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此朝几十年解决蒙古 另一朝200多年未解决

发布日期:2018年09月08日   文章来源:短历史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明末清初,中国北方的蒙古族分为三大部分:漠南蒙古,居住在今内蒙古自治区一带,早就归顺清朝;漠北蒙古,又称喀尔喀蒙古,居住在今蒙古国一带;漠西蒙古,又称厄鲁特蒙古,也就是明代蒙古族的瓦剌部落,生活在天山以北地区。这两大蒙古部落也先后归顺清朝。但在漠西蒙古中有个准噶尔部落,在今新疆伊犁草原地区。噶尔丹是准噶尔部落的首领,非常强悍。他取得准噶尔部落的大权后,受到沙皇俄国的唆使,就开始向外扩张、掠夺。漠西蒙古先被他征服,接着他又进攻漠北蒙古。

  漠北蒙古打不过噶尔丹,几十万百姓南下,躲到漠南蒙古,请求清朝保护。康熙帝一面安抚、救济逃难的灾民,一面派人前往噶尔丹军营,要求他立即退兵,并将所侵占的漠北蒙古的土地、牛羊,统统归还主人。噶尔丹野心极大,本来就想打到北京,哪听得进康熙帝的劝阻,便策动大军向东杀来。

  康熙帝决心严厉惩罚噶尔丹。公元1690年,他亲率大军西征。左路清军由抚远大将军福全统领,出古北口,右路清军由安北大将军常宁率领,出喜峰口。

  噶尔丹将他的大军布阵在一座大山下,一边有河流,一边有树林。他将一万多匹骆驼,围成圆阵,捆住四脚躺下,不能移动。驼背上绑着木箱,蒙上湿毛毡,士兵们则躲在驼阵后发炮射箭,称为驼城。清军先用大炮向驼城中段轰击。猛烈的炮火,将骆驼炸得血肉横飞,驼阵撕开很大的口子,正面的清军步骑兵随后发起勇猛的冲锋,另一支清军则从驼城背后夹攻。噶尔丹的叛军,被打得丢盔卸甲,尸横遍野,狼狈逃窜。

  后来康熙又两次亲征,才算平定了葛尔丹。

 

  葛尔丹搞定了,下一步就要规划蒙古问题了。其实要说明朝不如清朝威武,没搞定蒙古问题,那是不对的。明朝对蒙古可谓深恶痛绝,朱元璋和朱棣在位时,对蒙古鞑靼采取的策略都是杀!

  他们对屠杀对象的划分是非常苛刻的:1.蒙古人,这是必杀无疑的。2.黄淮流域蒙古人相对集中地区的所有人,为什么是所有人呢,因为蒙古对汉人搞了一个长达80年的初夜权,一些汉人狠心摔死了头胎,也有一些保留了下来,为了确保民族纯化,不得不把疑似蒙古人也杀光,于是当时的晋南、鲁中、鲁北、冀南成了无人区,后来从山西中部和胶东半岛迁来大量“纯种”汉人。3.塞北地区是无人政策,即不由分说全部杀死,象集宁这样的城市,10万人被杀的一个不留。

  在北驱蒙古的过程中,屠杀不下千万,其中真正的蒙古人大约一半。

  屠杀之后就是和平,明朝采取的方式和清朝其实差不多。

  明英宗正统十四年(1449年)的己巳之变,史称“土木之变”,蒙古瓦剌军队打到今河北怀来,俘虏明英宗,然后攻打北京;明世宗二十九年(1550年)的庚戌之变,蒙古俺答汗的军队又打到北京城下。到万历的父亲隆庆时,俺答汗纳娶他的外孙女即三娘子,他们愿意同明朝和好,互通贸易,所以定了“隆庆和议”。自“隆庆和议”以后,顺义王俺答及其后裔始终接受明朝的册封,明朝与蒙古诸部基本上保持了和平状态。

  清朝有什么更高明的办法“驯服”蒙古人呢?没错,是驯服。相比明朝痛痛快快的虐杀,清朝似乎更婉转,也更阴险。

  清朝统治者对蒙古地区推行的总政策是怀柔和武力相结合的政策,并以怀柔为主。这种政策的出发点是基于对蒙古部落的认识,清太祖努尔哈赤早在天命年间对蒙古就有了认识:他把蒙古部落比作天上的云,云合则能成雨,蒙古部落合则能成兵,要想云收雨止,则要使分散的蒙古部落,不能集中到一起,趁其各部分散之时,早早战胜它。努尔哈赤的继承者们对于“风气刚劲,习于战斗,恒不肯服属人”的蒙古部落,采用威德并举的方针,化“为患”为“为用”。把蒙古部落当作清朝北部边陲的“屏藩”。他们认为这种“屏藩”要世世代代继续下去,使它防备朔方,这种作用要比长城更加坚固。

  这是努尔哈赤的想法。

  总体上对蒙古的政策可以概括为“修其教不易其俗,齐其政不易其宜”,这就是说清廷要治理和整治蒙古的政治、礼仪、法制、禁令,但不改变原有的旧俗,即顺其性,又加以限制,使之纳入清王朝的统治轨道。

 

  第一,“世缔国姻”,这是指满蒙贵族联姻。

  文书记载:清太祖众多妻子中有三人为蒙古人,皇太极的妻子有七人为蒙古族,其中孝端文皇后和孝庄文皇后都是科尔沁部女子。据不完全统计,从关外到进关,皇后、皇贵妃、贵妃、妃、侧妃和庶妃等有十五人都是蒙古部落女子。

  第二,“备指额驸”制。

  清朝规定从蒙古王公贝勒、贝子的嫡系子弟及公主所生的子孙中,挑选十五岁以上。二十岁以下,忠于清廷的男子,写明年龄、姓氏、三代履历。登记造册,报送理藩院,咨送宗人府,令其父兄于年节向皇帝朝见请安时带进北京,供皇帝挑选,指定为额驹,实行“备指额驹”制的有蒙古部落的十三旗,它们是科尔沁的左翼前、后、中三旗,科尔沁右翼前、中二旗,还有巴林右旗、喀喇沁左、中、右三旗,奈曼旗、敖汉旗、土默特和翁牛特右旗。

  其实也是一直联姻,联姻是一种政治行为。

  第三,“众建以分其势”。

  这倒比较符合努尔哈赤的战略思想,他认为蒙古“云合则能成雨”,要想云收雨止,则要分散蒙古各部落。

  满清将蒙古部落划为内属蒙古和外藩蒙古,外藩蒙古又分为内外扎萨克蒙古,设立盟旗,编设佐领,委以官员,各不统属,旗与旗之间或以山河,或以鄂包,划分旗界,不得私自越旗放牧、畋猎,即便王公贵族进京朝见也有固定进关道路,不得混杂结队而行。

  果然“以夷制夷”的方法好用,满清相比较汉人,更了解怎么对付蒙古。

  第四,设立统治蒙古的管理机构。

  早期归附满洲的蒙古部落。一般拨人满洲八旗内管辖,后来归附日众,遂于1636年(崇德元年)设立蒙古衙门,蒙古衙门设有承政和参政等官。专门管理蒙古事务,尼堪为第一任蒙古衙门承政。1638年蒙古衙门改称理藩院,铸给理藩院印信,每旗增设章京各一员。礼部不设蒙古章京,在各旗增设礼部蒙古理事官、副理事官各一人。名称虽有变化,仍然是管理外藩蒙古政务的机构。

 

  为什么说清朝比明朝更阴险?

  看似满清非常优待蒙古,但实际上满清在一方面笼络蒙古贵族的同时,另一方面让大量的蒙古牧民如同羔羊一样软禁在羊圈里,同时用喇嘛教让蒙古人变成寄生人口,从而让整个蒙古草原性病泛滥。

  所以清朝对满蒙的真相是微笑着灭掉你。看来玩阴的,还是满清,蒙古算是载了。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