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奇事!一句粗口竟然成就了一位英雄左大帅

发布日期:2018年06月06日   文章来源:布衣如是说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大清栋梁,一代理学大师曾国藩对家人子弟留下遗言,总结自己一生经验,竟是:“不信书,信运气”。其实,这六个字放在他的老乡兼老友左宗棠身上更合适。

 

  左宗棠,字季高,号“湘上农人”,死后谥文襄,世称左文襄公。   嘉庆十七年(1812 ),左宗棠出生于湖南省湘阴县一个普通士人家庭。嘉庆年间,经历了所谓康乾盛世的清朝已经开始中衰,社会动乱,危机四伏。在一干昏昏沉沉的士大夫中,以陶澎、贺长龄、魏源为首的湖湘学者敏锐的发现了乱象,他们以功业自许,以实务为先,写诗作文主张介入生活,大力提倡经世致用的思想,反对清谈空论,形成了理学支流中著名的经世派。稍后的湘军集团的骨干人物,大都出自经世派。左宗棠受到这些同乡前辈的影响,自幼沉迷于经世学问,一直潜心研究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顾炎武《天下郡国利弊书》等军事地理著作,结果沉迷于舆地、兵法等“诡道”中不能自拔,对于“正道”的八股文功夫自然松懈,二十岁了连秀才都没有中得一个。

  道光十二年(1832),为了三年一度的湖南乡试,左宗棠特意花钱捐了个监生以便有资格参考。谁知主考官不喜欢他的文字,一下就把他刷了。无巧不成书,这次考试是为了道光皇帝五十大寿而特开的“恩科”,为了显示皇恩浩荡,道光皇帝特意下旨:为了多给考生一个机会,主考官要重新批阅落选的“遗卷”,以免人才遗漏。湖南巡抚吴荣光便从五千份已被淘汰的考卷中重选了六份合意的,这六个扩招生里就有左宗棠。他当时还没中秀才,却幸运的捡到了举人的功名。

 

  三年之后左宗棠北上京师参加会试,本已金榜题名,可到最后时刻,主考官们却发现湖南录取的举人多了一人,为了考虑各省平衡,就刷去了湖南一个名额,这个人便是印堂黑得发亮的左宗棠。他自然不甘心,三年后又考了一次,仍然是不中,经历了两次失败,左宗棠心灰意冷,绝了进士及第的念头,开始了在湖南渌江书院的教书生涯。举人的功名成为左宗棠一生在科举上的最好成绩,非进士出身也就此成为他耿耿于怀的心病。   左宗棠虽然在科举上不得意,在湖南籍的文士中却是大名鼎鼎。当时人称湖南三亮,分别是年长的诸葛亮,即“老亮”罗泽南;年少的诸葛亮,即“小亮”刘蓉;还有不老也不小的中年,今天的诸葛亮“今亮”左宗棠。左宗棠中举之前,已与贺长龄、贺熙龄结交,贺氏兄弟将藏书全部借给左宗棠,又与其讨论读书心得,对左宗棠大加赞许。左宗棠还以一个布衣的身份与经世派首领、时任两江总督的陶澍结成了儿女亲家。

  陶澎颇有知人之明,他的女婿就是晚清奇才胡林翼。胡林翼时为翰林,他也认为左宗棠器宇宏远,志毅坚定,于是不遗余力的向权贵重臣作书推荐,称“横览九州,更无才出其右者”。左宗棠大名因此冲出湖南,闻名于京师的公卿贵族间。可惜他没有进士功名,直至四十余岁,还是个平头百姓,只能失望地对亲友说:“非梦卜夐求,殆无幸矣!”意即若非商王武丁做梦而重用奴隶傅说,周文王占卜而得钓叟姜太公那种奇遇,这辈子都别想做官了。虽然言下怏怏,以傅说姜太公自比却也表明了左宗棠的远大志向。

  金子总有发亮的一天。咸丰元年(1851),举世震惊的太平天国起义在广西桂平金田村爆发,已在鸦片战争中焦头烂额的清政府终于开始不拘一格的提拔人才,已经在福建老家赋闲的老臣林则徐以钦差大臣的身份起复,兼程赶往广西奉命弹压。早在数年前,林则徐从云贵总督任上因病辞官回乡,路过湖南时曾特请左宗棠到船上相会,通宵达旦畅谈古今后,林则徐认为左宗棠是“不凡之才”,视为自己事业的继承人,将自己多年治兵理政心得乃至新疆地区的图册都托付于左宗棠。林左新老两代国家栋梁这番舟中彻谈,被后人传为佳话,至今湘江边仍立有左宗棠、林则徐舟中夜话铜像。   林则徐在赴桂途中去世,太平军突破清军的围剿冲出广西进入湖南。原林则徐幕僚,新任湖南巡抚张亮基从云南入湘,派人往请左宗棠出山相助。张亮基是个有才干的人,林则徐以为其同胡林翼不相上下。左宗棠倒是不反感张亮基,只是他为人自负,一生崇拜诸葛亮,对“三顾茅庐”的故事烂熟于胸,自然把姿态摆的十足,连番推辞。此时正谋划组建湘军的诸位湖南大佬心中雪亮,堪称湘军祖师的江忠源亲赴左宗棠居住的白水洞相劝,胡林翼、郭嵩焘、曾国藩等人纷纷写信催促,摆够了架子的左宗棠方才出山赶往长沙,一到任即被张亮基委以军务重任。

 

  太平天国因西王萧朝贵战死,全军发誓报仇,近十万人的队伍把长沙城包围的水泄不通,更是使出了穴地攻城的杀手锏。太平军出身矿工的土营士兵昼夜不休,在城下开挖隧道十数条,长沙城墙危在旦夕,城破指日可待。清军诸多将领束手无策,而左宗棠早年潜心研究的风水堪舆、阴阳地理等古怪学问,此时派上了大用场:他建议火速召集城中的盲人,再命令士兵在城内按五行方位挖掘洞穴,之后埋置瓦缸,令盲人伏于缸中倾听,借助盲人超常的听力判定太平军穴地方向,然后将其隧道挖通,倾入秽物、废水、炸药,破坏地道,淹死太平军工兵,太平天国起兵以来攻城屡试不爽的绝招就这样被左宗棠巧妙破解。太平军无力攻克长沙,遂在围城三月后撤退,左宗棠初出茅庐就立了大功。   左宗棠为张亮基幕僚,只是个“以备咨询”的参谋闲职,仍然是个白丁身份。张亮基署湖广总督赶赴湖北,后又调任山东巡抚。洪秀全的花县老乡骆秉章官复原职,重任湖南巡抚。骆秉章之前代守长沙时破绽百出,若非萧朝贵被流弹炸死导致太平军前锋群龙无首,在骆主持下的长沙几乎失陷,被名将江忠源怒骂为不知兵。左宗棠也看不起骆,回家种田去了。骆秉章屡请不至,干脆捏造罪名抓了左宗棠的女婿,即陶澍的儿子,逼其岳父出来打官司。左宗棠无可奈何,只得半推半就地从了骆秉章,做了编制外的师爷。

  骆秉章虽然才干平平,但知人善任,具容人雅量,史称其“休休有容,取人为善”。他自知远不及左宗棠,索性让其放手大干,自己拱手听成而已。据时人徐宗干记载:“左文襄公以举人居骆文忠公(骆秉章谥号文忠)幕府,事无大小,专决不顾。文忠日与诸姬宴饮为乐,文襄当面嘲之曰:‘公犹傀儡,无物以牵之,何能动耶’,文忠干笑而已。尝夜半创一奏章,叩文忠内 室大呼。文忠起读叫绝,更令酒对饮而去。监司以下白事,辄报请左三先生(左宗棠行三)可否”。

  薛福成也有类似记载:”骆公每公暇过幕府,左公与幕宾三人慷慨论事,证据古今,谈辩风生,骆公不置可否,静听而已。世传骆公一日闻辕门举炮,顾问何事?左右对曰:‘左师爷发军报折也’骆公颔之,徐曰:‘取折稿来一阅’。” 左宗棠曾老实不客气的当众对骆秉章说道:“公可亦可,公否亦否”。诸如此类种种行为不胜枚举,以至于时人把骆秉章在湖南的功绩都算在左宗棠头上。后人编左宗棠的文集,竟把骆秉章在湖南时的奏折全部收录进去。因为骆秉章巡抚湖南期间,所有的奏折都是左宗棠写的。

 

  左宗棠恃才傲物,一般上司都容不下他;遇到对其言听计从的骆秉章,却是成全了他。宛如诸葛亮遇刘备,王猛遇苻坚一般,金牌师爷左宗棠拳脚大张,一展平生之志。咸丰九年(1859),在规模空前的宝庆会战中大败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令这位曾逼得曾国藩跳水自杀的名将一蹶不振,彻底沦为流寇走向灭亡的清军主帅,便是老书生左宗棠!当时左宗棠那句 “但借勇五千,书生何惧长毛十万!”可谓脍炙人口。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本就心高气傲的左宗棠自此更是目中无人、不可一世,结果其火爆脾气终于捅了马蜂窝。  。”   湖北人樊燮担任湖南永州镇总兵,因为大肆贪污军饷被匿名信告发。左宗棠看信后大怒,立马差人下乡调查,得知情况属实之后,便怂恿巡抚骆秉章参劾樊燮,骆秉章自然是照办。因为证据确凿,樊燮得知后不敢怠慢,马上赶到省会长沙接受“双规”兼打点门路,骆秉章却不见他,告诉他直接去左师爷那里认错。樊燮马不停蹄到了左公馆,见了左宗棠,作了个长揖还没开口说话,但听得一连串湖南口音的怒喝:“湖南武官见我,无论大小都要请安,你怎么敢不请安!”

 

  话说人家樊夑也是有背景的,他是骆秉章的顶头上司、时任湖广总督官文的心腹!官文是满洲正白旗人,当时朝中权力最大的重臣肃顺就是官文的座师。官文作为根红苗正的八旗子弟接替张亮基,担任清廷在长江上游战区的最高长官,就是咸丰皇帝特派来两湖监视湘军系统这些汉官的。因其不通军事又贪财如命,湘军系统向来不买官文的帐;此番左骆二人修理樊夑,就存了敲打官文的意思,倒也未必想把事情搞大玩绝。哪料樊燮丘八出身,自以为给够了面子,眼见左宗棠气焰嚣张,牛脾气上来也不含糊:“朝廷体制,未定武官见师爷请安之例。我好歹也是朝廷的二品总兵,居然要给你这种不属正式编制的人下跪?这算哪门子道理!”   樊总兵这话不但在理,结结实实打在左师爷的软肋上,更是揭了左师爷的伤疤。左宗棠无法反驳,怒不可遏下更是忘了原来只想杀杀樊夑的锐气而已,当即用字正腔圆的国语骂道:“王八蛋,滚出去!”    双方关系彻底破裂。   樊夑吃了这么个大亏,怎肯善罢甘休,滚出去后就愤愤的去武昌找后台官大人。官文此人,用曾国藩的话来说就是个“城府甚深,面子极推让,然占其地步处必力争”的主。官文知道八旗绿营无用,在军事上围剿太平天国必须仰仗湘军,因此对湘军集团的几番挑衅表面上都忍气吞声,背地里却拆台挖角,小动作不断。这次左宗棠做的确实过火,打狗还要看主人呢;根据《大清律》,左宗棠这种越俎代庖的行为,实属僭越乱纪,此大杀湘军集团威风的良机岂可错过?

  当下添油加酱,参劾左宗棠这个“著名劣幕”的奏折直接飞向了紫禁城。咸丰皇帝不是不知道左宗棠的才干,但此君注意的是权柄不可下移,更不可移于汉人之手。览奏后龙颜大怒:堂堂军国大计,倘若操纵在这种白丁手里,长此以往那还了得!立即派遣钦差查办,并亲笔批示:如果参奏属实,可将左某“就地正法”!几乎判了左宗棠的死刑。   为了一句粗口,左宗棠性命堪忧,好在他也不是孤身作战。骆秉章很讲义气,写奏章分担责任又为左宗棠辩诬;时任湖北巡抚的胡林翼知道此事后,一边安抚上峰官文,一边找时在肃顺幕府中当红的湖南大才子王闿运疏通,王闿运向肃顺说情之余又去联络时任翰林院编修的郭嵩焘。郭嵩焘思前想后,一咬牙怀揣了3000两银票去找时任大理寺少卿、出身江苏吴县宰相世家的同事潘祖荫。有钱能使鬼推磨,潘祖荫上奏折力保左宗棠,其中有一句流传至今的名言:国家不可一日无湖南,湖南不可一日无左宗棠!   正是人多力量大,经过诸多朋友的一番运作,本已走投无路的左宗棠转危为安,最终更是因祸得福,因为他遇到了生命中的大贵人肃顺。肃顺本是个思想开明的人,口头禅就是:“咱们旗人混蛋多,懂得什么?汉人是得罪不得的,他那支笔厉害得很!”肃顺情知国家此刻迫切需要湘军集团的人才,藉由潘祖荫上书的良机,他劝说咸丰收回成命,还写信训斥了官文,下令“左宗棠著以四品京堂候补,随同曾国藩襄办军务”。

  已近天命之年的左宗棠终于扬眉吐气,苦尽甘来成为大清朝的正式官员。平反之后的他投笔从戎,带领罗泽南、王錱二人去世后遗留的“老湘营”,招募了一部分新兵,号称“楚军”,东征太平天国控制下的浙江,开始了后半生波澜壮阔的军事生涯。这位从未中过进士的师爷,从政府编外人员升任位极人臣的督抚,仅用了三年时间,升迁之速,举世无双。日后左宗棠更是带领楚军进军大西北,平定回乱,收复新疆,粉碎了沙俄分裂我国的阴谋,成为当时清廷不可或缺的顶梁柱,后世中国赫赫有名的民族英雄。

 

  至于那位樊夑,则被革职遣回湖北原籍。他虽然贪污不法,倒也是个硬汉子。回乡之后,他建了一座书楼,宴请乡邻并举杯发誓:“左宗棠不过是一个举子,竟敢这么欺负人!夺我的官还骂我的娘,举人就了不起吗?从今天起,我请名师来教育儿子,要考不中进士,点不上翰林,就不配做我樊家的子孙!”

  樊夑从此在祖宗神龛下侧加放一块牌位,上写“王八蛋滚出去“六个大字。每月逢初一、十五,樊夑就带着两个儿子对着牌位跪拜,并发誓说:“我儿子不中举人以上的功名,家中永不去此牌!”同时不给两个儿子出门,也不让穿男生的衣服,只给他俩穿女装。规定中了秀才,允许脱去女式外套;中了举人,才能换掉女式内衣。在这样的魔鬼填鸭生涯的摧残下,长子樊增祹撑不住英年早逝。

  他的弟弟樊增祥却熬出了头,七年后中举人,十年后中进士,后来更做到两江总督的高位,总算把那个晦气牌位给砸了。这位小樊写得一手好诗,是清末民初晚唐体的大家。只不过由于年幼时的经历,言谈举止甚有女性化倾向,性取向更是暧昧难言,人送外号樊美人。   一句粗口,成就了一位英雄左大帅,造就了一位诗仙樊美人,还为后人保留了西域上百万平方公里的大好江山。不信书,信运气。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