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这才是真正的兄弟!真情超越了桃园三结义

发布日期:2018年09月14日   文章来源:飞花默吟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左伯桃是春秋时代的人,出生在积石山县一个叫左家山庄的小山村,自幼苦读诗书,学问高深。但春秋战国时期诸侯常年征战,他却不能为国效力。在他40岁这年,乡下传来楚元王招贤纳士的消息,于是他便背起书袋,不远千里,徒步前往楚国。

 

  他从积石山出发时正值隆冬,走到陇东,遇上雨雪,看天色已近黄昏,便想找个村庄落脚。远远望见竹林之中有座茅屋,就去投宿。这间茅屋的主人是羊角哀,他父母双亡,孤身一人。当晚羊角哀留左伯桃住在草屋。

  羊角哀也是个读书人,两人一见如故,抵足而眠,共话胸中学问,十分投机,就结拜为兄弟。异乡逢知己,这是多么欣喜的事啊!左伯桃在羊角哀家一住三天,两人商议,结伴同赴楚国。雨雪停后两人背着干粮出发了。

 

  走了几天,天又下起了雨。二人行过岐阳(岐山南,今陕西扶风县西北),来到梁山(今陕西乾县西北),天气突然变冷。这时盘费已尽,只剩一包干粮。两人冒着雨雪继续前行,雨雪越来越大,又刮起了风。四周荒无人烟,前无客栈,后无村庄,加之两人衣着单薄。吃的干粮越来越少,天气越来越冷,眼看只有绝路一条。

  左伯桃对羊角哀说:“方圆一百里内没有人家,这样下去,我俩不会饿死也会冻死。贤弟,你穿上我的衣裳。拿上干粮一人赶去楚国,楚王必然会重用,我死在这里算了。”羊角哀哪里肯依,只是苦苦哀求:“死则同死,生则同生,决不能丢下兄长单独求生。”又走了不到十里,风雪越来越大。左伯桃已冻得寸步难行,羊角哀搀扶他到一株枯树下歇息。树下只能容下一个人。

 

  左伯桃为舍身救友,主意已定,就打发羊角哀到附近寻些柴草,准备取火御寒。羊角哀寻柴回来,发现左伯桃脱得赤条条的躺在雪地里,浑身的衣服和干粮堆放在枯树下。羊角哀抱住左伯桃大哭,此时左伯桃已经冻得全身僵硬,他催促羊角哀穿上他的衣服快走。羊角哀刚给他披上衣服,左伯桃就气绝身亡。

  羊角哀悲痛万分,雪葬了左伯桃,加穿了他的衣服,带了剩下的干粮,挥泪走出了雪地。

 

  到了楚国,楚国专事接纳贤士的上大夫对羊角哀进行考试,羊角哀才智过人,被贤明的楚元王重用。楚王封羊角哀为中大夫,羊角哀拜谢时痛哭失声。楚王感到很奇怪,问他为何如此痛哭。

  羊角哀诉说了左伯桃舍身保友的事情,楚王很受感动,当即追赠左伯桃为中大夫,令羊角哀到陇上厚葬左伯桃。左伯桃的感人故事一直在河涅地区广为流传,后人称左伯桃为黄河的儿子。后来冯梦龙根据民间传说,把左伯桃的故事写进了“古今小说”中。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