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读了庄子才知道真正的快乐不是金钱买来的

发布日期:2018年08月26日   文章来源:蓁谦学堂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

  每次读这篇《逍遥游》,总能醉心于庄子心游天地、自在忘我的精神世界。

  世人有谁不艳羡庄子逍遥快乐,可现实常常告诉我们,快乐是与金钱挂钩的,只有挣够钱,才能买到快乐。

  其实,读懂了庄子,你就会明白:真正的快乐不是花钱买来的。

 

  壹

  在先秦诸子中,庄子是一个很特殊的存在。

  他不像孔孟那样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推行“礼乐”教化。

  也不像墨子那样拉帮结社宣扬“兼爱、非攻”的和平主义思想。

  更不像张仪、苏秦这类纵横家,凭借“合纵连横”在外交场上混得如鱼得水。

  作为道家一脉,庄子的人生理想甚至和前辈老子都有很大的不同。

  老子虽也讲求“清静无为”,但他的“无为”是一种治国安邦的策略,是为了最终的“无不为”。

  在那个礼崩乐坏、战乱不止,人人都削尖脑袋想要挤进统治者队伍的年代。

  只有庄子视名利如粪土,心甘情愿的做一介逍遥自在的乡野村夫。

  种种田、钓钓鱼,闲来写些嬉笑怒骂的“荒唐段子”警醒世人。

  楚威王听说庄子隐居乡野,种田钓鱼,便派了两位大臣去请庄子出山。

  正钓鱼的庄子见到他们后,本着“鱼我所欲,名利非我所欲”的心态,持竿不顾。

  两位大臣觉得这是庄子的考验,便执著的等在一旁。

  庄子为了打发走他们,随口编了个故事:

  “听说楚国有一只死了的神龟,尸体披着绫罗绸缎放在宗庙里。若你们是那只神龟,你们是希望死了被摆在庙堂里被人供奉呢?还是希望继续活着在泥水里自由的玩耍?”

  “当然是活着了!”两位大臣回答道。

  庄子点点头,说:“这就对了,你们回去吧,我还要继续在泥水里玩耍呢!”

  这就是庄子,他宁肯在乡下“玩泥巴”,也不肯接受庙堂上的高官厚禄。

  因为,庄子追求的并不是金钱、权力、地位等世俗约定的成功准则。

  相反,他是从功利者追求的物质世界中跳出,探求精神世界的广博。

  庄子有句名言叫“大知闲闲,小知间间”。

  说的是拥有大智慧的人广博旷达,超然于物;而拥有小聪明的人则斤斤计较,蝇营狗苟!

  庄子的快乐正是不求现实世界金钱权力的“小智”,而求精神世界广博超然的“大智”。

  所以,庄子虽不富有,却能活得自由潇洒。

 

  有一次,庄子与好友惠子在濠水桥上散步。

  庄子看到水中的鱼,有感而发道:“鱼在水中悠闲的游着,这是鱼的快乐啊!”

  惠子听到,立马怼道:“你不是鱼,你怎么知道鱼快乐?”

  庄子也不甘示弱的回应:“你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鱼快乐!”

  惠子继续反驳到:“我不是你,所以我不知道你的想法!你不是鱼,所以你不知道鱼的快乐!这事就是这样的!”

  庄子不紧不慢的说道:“老惠,咱俩从头来缕一缕!当你说‘你怎么知道鱼快乐’这话时,已经默认了我知道鱼快乐而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我是在濠水桥上知道的!”

  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濠梁之辩”。这场辩论显示出了二人不同的生活志趣。

  惠子是从理性角度思考,按照常人的逻辑,你不是鱼,当然不知道鱼的快乐。

  庄子则是从感性角度出发,我在桥上散步时很快乐,而水中自由自在的鱼儿就像此时的我一样,所以鱼也是快乐的。

  庄子旷达洒脱,使他的思想不拘泥于常人的逻辑,从自身的快乐“移情”到鱼的快乐。

  从“无趣”的生活中寻找到“有趣”,这就是他的“心游万物”。

  难怪有着与庄子相似生活态度的苏东坡在读其文时能感叹:“今见《庄子》,得吾心矣!”

  可见,生活中从不缺少快乐,只是缺少一颗像庄子那样善于发现快乐的心。

 

  作为战国时代最出名的段子手,庄子的“段子风格”与同行们大相庭径。

  他从不写什么治国之策、帝王之道。而是写一些脑洞大开,具有超现实色彩的幻想寓言。

  著名的《逍遥游》讲的就是一只不甘寂寞的北海大鱼,想要看看外面的世界,于是化而为鹏,去南海转了一圈。

  一路上,激起了三千里的浪花,翅膀一拍带起的旋风直上九万里云霄,活脱脱演了一出《大鱼海棠》!

  另一个故事“庄周梦蝶”更为玄乎,庄子做梦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悠然自得、翩翩飞舞的蝴蝶。

  待梦醒之后,却傻傻的分不清,我究竟是蝴蝶?还是庄周?

  这么超前的脑洞,可以拿给两千年后的弗洛伊德当做分析“自我与本我”的案例了。

  庄子就是这样把自己的才华都用在钻研花草树木,鸟兽虫鱼上,从身边的小事物中收获乐趣、感悟道理。

  他看到螳螂伸臂,便有了提醒世人莫要不自量力的“螳臂当车”!

  他看到井中之蛙,便有了讽刺目光短浅之人的“坐井观天”!

  他看到一株古树因不成材,反而避免了被砍伐最终长成参天大树,故有了“无用之用,方为大用”的感叹。

  他看到干涸泉水中的两条鱼艰难的求生,就有了被后世广为流传的“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大到鲲鹏,小到井底之蛙,庄子的这些寓言告诉了我们:

  真正的快乐并不再于你拥有多少珍奇玩物,而是你能从平凡的小事物中发现不平凡的情趣与智慧。

 

  庄子的妻子染病离世。朋友惠子前往吊唁。

  却见到庄子蹲在地上,拿着根木棍,一边敲着瓦盆,一边哼着小曲。

  惠子见状,立时怒声质问他,为何如此无情?

  庄子闻言,这才面露悲色,解释起来:

  人的一生就像四季的轮转变化,死不是生的对立,而是生的延续,我的妻子已离开这间陋室,去天地之间逍遥自在了,我若不为她高兴,反而还哭哭啼啼的,那就是不懂生命变化的道理了。

  这就是庄子“鼓盆而歌”的典故。庄子唱歌,并非不怀念亡妻。

  而是在用乐观旷达的精神面对生老病死,更是用“以歌代泪”的方式去追忆昔情。

  恰如后世文人所点评的那样,“未能忘情,故歌以遣之;若能忘情,又何必歌?”

  可见,庄子早就参透了佛祖那套“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的苦谛。

  人生就是一部《难念的经》,与其“为悲欢哀怨妒着迷”,倒不如敞开心胸、拈花把酒、快意人生。

  正如泰戈尔所言:生活以痛吻我,我要报之以歌。

 

  逍遥了一生的庄子,在临死之际依然不失旷达和幽默。

  在他将死时,弟子们商议着为师父进行厚葬。

  听到弟子们议论的庄子回光返照般的坐起,说:“你们是应该厚葬我,就让天地作为我的棺椁,日月星辰作为陪葬品。这样的话,世间万物都能为我送葬,还有什么样的葬礼比这更风光!”

  “吾以天地为棺椁,以日月为连壁,星辰为珠玑,万物为赍送……”这是何等的潇洒与豪迈!

  这就是特立独行的庄子,纵观他的一生,他既不是在积极的出世,也不是在消极的避世,他是在戏谑的“游世”。

  如果把人生比作一场游戏,那么王公贵族一出生就是开挂的满级玩家,而普通人只能靠自己的努力打怪升级。

  至于庄子则是一个打破规则的休闲玩家,功名利禄、等级秩序、伦理纲常等等游戏规则在庄子眼里统统都是狗屁。

  他用自己的实践告诉了所有人,人生修炼到满级的方式并不只有挣大钱、住名宅、开豪车……

  当你学会像庄子那样用“齐物”的观点,将游戏设定中的美丑、贫富、高低、贵贱等不同等级都视为了“同一”。

  那你就能摆脱以金钱为准绳的世俗快乐标准,活出属于自己的潇洒人生。

  倘若你能像庄子那样再进一步的“齐是非”,“齐物我”、“齐生死”。那么恭喜你,你就打通了游戏的终极关卡,获得了庄子奉行的“大道”!

 

  闻一多说过:“中国人的文化上永远留着庄子的烙印!”

  翻开中国的历史,凡是读懂了庄子的文人,他的人生必然是精彩而快乐的!

  陶潜读懂了庄子,于是结庐人境,采菊东篱,在乱世中开辟出一个千古桃源。

  李白读懂了庄子,于是酒入豪肠,化作七分诗兴,秀口一吐,吟出半个盛唐。

  苏轼读懂了庄子,于是旷达超然,纵使漂泊半世,亦只是一蓑烟雨任平生。

  读懂庄子的大知闲闲,方能摆脱名利的束缚,享受精神世界的快乐。

  读懂庄子的心游万物,方能从无趣中发现有趣,从平凡中感悟不平凡。

  读懂庄子的旷达超然,方能乐观的包容万物,化解是非,看淡人生的悲欢离合。

  读懂庄子,便可知世间的快乐不只是金钱消费带来的物欲享受,有时候品一杯香茗、读一本好书,生活的趣味也尽在其中了。

(责任编辑:瑾萱)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