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现实主义者荀子:其实天生就是一个颠覆者

发布日期:2018年08月24日   文章来源:诸子百家故事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荀子50岁才开始出名,算是大器晚成。也许是经历了太久的磨练和沉寂,阅览了各家的思想,荀子博学而重视实践,显得比其他思想家都更注重实效。由于出生的年代比老子、孔孟、墨子、庄子等前辈晚,因此也就有机会比较各家的理论优劣,甚至说,荀子的思想综合了各家的长处又规避了各家的劣势。

  他的两个学生韩非子、李斯都是极其聪明的人才,但是韩非子口才不好,又被李斯整死,没有留下太多的精神财富。李斯帮助秦国灭了六国,历来名声不好,被历史学家骂得很惨,结果导致荀子作为老师也被牵连。

  由于他们师徒千古年来都没有什么好名声,结果导致研究荀子的人不是特别多,那么追随荀子思想的人也就比较少。

  理想主义者孟子

  李斯干了坏事,荀子遭殃,这也许导致我们华人是思想更多倾向了理想主义。为什么说荀子遭殃,华人的思想倾向理想主义呢?

  儒学是华人内心根深蒂固的思想源泉,在孔子的徒子徒孙中,孟子可以说是名头最响了,即使不是大师兄,却也是名列前茅,孟子敢认第二,没用人敢认第一!

  颜回虽然勤勉,但是没有理论造诣,只能算是精神可嘉,道德楷模。孔子后两三代有曾子、子思、子路等,可是都只在孝和礼上进行思考,没有扩展孔子仁义礼智信的理论体系,也算是孔子教育的失败了。幸好出了一个孟轲,发扬孔子“仁”的思想。

  孟子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认为人性是善的,是有良知。孟子开创性地提出“恻隐之心,人皆有之”。

  他把孔子的仁义礼智进行了阐释,认为恻隐之心就是仁,羞恶之心就是义,恭敬之心就是礼,是非之心就是智。认为仁义礼智不是由外界强加给个体的,而是人天生就存在于内心。

  很显然,孟子是一个理想主义者,认为人天生就具有善良的本性。这个是他的基本哲学基础,在此基础上,孟子认为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尧舜这样的圣人。

  为什么很多人不能成为圣人呢?是因为“不能尽其才”,不能得到充分的发展。怎么才是充分的发展呢?就是止于至善。

  《中庸》也认为只有内心非常诚意的人通过不断修炼才能发挥本来的天性。可是又有多少人能够达到止于至善呢?因此,孟子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偏偏这个理想主义者成为了华人的精神领袖,导致千古年来多少华人都是理想主义者。

  理想主义的本质就是设定了目标,但是没有通往目标的方法。孟子说人人可以是尧舜,可是没有告诉我们怎么去成为尧舜。荀子就提出完全相反的观点:人性恶!

 

  现实主义者荀子

  荀子是一个现实主义者,认为人的天性有种种情欲,如果按照情欲去做,那么一定会干出许多罪恶的事情来。

  不管是西方宗教的原罪,佛家的贪嗔痴,道家的比较心,还有心理学大师弗洛伊德的力比多理论,都强调人心的欲念。宗教对于情欲是有办法的,印度上古的yoga瑜伽就是用“定”来帮助自己摆脱情欲。

  中国的宗教更多是用“慧”来摆脱情欲的干扰,这个是禅学的根本,以后我再详细说一说我的禅学观。

  荀子不是一个宗教主义者,他不像墨子,认为存在“天志”,墨子把天拟人化了,墨子和基督是如此的相似,提出了“兼爱”的观念,这个观念和基督教“只有一个唯一的天父,信徒都是兄弟”是一样样的。

  然而荀子不相信这一套,他认为人不需要向天求救,“惟圣人为不求知天”,有说“道者,非天之道,非地之道,人之所以道也。君子之所道也”。

  荀子不相信三才:“天地人”,也就不相信天道、地道,在他眼里,只有人道,人是唯一具有改造世界的动力。

 

  强调人性是恶

  荀子在《性恶》中详细论述了人性是恶的。他说人的本性生来就是喜欢利益,为了争夺利益礼让就消失了。生来就喜欢听好听的看好看的,就喜欢声色,这样淫乱就产生礼仪信义就没有了。

  如果按照弗洛伊德本我自我超我观点,本我按照快乐原则,不受任何社会约束,荀子说的人性也就是本我。

  怎么证明荀子说的“性”就是本我呢?荀子在《正名》中说:不可学,不可通过努力达到的,出于天生的,就是性。可以学的,可以通过努力达到的,就是伪。

  我们从“伪”在也可以看出,从“人”从“为”,人为的就是“伪”。不过这个词几乎和虚伪联系在一起,注定了负面含义。事实上这个词很中性,没有一点儿负面的意思,仅仅表达“人为”的意思。

  也正是因为文字的误会,加上荀子的徒弟李斯名声不好,后世只记得了“人之性恶,其善者伪也”。把伪字理解为虚伪的“伪”。

  心理学家荀子

  后人太注重文字表面的含义,而忽略了上下文的关系,因此排斥荀子人性恶的观点。为什么荀子说人性是恶呢?其实荀子是中国最早期的心理学家。研究心理学的不可不精读荀子的著作。

  荀子认为心是神明的主人,是管理所有情绪的关键。这和《黄帝内经》中关于心的功能是极其吻合的。

  在《素问·灵兰秘典论》中有记载,心是所有脏腑器官的君主,是精神、意识、思维活动的主宰(心者,君主之官也,神明出焉)。

  荀子又说,心是神明的主人,是发布命令的器官,而不接受其他命令(心者,形之君也,而神明之主也。出令而无所受令)。

  好恶喜怒哀乐这些都是人天生就具有的本性,如果任由这些情绪发挥而不顾其他人的感受,就是恶人。

  现代脑科学已经证实,杏仁核管理情绪,如果杏仁核的功能受到影响,比如脑瘤的压迫,那么好人也会变成杀人狂,这样的事实举不胜举,美国有一位脑瘤患者端起枪杀死自己妻子母亲,还射杀了不少无辜的路人,后来解剖发现他杏仁核被脑瘤挤压。作为一个社会化的人,就不应该任由喜怒哀乐任意发挥。

  《中庸》也有云,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儒学非常强调管理情绪,心理学家程乐华博士提出的“情绪启动,理性管理”表达了《中庸》的精髓。

  喜怒哀乐都是情绪的表现形式。荀子说,性之好恶喜怒哀乐谓之情。情绪是一种非常原始的心理功能,不仅人有情绪,其他动物都有情绪。如果不对情绪进行管理,几乎就降格为禽兽了。

  人怎么管理情绪呢?心对情绪进行管理。这个心不是物质化的心脏,而是虚拟化的。那么心是怎么管理情的呢?这里有一个心理动力过程。

 

  荀子《正名》指出:“情然而心为之择,谓之虑。心虑而能为之动,谓之伪。”情绪启动了,心就会选择是否表达情绪,这个就是思虑,是高级的认知。

  接着思虑后,再进一步思考要采取行动,就是人为过程。心理学用“知情意”概述人的认知过程。首先是是感知、获知、知道事物,接着引发情绪,然后产生意志、动机。

  由于人性包含了情绪,如果大家都按照自己喜欢的情绪去办,看到自己喜欢的就拿,看到不喜欢的就扔掉,那么社会秩序一定会混乱,社会也就不存在了。因此,荀子提倡要用礼义法度管理人。

  这时候他已经不再纠结人性善恶,强调道德和法制的作用。可是他的学生韩非子、李斯学业不精,忽视了道德的约束,片面夸大法制的作用。

  后世的心学创始人王阳明可以说是荀子忠实继承人,把孟子的“良知”和荀子的“心”整合在一起,加上宋儒的格物致知,提出“无善无恶心之本,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也算是对儒学两千多年“性善性恶”大讨论的终结。

  由于荀子是现实主义者,强调人本性不可靠,需要用礼义法制进行管理,这就为管理者提出指导方针。西方管理学也是摸着石头过河,曾经迷信奖励、惩罚的作用,后来发现不行,提出“以人为本”的主张,又过分强调了人本主义。

  我觉得还是荀子靠谱,礼义法制,双管齐下。特别是在中国国情的管理,非礼义不能感人,非法制不能约束人。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