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17岁崇祯皇帝竟搞定59岁权势滔天的魏忠贤

发布日期:2018年06月14日   文章来源:古云覆史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还记得很多年前曾听过一首歌曲,歌名叫《十七岁的雨季》,真的,十七岁,正值人生最美的年龄。然而,大明朝也有个少年,当时也是这个年纪,可他却不可能拥有这样无忧无虑的笑脸,因为他叫朱由检。

  此时的他即将成为大明朝最后一任皇帝。

 

  当17岁的朱由检跪在哥哥朱由校的病榻前,他的哥哥竭力对他说道:“吾弟当为尧舜。”此时的他无疑是相当紧张的,没有丝毫君临天下的兴奋,因为哥哥留给他的这个摊子水太深、太浑了。他的惶恐不是多余的,因为有人看不惯他。谁?就是哥哥身边的大红人,当时权势滔天的九千岁魏忠贤。

  这么一个定时炸弹放在身边,朱由校似乎没有为兄弟考虑到,甚至还叮嘱他“忠贤宜委任”。不过好在最后朱由校还说了一句话:“善视中宫(即皇后)。”意思就是把老婆托给兄弟照管。这句看似平淡无奇的话,对朱由检来说却至关重要。

  因为朱由校的皇后张氏和魏忠贤是死对头,她曾向朱由校暗喻魏忠贤是赵高,因此魏忠贤对其十分憎恨。为防止魏忠贤从中捣鬼,朱由校一死,张皇后就立马发布了遗诏,召英国公入宫听令,迎接信王朱由检登基。这下,魏忠贤还真没辙了,他还没本事在这个节骨眼上狸猫换太子。

 

  终于,17岁的朱由检入宫了,但他依旧担心害怕。他没有忘记入宫之际,他的皇嫂张皇后在他耳边的告诫:“勿食宫中食。”他没有喝水也没有进食,有史料说朱由检进宫时都是自带伙食的,毕竟危机还没解除,生怕一不小心就成了魏忠贤的刀下鬼。

  就这样,他战战兢兢地度过了几个难以入眠的夜晚后,终于熬来了登基大典,正式即位,年号崇祯。

  刚上台的崇祯皇帝只知道,不能掉以轻心,魏忠贤对自己屁股底下这个还没捂热的龙椅有非分之想。可事实上,魏忠贤并没有谋逆的意思,他只不过是想控制这个新皇帝,以便继续胡作非为。但他或许从来没有意识到,他只不过是朱由校身边的一条狗而已,朱由校只不过是利用他来对抗东林党的扩张,他的势力一旦坐大,必死无疑。

  不久后,还幻想着能换取崇祯皇帝同样待遇的他,行动了。

 

  他先是给崇祯皇帝送了四位绝色美女,在他看来,这份礼物对于青春期的崇祯皇帝来说那是致命的。结果果然和他料想的一样,17岁的崇祯皇帝爽快地接受了,可后来发生的事情却出乎了自己的预料,17岁的崇祯皇帝并没有像他爹一样,一见到美女就不管不顾地“一夜连幸七人”,反倒是将这四个美女挨个搜身,结果搜出来了四颗迷魂香(催情的药物),而后邪魅地一笑,将她们都赶了出来。

  卧槽,魏忠贤大概惊掉了下巴,这小子有两把刷子啊,这个少年对自己是什么态度,他心里没底。于是又采取了第二套方案,让自己的那些个阉党党羽为他写好话,辞藻华美极尽褒扬。当他拿着这些文字给崇祯皇帝看时,人家认真拜读了,完了说:“呵呵。”

  这下魏忠贤彻底疯了,他不识字,不知道那些文人写了啥,但他感觉得到崇祯的潜台词肯定不怎么样。这个少年这种不温不火的态度,让他觉得比杀了自己更可怕。随后,他再次抛出了诱饵,以年老力衰为由,向崇祯皇帝提出辞呈,结果遭到了拒绝。

  崇祯皇帝笑着对他说:“皇兄临终前嘱托过我,要我重用你,你要是走了,我还真是应付不过来啊。”魏忠贤一听高兴了,原来是自己人啊,便感动地离开了。但魏忠贤毕竟是魏忠贤,在朝廷混了这么多年,怎会如此轻易就完全放下心来,很快,他又再次抛出了诱饵。

 

  这次是他的姘头,客氏。客氏(朱由校的乳母)也向崇祯提出了辞呈,说他哥哥朱由校都走了,自己留在宫里也没啥用了。结果崇祯批准了。这下魏忠贤又再次警觉起来,他的一支得力羽翼就这样被剪除了,不得不让他怀疑崇祯是假好意的。但崇祯很委屈地说,她一个奶妈,连她喂的孩子都被她给熬死了,还留在这里干吗?理由很充分,说得魏忠贤哑口无言。

  但魏忠贤还是不放心,又让司礼监的掌印太监王体乾也提出辞呈,如果崇祯不是故意弄走客氏的,那他一定会留下王体乾。结果让他很满意,崇祯驳回了王体乾的辞呈。

  然而不久后,有人又突然上书弹劾以崔呈秀为代表的几名阉党高官。魏忠贤这些年来只手遮天,是没有哪个人敢如此明目张胆跟他的爪牙作对的,此时只有一个可能,这个人肯定就是崇祯指使的。可是正当他准备对崇祯下手时,崇祯却驳斥了这个弹劾,说其是诋毁忠臣,居心不良,然后和颜悦色地对阉党高官说,没事儿,不怕。

  这下魏忠贤又愣住了,难道真是自己老糊涂,弄错了吗?最后当他看到崇祯那张年轻无邪的笑脸时,他还是确信了这是个误会,崇祯是不会反自己的。接着,崇祯的一系列举动更是让其放下了警惕,开始大规模封赏阉党成员,包括魏忠贤全家上下。

 

  在这样的博弈过程中,崇祯慢慢地成熟,慢慢地从阴影中站了出来,他终于要出手了。

  一日,又有人上书弹劾阉党高官崔呈秀及其领袖魏忠贤,但是这次崇祯批准了,让无恶不作的崔呈秀收拾东西立马滚蛋。顿时,阉党上下一片慌张,他们最牛逼的大咖突然就滚蛋了,这是不是意味着要变天了?于是乎,他们为了自保,开始内斗、互掐。

  崇祯满意地看着这般景象,但却依然没动魏忠贤,甚至还是亲切地对他说,你是哥哥留给我的最宝贵财富。魏忠贤在惊恐中好歹有了一丝安慰,他觉得崇祯还是没有多大狠意的,崔呈秀滚蛋了,自己是安全的就行了。然而,这一次他又错了。

  几天之后,崇祯又接连收到了兵部和刑部的上书,弹劾魏忠贤数条罪名,斥骂其祸国殃民。崇祯还是没有动,继续等着。见皇帝没反应,阉党的党羽们终于嗅到了变天的味道,开始大批大批的奏疏送上来,踩踏着昔日的战友,纷纷为自己洗白。

 

  崇祯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要的就是他们土崩瓦解的这一刻。此时众叛亲离的魏忠贤傻眼了,这个权倾朝野的老头再也不敢像之前那样看待这个少年了,他用那双颤抖的双手递上了辞呈。之后,只听见崇祯冷漠的声音:“滚,滚去凤阳看坟去。”

  这个处分还算不错。然而在半路的一个小旅馆休息时,他听到了一段小曲:“如今势去时衰也,零落如飘草;随行的是寒月影,吆喝的是马声嘶;似这般荒凉也,真个不如死。”顿时毛骨悚然,悲从中来。

  或许是猛然间大彻大悟,也或许是明白崇祯不可能就此放过自己,最终,这位一生传奇的老太监,用一根绳子吊死在了房梁上。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