙之中乘驴车急速南逃。辽军一直追到涿州城下方收兵,获得兵器、符印、粮草、货币不可胜计。

  赵光义于七月初七天明之后,已先到达涿州城外,当时宋军的败兵还没到。他又绕过涿州城,直奔金台屯,见诸军尚未到达,才敢停住“车驾”观望。初九日,赵光义见诸军仍然未到,便使人往探,这才知道诸军仍在据守涿州,并有策划立武功郡王赵德昭(赵匡胤长子)为帝的意图,于是急命崔翰往传诏命班师。七月二十八日,赵光义还至东京。

  八月初二,赵光义处罚对辽作战的失律诸将,贬西京留守石守信为崇信军节度使,彰信军节度使刘遇为宿州观察使。同时因为北征不利,连平定北汉之封赏也免了。当时很多人认为这样不行,武功郡王赵德昭谏道:“当先行太原之赏,再行幽州失律之罚。”赵光义顿时大怒,想起诸将在找不到自己时曾有意立他为帝,说:“待汝自为天子,赏未晚也!”德昭被逼无以自明,退回府中,拔剑自刎。

  赵光义想凭借灭北汉的余威,一举收复燕云故地,重建中国北方的国防线,这种进取心无疑是好的。但好的动机不一定带来好的结果,宋军在高梁河以惨败收场就是明证。

  赵光义对辽军的实况估计不足,在部队平汉后疲困交加的情况下,仓促出兵,企图以优势的兵力,一举夺取幽州地区。这种轻率鲁莽、侥幸取胜的投机举动,最后遭到失败乃是情理中事。难怪游击战专家毛家大爹会说:“此人不知兵”。

  高粱河一役作为辽宋关系的重要转折点,直接造成了日后的宋军连战连败,对辽完全处于下风。辽成为一个威压北宋,雄踞中国北方的庞大帝国,一直到被金所取代为止。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