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唐诗三百首》孟浩然的经典古诗 山水田园

发布日期:2018年09月03日   文章来源:素佛堂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孟浩然(689—740),襄阳人。是唐代一位不甘隐居,却以隐居终老的诗人。壮年时曾往吴越漫游,后又赴长安谋求官职,无功而返。虽然隐居林下,但仍与当时的达官显宦如张九龄等有往还,和诗人王维、李白、王昌龄也多酬唱。

  夏日南亭怀辛大

  山光忽西落,池月渐东上。

  散发乘夕凉,开轩卧闲敞。

  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

  欲取鸣琴弹,恨无知音赏。

  感此怀故人,中宵劳梦想。

 

  山中的日光忽然西落了,池塘上的月亮慢慢升起。把头发披散开来,尽情享受着夜晚的清凉;推开窗户,躺卧在安静而宽敞的地方。清风徐徐,送来荷花的阵阵幽香;露珠从竹叶上滴落,发出清脆的声响。我本想取来琴弦轻弹一曲,却遗憾眼前没有知音来欣赏。这一切使我多么怀念我的老朋友啊,却只能在夜里苦苦地思念他。

  望洞庭湖赠张丞相

  八月湖水平,涵虚混太清。

  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

  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

  坐观垂钓者,空有羡鱼情。

  八月洞庭湖秋水上涨,与岸齐平。遥望水天相接的景象,仿佛与天空浑然一体。蒸腾的水汽览罩着辽阔的云梦大地,洞庭湖波涛汹涌,仿佛岳阳城都被撼动。想要渡过洞庭,却苦于没有舟楫,身处太平盛世,我只好闲居,真有负于当前圣明之世。坐在一旁观看那些垂钓的人,却只有空怀对得鱼者的羡慕之情。

  宿桐庐江寄广陵旧游

  山暝听猿愁,沧江急夜流。

  风鸣两岸叶,月照一孤舟。

  建德非吾土,维扬忆旧游。

  还将两行泪,遥寄海西头。

 

  山色昏暗,猿猴啼叫,声声带着悲怆。夜里,沧江水流湍急,两岸的树在风中瑟瑟作响,一叶孤舟在月光的清晖笼罩之下。建德并不是我的故乡,我又怀念起扬州的老朋友了。还是凭着这沧江夜流,把自己的两行热泪带给在扬州的旧朋吧!

  留别王维

  寂寂竟何待,朝朝空自归。

  欲寻芳草去,惜与故人违。

  当路谁相假,知音世所稀。

  只应守寂寞,还掩故园扉。

  门庭寂寂,心中凄凄,我还要等待什么呢?每天都是一无所获地回到寓所。还是追求隐居的生活吧,只可惜要与老朋友离别了。居高位者,谁能提携我呢?世间的知音真是少之又少。我还是应该独守寂寞,回到故园,把柴门轻轻掩上。

  晚泊浔阳望庐山

  挂席几千里,名山都未逢。

  泊舟浔阳郭,始见香炉峰。

  尝读远公传,永怀尘外踪。

  东林精舍近,日暮空闻钟。

 

  千里烟波,扬帆而下,一路上都没有遇到什么名山。直到船停泊在浔阳城下,秀拔的香炉峰才突兀眼前。这让我想起了东晋高僧慧远,我曾经读过有关他的记载,深深怀念着这位高僧的尘外遗踪。现在,东林精舍近在眼前,而远公早已作古。日暮时分,只能听到袅袅钟声而已。

  过故人庄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老朋友杀鸡蒸黍准备好饭菜,邀请我到他的农庄畅叙心怀。繁茂的绿树围绕在村子的四周,青翠的山峦斜立在城郭之外。推开窗户,对着农家的打谷场和菜园子摆开酒席,一边喝酒,一边聊着桑麻的生长情况。等到重阳时节我一定再来,还和你一块儿饮酒赏菊。

  夜归鹿门歌

  山寺钟鸣昼已昏,渔梁渡头争渡喧。

  人随沙岸向江村,余亦乘舟归鹿门。

  鹿门月照开烟树,忽到庞公栖隐处。

  岩扉松径长寂寥,唯有幽人自来去。

 

  天色已近黄昏,山寺里的钟声响起,渔梁渡口的人们争着过河,喧闹不已。行人沿着沙岸向江村走去,我也乘着小舟返回鹿门山。皎洁的月光照映着鹿门山,山树一片迷朦。不知不觉间就到了庞公曾隐居的地方,也到了我现在的栖身之地。岩穴的山门、松间的小路幽幽静静,只有隐者独自来去,与这美妙的大自然融为一体。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