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400年前的辽沈之战主将贪功被后金八旗横扫

发布日期:2018年09月14日   文章来源:飞花默吟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明万历以后,朝政更加腐败,而此时,苏子河流域的建州女真迅速崛起,逐渐成为明朝的主要威胁和对手。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在基本完成女真的统一后,努尔哈赤在赫图阿拉(今辽宁省新宾满族自治县老城)称汗,建立大金(史称后金)。建元天命。

 

  第二年,女真地区遭遇严重水灾,饥寒交迫。努尔哈赤利用这个时机,于万历四十六年(天命三年,1618年)四月十三日,发布“七大恨”告天,公开向明朝宣战。第二天,即率师攻明,连续袭取抚顺、清河等城。

  在这种情况下,明朝从各地调集军队,决定大举征剿赫图阿拉。明军号称四十七万,实际加上朝鲜的一万三千援军及叶赫的两千兵马,也不过十万左右。万历四十四年(天命四年,1619年)二月十一日,辽东经略杨镐率师在辽阳誓师后,四路大军,分兵进击,直捣赫图阿拉,杨镐则坐镇沈阳指挥。

 

  努尔哈赤采取“凭尔几路来,我只一路去”,即集中优势,各个击破的战略,首先在萨尔浒打败山海关总兵杜松统帅的西路军,然后又分别击败了马林率领的北路军和刘綎率领的东路军,只有李如柏率领的南路军接到撤军的命令,回到沈阳,没有受到大的损失。努尔哈赤取得萨尔浒(今抚顺萨尔浒)大战的胜利后,又乘胜夺取开原、铁岭,消灭叶赫。

  萨尔浒之战后,明清之间的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明在辽东完全处于守势,而努尔哈赤则将辽、沈作为下一个进攻的目标。但由于明重新起用熊廷弼为辽东经略,努尔哈赤将进军辽沈的计划推迟了一年多,直到天启元年(天命六年,1621年)春,努尔哈赤才把进军辽沈提到日程上来。

  在此之前,他为进入辽沈做了精心准备。一是将临时都城从界藩迁到了距离辽沈更近的萨尔浒;二是制造钩梯、楯车等攻城器械;三是不断派出小分队对辽沈作试探性的进攻,以了解明方军情。

 

  面对后金的进攻,明朝也采取了一些措施,作应战的准备。如从各地调遣大将领兵援辽,被遣的就有总兵柴国柱、游击朱万良;四川副总兵陈策被升为总兵,派来辽东;四川土司女将秦良玉也奉命率兵援辽。

  辽东的军队来自全国各地,有川兵、蓟兵、保定兵、宁夏兵、宣府兵、大同兵、固原兵、甘肃兵,包括镇兵、各将领的家丁以及土兵、毛兵、当地招募的新兵等。后来还调来了淮、浙水兵。同时还按数调集了马匹和粮饷。此时,镇守沈阳的是总兵官贺世贤与尤世功。几个月前,熊廷弼被罢,朝廷任命袁应泰为辽东经略,这或许是后金加快攻取辽沈的原因。

  明天启元年(天命六年,1621年)二月十一日,后金数万大军分八路进攻奉集堡,揭开了辽沈之战的序幕。奉集堡位于辽、沈之中,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熊廷弼曾说过:“沈之东南四十里奉集堡,可犄角沈阳。奉集之西南三十里为虎皮驿,可犄角奉集。而奉集东北距抚顺、西南距辽阳各九十里,贼如窥辽阳,或入抚顺,或入马根单,皆经由此堡,亦可阻截也。不守奉集则沈阳孤,不守虎皮则奉集孤,三方鼎立,不各戍重兵三二万人则易为贼撼。”

 

  奉集堡守城总兵官李秉诚得八旗兵来攻的哨报,即领三千骑兵出城六里安营迎战。他先派二百骑兵为前探,与后金军相遇,被击败,后金军驰击,李秉诚拔营入城。后金军追至城下,被城上大炮打死参将一人及士兵数百人。第二天努尔哈赤收兵。

  五天以后,后金又攻沈阳的另一犄角虎皮驿,几天后又转向奉集堡所属的王大人屯。努尔哈赤这样忽东忽西,往来无定,其实意在试探明军虚实,麻痹明兵的警觉,以备全力进取沈阳。

  三月初十日,努尔哈赤亲率八旗大军,从萨尔浒新城出发,将“板木、云梯、战车,顺浑河而下,水路并进”,浩浩荡荡向沈阳进发。明军闻警,举燧传报。沈阳守将总兵官贺世贤、尤世功得到警报后,连夜率领一万兵丁守城。十二日早晨,八旗大军到达沈阳。他们在沈阳城东七里的浑河北岸用木板做营寨,就地驻守,以作攻城的准备。

  此时,沈阳已经坚城待敌:城外挖了一人深的深壕,壕内插满尖桩,上面极盖秫秸和土。壕内又挖壕一道,沿壕以木为栅。近城处又有大壕二道,宽五尺,深二尺。壕内也插满尖桩。又修筑拦马墙,中间留有炮眼。排列枪炮,布置众兵守卫,城上也是各就各位,严阵以待。见此情景,努尔哈赤未敢贸然攻城,先以数十骑掠夺浑河以南的地方,以诱敌出城。

  当其返回北岸时,明兵出城至壕内,未及交锋。十三日,后金又以数十骑兵隔壕挑战,尤世功的家丁追上去,杀了四人。贺世贤来自陕北榆林卫,作战勇猛而少谋断,到辽东后,以功从沈阳游击升至总兵官。

  他目不识丁,喜欢饮酒,轻敌贪功,对努尔哈赤的计策毫无防备。这天,他装满酒壶,率家丁千余人出城迎战。后金兵故意装作失败进行引诱,贺世贤不知是计,乘锐轻进,被后金精兵四面包围。贺世贤

  边战边退,退到西门时,身上已经中了四箭。此时后金攻城正急,城中不能立足,部下劝他逃奔辽阳,他认为身为大将不能守城,无面目见袁经略,拒绝了。敌人围上来,他挥起铁鞭继续战斗,又杀了数十人,最后身中数十箭,坠马而死。

 

  在围击贺世贤的同时,努尔哈赤督兵在东门加紧攻城。八旗兵从东北角挖土填壕,用云梯、楯车攻城。城上明兵连连发炮,致使发炮过多,炮身炽热,装药即喷,无法使用。八旗兵乘机蜂拥过壕,急攻东门。

  此时,贺总兵以前收纳的蒙古兵复叛,他们砍断桥绳,放下吊桥,八旗兵破门入城。尤世功率部分兵丁退至西门,正遇到贺世贤被围,欲救世贤,兵皆溃,自己孤身奋战,亦死。城中明兵听说贺世贤兵败,尤世功战死,纷纷演散,后金胜利地占领沈阳城。

 

  沈阳被后金攻击的时候,总兵官童仲揆、陈策等率川浙兵由辽阳北上援沈,行至浑河,听说沈城已陷。陈策下令还师。游击周敦吉等一再请战,于是明军分为两大营,周敦吉与副总兵秦邦屏等率川兵渡河,在桥北立营;童仲揆与陈策等领三千浙兵在桥南立营。努尔哈赤得到侦报后,急命右翼四旗兵前去驰击。当桥北结营未完时,四旗兵即推着楯车进击。四川明军无所畏惧地迎战,杀死后金兵二三千人。后金兵顽强战斗,退而复前,攻势猛烈。

 

  经过反复激战,明军由于饥饿疲劳,难于抵挡后金兵的猛烈攻势,有的战死,有的溺河而死,周敦吉、秦邦屏等皆力战而死,其余将士逃奔桥南营。桥南浙兵营布阵于浑河五里之外,列置战车、枪炮,掘壕安营,以秫秸为栅,外涂泥巴。

  后金兵消灭河北川兵后,迅速渡河包围河南浙兵营。这时明守奉集堡总兵李秉诚、守武靖营堡总兵朱万良、姜弼等率兵来援。行至白塔铺,观望不前,只派兵一千为哨探。在后金兵向浙兵营围攻的紧急情况下,他们始进前一战,结果与赶来的皇太极等相遇。

 

  三总兵哪里是四贝勒的对手,初试锋芒即纷纷败下阵来。于是,后金军左右两翼得以合力攻击浙兵营。他们用楯车进攻,明军以火器射击,后金兵死伤相枕。明兵火药用尽,两军短兵相接。明军的步兵不配弓箭,他们手持长竹竿枪和腰刀,披铁甲胃,外套棉甲胄,顽强奋战,一度胜负未分。后来,后金军增援部队赶到,明军抵挡不过,力战而败。总兵陈策、童仲揆及众军士皆相继战死,死得极为壮烈。

  当天夜里,努尔哈赤命令诸贝勒领精兵驻扎于沈阳东门外教场,众将官率大军屯于城内。努尔哈赤在沈阳住了五天,整顿兵马器械,论功行赏,把获得的人畜分赏给各军,先期送回老家。三月十八日,努尔哈赤亲率八旗劲旅,“旌旗蔽日,弥山亘野”,向辽阳进发。三月二十一日,攻陷明朝东北的统治中心辽阳城。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