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鲁迅的老师 学问比肩王国维 敢怒骂袁世凯

发布日期:2018年06月19日   文章来源:文艺公社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1936年的今天,国学大师章太炎逝世,他经历了晚清到民国的时局巨变,他投身其中,历经曲折巨变。他自认“民国遗民”,留下不少奇闻佳话。今天,我们谨以此文怀念章太炎先生。

  民国的烟云早已散去,但每次提及那些荡气回肠的故事,那些有血有肉的人物便又鲜活起来,秋瑾、邵漂萍、鲁迅、周恩来、蔡元培……一个个都是近代史上鼎鼎大名的人物,我们今天要说的人是章太炎。

  我们很难给章太炎一个定义,因为他实在太特殊了——“章疯子又大发其疯”,“章疯子居然没有大发其疯”。

  这两句话,是民国报刊玩得最溜的标题。无论什么事到了他这里,就是报社的流量和阅读量,翻遍整个民国史,在那个风起云涌的年代里有这种名人效应的,只有他,“章疯子”章太炎。

  章太炎,原名章炳麟,1869年1月12日出生于浙江余杭。祖上曾是富甲一方的豪绅,到了光绪朝的时候。大清国和太平天国两方打得不可开交。

  等到战事以清政府正规军大败太平天国杂牌军告终时,余杭一带已从先前的号称富甲天下,变成了一派“地方无几人焉”的萧条景象,章家在连年战争中也不可避免地败落了。

  父亲章濬一面靠祖传的医术养家糊口,一面悉心教导四个孩子认真耕读,“精研经训,博通史书,学有成就,乃称名士”,章家虽然败落了,但士族大家的格局仍在。章濬的目标很明确:我要培养的不是求名求利当官的,我要培养的是大师,是名士。

  8岁那年,章太炎由父亲开蒙读书识字,9岁时,父亲因忙于奔波生计。他的教育工作就由外祖父朱有虔接手负责了。

  朱家也是当地的名门望族,家学渊源,朱有虔接手外孙的教育后,在文字韵律方面对他进行了严格训练。使章太炎“课读四年,稍知经训”,除了正常的传授知识,朱有虔还有一些不正常的举动,比如,赤裸裸地对小外孙进行洗脑教育——常讲一些反清复明的故事给他听,坚决主张反清复明。

  就这样,一颗反清的思想种子就种在了章太炎的身体里,只待时日一到,迅速生根发芽乃至枝繁叶茂。

  16岁,按旧时读书人的老规矩来讲,读了这么多年书,该参加科举了。可是“不凑巧”的是科考前,章太炎得了眩晕症,父亲章濬一看这情况,发话了,既然正式科举没参加上,童子试还是要去一去的,看到童子试考题的一瞬间,那颗反叛的种子迅速在他身体中爆发式生长,《论灿烂之大清国》。

  灿烂之大清国?我也就呵呵了。洋鬼子的坚船利炮打进国门后又是割地又是赔款。偌大国家惨烂惨烂的,还有脸说灿烂?一怒之下,他提着毛笔唰唰唰一通狂写就交卷了。

  主考官一看内容就差扑通一声给他跪了,“吾国民众当务之急乃光复中华也”。那是他第一次参加清朝的考试,也是最后一次。

 

  青年章太炎

  1890年,父亲章濬病逝,处理完后事,章太炎去了杭州诂经精舍,拜在一代名儒、朴学大师俞樾门下求学。这一学,就是整整8年。

  在此期间,他整理了自己随手涂鸦的读书笔记,编成了两本书,一本是《膏兰室札记》,另一本是《春秋左氏读》。这两本书,奠定了他在学术界的地位。

  1898年,30岁的章太炎决定入世救国,他应《时务报》主编汪康年的邀请,前往十里洋场的上海担任编辑。受到主笔梁启超等人的热烈欢迎,早在杭州求学期间,他就久仰梁启超大名了,突然间和偶像成了同事,章太炎高兴地简直要上天了。

 

  章太炎书法

  但在报馆上了一段时间的班后。章太炎很快就发现,事情不对的有些搞笑,那些康门弟子们有事没事就像苍蝇一样聚在一起。教徒一样大肆吹捧自己的老师康有为。极尽肉麻之事,赞康有为如何目光炯炯如何长相不凡。

  有一天,耿直青年章太炎实在听不下去了,就问他们“康有为能和孔老夫子相比吗?”此言一出,四座康徒勃然大怒,于是报馆里的拥康派和非拥康派就打起来了。一群三十岁的男人们撕扯在一起打得不亦乐乎。

  这次群殴事件最后以章太炎抽了梁启超一记响亮的耳光结束。打完拥康派代表、康有为的得意门生梁启超,章太炎还不过瘾,觉得和这群人在一起工作太恶心了。无论汪康年如何挽留,他还是决意辞职不干了。

 

  章太炎在日本期间

  戊戌政变以后,六君子被杀,章太炎因为参与维新变法运动。也被列入朝廷通缉的黑名单中,他先是逃亡台湾,后来又辗转去了日本,在日本虽然与梁启超等人冰释前嫌。

  但他明显感觉到梁启超等人的思想已经落伍,他寄予了很大希望的维新派和掌握大权的汉族督抚都指望不上了。他常常在异乡的夜里辗转反侧、夜不成寐,他想,要真正的改变中国的现状,还是要依靠武力。

  就在这时,上天让他在日本结识了国父孙中山。国父说:“当今中国不流血就不能推翻满清王国”,他就拍着桌子说,中山说的对啊,人生三大喜有一个就是“他乡遇故知”,他与孙中山虽是初识。但共同的志向却让他坚信孙中山是个好同志,有人相识一辈子,也不过是泛泛之交,有人虽是初见,却成了一辈子的莫逆之交,人与人之间,可不就是这样吗。

 

  孙中山(左)梁启超(右)

  1901年,章太炎干了一件大事,他剪掉了脑后从小垂到大的辫子,割发明志。

  1902年,他第二次东渡日本再次见到孙中山,当时兴中会在日本已颇具规模,孙中山借着会党内部结盟的形式与他正式定交。在日期间,二人经常往来,讨论国家大事,他深受孙中山“平均地权”的革命主张影响。

  3个月后,章太炎回到中国,整理了自己的思想和理论,结成《訄言》一书,这本书代表了章太炎经学史学化的古文经学思想的确立,此书问世不久,便因内容观点新颖而脱销再版,《驳康有为论革命书》《〈革命军〉序》,都是在这一时期写就并发表在《苏报》显要位置,不仅打击了康有为等保皇党,而且把革命的矛头直指清朝统治者,至此,他体内的那颗反叛种子已经枝繁叶茂。

 

  中年章太炎

  章太炎的肆无忌惮终于激怒了清朝最高统治者,于是爆发了清史上最后一次文字狱“《苏报》案”,案前,蔡元培、章士钊等人闻听风声相继跑路,邹容劝他躲躲风头,他笑一笑说:“小事扰扰”,当友人气喘吁吁跑来说“巡捕马上来,快走!”时,他一边摇头一边说,“革命必流血,吾之被清政府查拿,今为第七次矣”,恰在此时,几个凶狠的巡捕叫嚣着冲了进来,一个小头领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拘票,高声念着章太炎、蔡元培、章士钊等人的名字,不等小头领念完,他向前逼近一步,高声说:“其他人都不在,要拿章太炎,就是我”。此等从容风范,直追戊戌六君子之一的谭嗣同。

  活下去固然很重要,但对他来说,理想和追求比生命更重要,一志既立,生死不顾,虽刀山火海吾往矣。

  1906年6月29日,经历了3年生不如死的牢狱之灾后,章太炎一出狱便受到革命党人与热血青年的追捧,孙中山派专人回国接他去日本主编《民报》,在他被囚的几年里,光复会、同盟会相继成立,革命蔚然成风,孙中山也提出“三民主义”的政治纲领,但梁启超等立宪派人士,利用《新民丛报》,不断对“三民主义”发难,试图颠覆,他接手《民报》后,只用不到一年时间,就用手中如椽大笔迫使《新民丛报》停刊。

  这件事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海外华侨纷纷脱离保皇会加入革命党,1907年《民报》被禁,他想将《民报》迁往美国,忙于各地搞武装起义的孙中山,一面以经费不足为由拒绝了他,一面又密令汪精卫在东京秘密筹办《民报》。章太炎得知这个消息后,怒不可遏,将内部争吵公诸于世,并要求撤销孙中山总理一职。

 

  袁世凯(左)黎元洪(右)

  1912年,清帝退位,民国成立,章太炎希望尽早结束南北分裂的局面,共御外辱,他扳着指头算了算:黎元洪号召力不够,孙中山已经和自己闹掰了……

  算来算去,长叹一口气:只有袁世凯了。于是搖动笔杆,开始为袁世凯唱赞歌,但很快,袁世凯的狐狸尾巴就暴露在世人面前,宋教仁被袁世凯政府刺杀后,他幡然悔悟,主动找到孙中山、黄兴等,商讨如何对付袁世凯。1913年,二次革命如昙花一现很快失败了,孙中山、黄兴等逃往日本。

  他又一次选择了留下,决意北上,当面质问袁世凯,去留之间,更多的体现了他的坚定与执着,革命的人很多,但革命一旦失败,大家便纷纷作鸟兽散,独他一人书生意气,为少年时的志向不管不顾,纵使单枪匹马,也要如千军万马般勇往直前。

  “时危挺剑入长安,流血先争五步看”,这是他只身入京探虎穴前留给新婚妻子的诗。

  其实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哪儿有什么长剑?不过一腔热血罢了,1914年1月7日,北京寒风怒号,彤云密布,章太炎破衣烂鞋、蓬头竖目出现在总统府前,大冬天摇着一柄破扇,指名道姓要见总统袁世凯,卫兵正要轰走这个不知哪儿来的疯子时愣住了,因为他看见这疯子手中扇上挂着总统亲自颁发的大勋章。

  袁世凯躲在总统府不敢出来。他就在总统府前跳脚怒骂袁世凯“独夫误国,包藏祸心”。骂的不解气,他就一边骂一边把接待室的器物稀里哗啦全部打碎。袁世凯怕他闹出更大动静对自己更不利,毕竟他是革命元勋是国学大家,在社会各界很有影响力的,于是把他软禁了起来。软禁期间,他处危不惧,骂声更甚,在墙壁、窗户、桌子上遍写“袁世凯”三字,每日以杖击之,称为鞭尸。

  又用不同字体在纸上写“袁贼”投入火堆,一边烧一边拍手大喊:“袁贼烧死矣”,就这样以自己独特的方式抗议了两年多近三年,直到1916年袁世凯死后,才被释放。

 

  婚后与夫人汤国梨及其两位母亲合影

  袁世凯死后,黎元洪代理大总统,与段祺瑞为了政治利益斗得不亦乐乎,章太炎感到前所未有的失望和惆怅。这时候,孙中山又一次站出来发动了“护法运动”。

  章太炎又毅然加入斗争行列,奔走全国各地,劝各路军阀参加“护法运动”,此时的中国已陷入军阀混战的泥淖中。但他仍然怀着憧憬,希望能在中国建立联邦制,不久这种理想也在军阀的混战中破灭了。

  1922年,55岁的章太炎经历了一次次的梦想破灭后,终于失去了对政治的热情。讲学成为了他晚年抚慰心灵的主要方式,尽管时不时发表诸如“反蒋”“反赤”的言论,但显然这些已不是学问家章太炎的人生主题。

 

  晚年章太炎

  1936年6月7日晚饭后,章太炎在夫人汤国梨的搀扶下绕住宅散步,突然昏倒。6月14日,进入弥留状态,汤国梨和民国元老李根源围绕在他周围,卧室外的空地上,高高低低跪满了他的弟子,他们每人手中举着一支点燃的香,低声啜泣着。

  7点45分,卧室中传出汤国梨撕心裂肺的哭喊,弟子们知道他走了,嚎啕大哭,悲声震天,弥留之际,他断断续续留下两句遗言,“设有异族入主中夏,世世子孙勿食其官禄”。

  7月9日,南京国民政府发布国葬令。弟子们写给他的挽联是:素王之功不在禹下,明德之后必有达人。

  七七事变后,战火逼近苏州,章太炎的灵柩无法下葬,只好暂埋其宅后园内,立张大千画的章太炎像,相下是马相伯题词: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泣下。录陈子昂诗。太炎先生像赞,叹吾道之孤也。

  1937年11月,苏州沦陷,日军闯入章家后花园内见一座无碑之坟,怀疑里面埋着财宝,非要挖开看看,章氏留下的唯一一位老人苦劝反遭毒打。亏得一位日本军佐闻讯赶来制止,并在祭奠一番后在墓旁立了一个木桩,上书“章太炎之墓”,从此再无日兵来骚扰。

  1955年,在周恩来总理的直接关怀下,按章太炎生前遗愿,迁葬其灵柩于杭州西湖边上,紧邻他最推崇的抗清英雄张苍水墓,大概先生也能笑慰九泉了。

  他是革命家,也是文学家,革命家的章太炎。一生中经历了与洋务派、维新派的痛苦诀别,游走于革命派、旧军阀之间,始终是政坛上一颗耀眼的明星。

  无论是孙中山还是袁世凯他都不在乎,用自己的一腔热血,穷尽一生追求着自己理想的政治。他疯头疯脑、不谙世事,理不清复杂的社会。他一次次周旋在政客间的努力显得可笑而无力,但这并不是他人生的全部,他还有学问,他精通经学、史学、小学、诸子学,在同时代的国学大师中,能与他相提并论的只有王国维。

  胡适说他:“是清代学术史的押阵大将”,他创建的中国第一套汉字注音方案,

  一直沿用到1958年。

  他的弟子一个个在中国近现代史上都是一代宗师。鲁迅、周作人、许寿裳自不必说,黄侃与他同开“章黄学派”,钱玄同是“疑古学派”的精神领袖,朱希祖使史学发展成为一门独立的科学。

  正是他的这些弟子们,转变了民国初年的学术之风,在学术规范方面做出了开创性的贡献,他革命不输孙中山,学问比肩王国维,却一生被人叫“章疯子”,对此,谁最中国只想说。天下疯子何其多如他这般只一个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