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东汉骑兵少却常以少胜多?关键是科学突破

发布日期:2018年08月08日   文章来源:我们爱历史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在西汉鼎盛时期,曾有“牛马成群,农夫以马耕载,而民莫不骑乘”的盛景。那时国家的养马业正值大发展时期,全国马匹数量众多,马已经不仅仅作为军事用途,还成为人们平时出行的交通工具。特别是住在京城的人家,若是家里没有一匹好马那都不好意思上街去。

  那么,是什么原因,让当时的统治者如此重视养马业的发展呢?

 

  一、国防之力

  “马者,兵甲之本,国之大用”,尤其是在汉代,养马业有它不得不壮大的理由。汉初,经过长期战乱的汉朝,国弱民贫,马匹数量少得可怜,以至于连皇帝出行,都找不出四匹毛色相同的马来拉车。在长期的对匈战争中,汉朝的骑兵一直受到匈奴骑兵的压制,特别是经白登一役,汉高祖被围在白登山整整七日七夜。

  憋屈的背后,是刘邦彻底认清了,汉军骑兵面对匈奴骑兵是小巫见大巫。此后,刘邦一边采取和亲的手段来稳定局势,一边大力发展养马业和骑兵部队,为将来的反击战积蓄力量。

 

  为此,汉朝先是积极在全国范围内筹集资金。高帝四年(前203年)八月,下令全国开始征收算赋,“为治库兵车马之用”。文帝时又颁布了“复马令”,鼓励百姓养马,养马养得好的人家有免除兵役三人的特权。景帝时,“始造苑马以广用”,此外还在西、北边郡设“牧苑三十六所,以郎为苑监,分养马三十万当时几乎是动员举国上下一起养马。

  各郡县设有马丞,王国设有仆及属吏厩长、厩丞等,都是负责马政的专门人员和机构。武帝时又增设了“马口钱”,完善了相关的马政管理机构。甚至后来被武帝委以托孤重任之一的金日磾,最初就是因为养马养得好,而得到了武帝的另眼相待。

 

  由于得到了统治者的充分重视,武帝时仅厩马就有四十万匹,其他地方、民间养马数量更是不计其数。

  西汉时期养马业的大规模发展,果然带动了骑兵数量的增加,汉文帝时已能抽调出八、九万骑兵来抵御匈奴。到武帝时,汉朝军队已转变为以骑兵为主,而步兵则多用来运送粮草辎重。武帝时对匈奴的大规模反击战,每次调动骑兵都是以十万起步,前后加起来总共动用骑兵一百二十万众。

  此后,汉军充分利用骑兵机动性强的特性,远程奔袭、分进合击,不断取得对匈战役的胜利。

  二、贵精不贵多

  到了东汉,官府的养马业大为衰落。这种衰落主要表现在数量上的减省。《后汉书·百官志》说,“旧有六厩,中兴省约,但置一厩”,和帝永元五年又“诏有司省内外厩马及凉州诸苑马”。此后虽有部分增设,但总体数量上与西汉相比已远远不及。东汉马匹数量的减少,使得骑兵数量也大为减少。

 

  少到什么程度呢?元初年间,任尚率军与羌人作战。本来军队数量上汉军占有很大的优势,但羌人皆骑兵,兵势强盛,汉军一时无力对抗。这时有个叫虞诩的人提出,要战胜羌人必须以骑兵对抗骑兵,为今之计只有撤罢郡兵,让他们每二十人共买一匹马,再以万骑之众来对抗羌人的骑兵。

  可见,当时军中骑兵所占比已相当少了,以至于需要士兵“二十人共市一马”才能凑齐“万骑之众”。

  按说东汉马匹数量的大大减少,必定会使骑兵在对外战争中常处劣势,可事实上却不是这样。东汉时匈奴虽已分裂为南北二部,但北匈奴依然盘踞在帝国北部,对东汉王朝虎视眈眈。面对北匈奴的屡屡犯边,汉朝廷多次联合归附的南匈奴,发动骑兵部队痛击北匈奴。

 

  永平十六年(公元73年),明帝派大将窦固、耿秉等部,四路出击攻伐北匈奴。窦固在天山大破呼衍王部,接着又攻占伊吾卢城并在此屯田。永元元年(89 年),窦宪、耿秉与南匈奴联军共击北匈奴,出塞奔袭三千多里,至燕然勒石而还。此战共斩首一万三千多级,俘获二十多万众,汉军仅出动骑兵三万八千骑。

  经此一役,北匈奴受到重大打击,元气大伤,不久就远遁欧洲。而明章时期,汉朝廷又凭借着骑兵力量继续打击乌桓、鲜卑,巩固边防,经营西域地区。

  三、引种改良

  汉朝很早便开始注重对良种马的引进。张骞通西域后,发现匈奴地区的马既壮硕又活跃,可上山下阪,入溪出涧,而中原地区的马长期经受圈养,其速度与耐力都十分低下。于是,汉武帝大力引进西域良种马,来改良中原地区的马种。

 

  此后,整个汉朝一直注重引进各地的优良马种,不仅是西北地区,还有西南山区中善驮运的马种,也被引入中原。东汉时还从藏国(今朝鲜地区)引入果下马。经过一代代的改良,到了东汉时期,中原的马种类型不仅多样,而且十分优良。

  四、相马骨法

  东汉时期不仅培育出了多种良马,而且还提出了先进的相马术。早在春秋时期就已经出现了相马术,相马家中尤以伯乐最为知名。东汉时期的相马术,便是在伯乐《相马经》的基础上有了进一步的发展。

  当时除了注重马的体态外貌之外,更注重马的内在体质和精气神。长安有一相马家薛翁,偶一日在边郡看到一匹马,此马外形丑恶,但薛翁一眼便识得此马为良驹,后来证实果然是好马。

  更值得一提的是,伏波将军马援将四代相马名师的经验总结融合后,创立了相马骨法,还依据此法在洛阳宫中铸立铜马,广布天下。相马骨法中有遴选千里马的具体方法,并且对马的各个部位,都提出了精确而详细的参考标准。

 

  五、先进的饲养管理技术

  光有良种只能保证先天的优势,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后天的饲养对于良马的养成具有决定性的作用。东汉就具备了这种先进的饲养管理技术。

  首要的一条就是马的饲料,这就又不得不提到张骞了。从西域回来的张骞不仅带回了良种马,同时还带回了优质的饲草种子——苜蓿种。相比其他草料,苜蓿中含有丰富的蛋白质、无机盐、维生素等物质,同时纤维素含量较少,营养丰富且易于消化。东汉时期,苜蓿的栽培种植技术更加成熟,且得到了大力的推广,从中原一直延续到边地,这就为良马的大规模培育提供了条件。

  那时已经有了科学的饲料喂养方法,精粗并用辅以深加工。精饲料以粟、菽为主,粗饲料以秸、菱为主,两者按照科学的配比进行混合。喂食时,抛弃传统直接喂食的方法,先对饲料进行深加工,这样一来大大改善了马对营养的吸收。

  当时还采用了先进的分槽饲养的方法,将每匹马进行单独喂养和照管。首先一条就是喂马的工具必须是专马专用,一般都标有记号,不能混淆,甚至连马的身上都要烙上印记,严格管理。

  其次,每匹马都有自己独立的食盆和水罐,这样可以保证马匹每日都能汲取足够的营养。根据马的特性,当时人们还会给马加一顿“夜宵”,所谓“马无夜草不肥”,夜间加餐可以有效增强马的体质。

 

  可以想见,在如此先进和精细化的饲养管理技术下,培育出的马,自然不是宝马就是良驹。战场上奔突驰骋,陷阵冲锋,都不在话下。

  汉朝的养马业,不仅缔造了当时无往不胜的骑兵部队,也给我们后世马匹的养殖,提供了丰富的技术经验。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