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洪秀全死后:湘军的进攻前誓言全部都兑现

发布日期:2018年07月06日   文章来源:老何谈历史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当太平天国在西线的安徽战场遭到失败之时,东线战场,即苏浙战场形势也不妙!1861年11月,曾国藩已经统辖苏、皖、浙、赣四省军务,这几个省的巡抚、提督以下的文武官员也都归他节制,曾国藩大权在握,坐镇安庆,总之自我感觉相当良好。

  1862年初,曾剃头决定兵分三路进攻太平军:一路派曾国荃率湘军主力从安庆出击天京;另一路是派李鸿章率其淮军进攻苏南;最后一路派左宗棠率一部分湘军进攻浙江。

  曾国荃,贡生出身,他是曾国藩的九弟(搁现在,曾国藩他老爸一定会被罚的倾家荡产),湘军的主要将领之一。生性高傲,少年奇气,因为比较擅长挖壕筑垒的战略、实行长久围困之策,人送外号“曾铁桶”,和他老哥“曾剃头”的外号有的一拼。

 

  李鸿章,安徽合肥人,淮军的创始人和统帅,后来洋务运动的主要倡导者之一,晚清重臣,也是我们都熟悉的超级背锅王。老李年少考试时,写了一首诗,豪气万丈: “丈夫只手把吴钩,义气高于百尺楼。一万年来谁著史,三千里外欲封侯。定将捷足随途骥,哪有闲情逐水鸥?遥指卢沟桥畔月,几人从此到瀛洲?”经过两次考试,他考中进士,入翰林院。后被曾国藩推荐“才可大用”,于1861年回合肥老家招兵,组织了日后和湘军齐名的淮军。

  左宗棠,湖南湘阴人,地主出身,晚清重臣。身兼军事家,政治家,洋务派首领等头衔于一身。左老爷子,少有大志,不喜欢应试教育,喜欢读经济,军事,水利之类的课外书。因此,中举后三次赴京会试,均不及第。后因功,被破格赐为进士。此人因为锋芒毕露,引得无数高官显贵关注,他们争先当他的引荐人,于是他很快被咸丰所关注。后随同曾国藩办理军务,回湖南老家招兵5000人,跑到江西安徽与太平军作战。

  面对曾剃头三路大军的强力进攻,苏浙的太平军遇到了很大的挑战。李秀成在占领浙江之后,准备再次向上海发起进攻。为了减少阻力,李秀成倡议列强与太平军互不干涉——————怎么说我们也是呗,同一个上帝的兄弟呀!列强怎么可能被这一两句套近乎的话给糊弄了,当李鸿章的淮军抵达上海之后,二者很快勾结起来,用排枪和霰弹“热情款待”了太平军。

 

  此时上海的英法军队人数已经增至数千人,洋枪队也扩编至5000人。可洋枪队是华人和洋人混合的怪胎,战斗力实在不咋滴,连副统领都被活捉了。

  眼看就要胜利了……

  突然天京告急,洪秀全一日连下三道诏书让李秀成火速回援。李秀成只好放弃上海,回师天京。

  事实证明,洪秀全真的就是个猪一样的领导。

  1862年10月,异常激烈的天京保卫战打响了,太平军主力约十万人,日日夜夜和湘军死战,战场上炮弹满天飞、尸横遍野。湘军死伤惨重,曾国荃身上也挂了彩几乎丧命,远在安庆大本营指挥的曾国藩日夜焦急,直言不讳的说自己心烂胆碎。

  眼看就要胜利了……

  冬天却来了,没错就是那个帮助毛子战胜拿破仑和小胡子的东“冬将军”!

  但这是中国,而且还是南方,所以冬天在这里没有什么可怕的,再怎么冷也就相当于冰箱的保鲜温度。呵呵,要是你没有棉衣和粮食,情况又是另一种模样了。此时的太平军缺衣少粮、极度厌战、士气不振,且打起仗来胳膊腿就像被冻住了一样,非常僵硬。

  无奈之下,太平军不得不于11月26日主动撤军,天京保卫战以失败告终!

 

  当失败的消息传到了老洪的耳朵里,他正在“烧烤”。很快李秀成也在“烧烤”,他烤的是洪教主的怒火······但发火归发火,洪秀全也不能把他给宰了烤肉吃。现在正是用人的时候,把李秀成给宰了,估计他就要被曾剃头宰了。想来想去,他就把李秀成的王爵给削了。

  李秀成命保住了,当然,他明白迟早要被老洪秋后算账。但他又不能跳槽,因为他干的是造反的工作,只能一条道走到黑。李秀成还不想把自己的项上人头无偿送给曾剃头,所以只能继续跟着洪教主干下去!

  洪秀全也不想死,于是他又想到了一个妙策————其实就是那个被太平军用过无数次的“围魏救赵”。

  洪秀全决定实行“进北攻南”策略。具体措施是让李秀成渡江北伐,进军安徽湖北,迫使围攻天京的湘军分兵救援。

  这个方法虽然老套,但的确不错,从前坑了清军很多次。但是这回可不是普通的清军,是曾剃头所率领的湘军!不说绝顶聪明的曾国藩,就是一个普通人被坑了那么多次,也会明白这是咋回事儿。所以,曾国藩决定死死咬住天京,坚持不松口,想把这块儿硬骨头啃下来。

  战又战不成,冻死、病死、饿死人数每天都在飞一般的上升,搞得李秀成非常头疼。

  虽然不久之后,洪秀全脑子转过来弯儿,下令李秀成回师救援,但这一次徒劳往返使得太平军10万的精锐部队到最后只剩下不到两成。

  从此太平军再也无力组织大规模进攻,形势异常严峻。

  更加令人崩溃的是,苏南、浙江的战场上,太平军防线在李鸿章和左宗棠这两位大能地进攻下几乎崩溃!1863年12月,苏州沦陷。1864年3月,杭州沦陷。这两个重要城市的失守,使天京成为了一座四面受敌的孤城,天京的陷落只是时间的问题。

  面对局势,李秀成上书、道:“现在敌人攻势这么猛烈,且包围甚严。但是我们内无粮草,外无援兵,这还怎么打?要不我们放弃京城,突围北上,再开辟根据地。”

  客观来讲,李秀成这个提议虽然有些乐观,但却是最好的选择。突围可能会死,但留守死战一定会死。

  然而洪秀全并没有同意,他说了句让人崩溃的话:“朕奉上帝圣旨,天兄耶稣圣旨下凡,做万国独一真主,何惧之有?不用尔奏、不用尔理,尔欲出京,任由尔。朕铁桶江山,尔不扶,有人扶。尔说无兵,朕之天兵,多过于水,何惧曾妖?!”卧槽,洪教主现在局势都这么危急啦,你还装什么大神,真把自己当上帝次子了?!我相信,此时李秀成的内心一定是崩溃的。tmd,怎么摊上这么个领导啊!就凭洪秀全那几句话,搁现在估计早就被送进精神病医院了。。。

  接到老板死守命令的李秀成很无语,但无语归无语,他只得去布置兵力,盼望守城成功的天真想法能实现。但实际情况,现在曾国荃的湘军已经把天京包围的里八层外八层,几乎水泄不通,连个蚊子都飞不进去。就算清军领头的人是个傻子,困也能困死这帮太平军。

  转眼间,七月到来了,此时的湘军已经攻克了天京城外的所有据点,开始做攻城的准备。18日,攻城准备已经基本完成。虽然期间,李秀成多次派人伪装成湘军去搞破坏,最终幸运女神还是站在了湘军的一边,破坏全部失败。此时的李秀成在得到消息后,沉默无语,脸色黑青,他知道自己的末日就快到了,天国的葬礼即将开始!

  19日到了,已经做好万全准备的湘军开始攻城,发动最后的进攻。曾国藩为了激励士气,特地向全军宣告,只要攻克天京城,可以烧杀抢掠.只要攻进城,大把的财宝和女人都是你们的。

  要知道,湘军的军纪一向严明,曾国藩为了严明军纪,甚至还亲自写出了一首爱民歌,据传是八大纪律之前身。如今可以无视军纪,这使憋屈了很久的湘军像打了兴奋剂似的,哦哦直叫,士气高昂。

  中午,斗志惊人的湘军用地雷轰塌城墙。群情激奋的湘军蜂拥而入,开始争夺各城门。城内的太平军虽英勇抵抗,但没能挡住湘军的攻势。很快,傍晚前后,天京全城各门均被水陆并进的湘军夺占。李秀成自太平门败退后,速度返回天王府,将此时不知所措、一片茫然的幼天王和文武官僚带上,准备突围!

  而此时的湘军在夺取各城门后,即全力向太平天国的政治中枢----“天王府”进攻。天王府东至黄家塘,西至碑亭巷,北至浮桥、太平桥一线,南至科巷。“宫垣九重,建筑崇宏”。宫城分内外二重,外有城壕,可谓易守难攻。再加上这是太平天国的核心中枢,必定防守森严,因此湘军高层认为要付出不少牺牲才能攻克天王府,但事实让人大跌眼镜。

  无数的湘军士兵握紧手中的武器,缓缓向天王府移动。但在进军过程中却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一切安静都是那么不寻常。湘军提心吊胆,难道这是长毛的计策-------专门引诱湘军部队进入包围圈,然后用府中的伏兵一口吞下。攻府的湘军越想越怕,心惊肉跳,心想对面的长毛哪怕你现在开炮把我轰死也行啊,我可受不了这刺激。

  结果,攻打的湘军不费吹灰之力就攻下来了,或者根本就没动武,应该说是对方悄无声息地放弃了。于是,太平天国的大本营落到了它的敌人手中。

  回过神来的湘军开始对金碧辉煌的天王府展开了大规模洗劫,在洗劫过程中亦有许多珍贵的文物古迹被破坏。这次损失的价值无法计算。

 

  被秘密葬在天王府后花园的洪秀全尸体亦被挖出,于后来被曾国藩下令“戮尸,举烈火而焚之!”。其尸被刀斧剁得粉碎,肉泥被拌进火药,装入炮弹,然后接连发射出去,焚尸扬灰——曾剃头表示这就是匪首的下场,就是死,也要让其灰飞烟灭,阴魂无归。不知道,洪秀全在天上是否看到了这一切,估计他根本不会想到自己连死后都不得安宁。

  夜色降临,被洗劫一空的天王府被清军烧毁,这座费劲无数心血打造的辉煌建筑群顷刻间化为灰烬,只留下了府中花园的遗址。"十年壮丽天王府,空余荒蒿野鸽飞",这是对这次焚烧后果的最好写照。

  在攻打天王府的同一时刻,其余湘军与未能逃出城的太平军残部展开巷战,这一撮残部不足为虑,在加了buff的湘军的围剿下,其中太平军士兵大部分战死,一部分自杀,亦有少众投降,这些投降的大部分也被杀红了眼的湘军不由分说地杀掉。

  自然湘军战士们并没有忘记曾剃头的誓言,早在破城时就开始无条件且高效率地执行一项任务-----------对天京全城的烧杀抢掠,天京成为了人间地狱。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