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万历皇帝的爱情历史:一生中唯一爱的女人

发布日期:2018年09月14日   文章来源:飞花默吟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万历皇帝的母亲,原为一个普通的宫女,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被穆宗皇帝看重,私兴后生下幼子朱翊钧,最终登上了皇后的宝座。他沿袭了父亲的历史。从而演绎了一段悲哀的爱情史。

 

  年已十九的万历到慈宁宫拜见母亲,母亲不在宫中,却巧遇端庄秀美的宫女王氏,万历欲火顿炽,拉住王氏私而兴之。按规矩,万历应将一信物赐与王氏,作为临幸的凭证,此举已被随身太监记录。他不顾王氏哀怨的眼神,穿衣束带自顾走出慈宁宫,孰想春风一度,王氏却暗结珠胎了。

  王氏身怀有孕,几个月后就被慈圣皇太后猜破并盘问出来。太后联想自己身世触景生情,对王氏深表理解。她在向万历问及此事时,万历矢口否认,太后命太监取来随身太监记载的《内起居注》,让万历自己看,万历窘迫无计,只得如实承认。王氏在1582年6月被册封为恭妃,同年8月,生一男孩,也就是短命的皇帝一朱长洛。

 

  而万历真正的爱情起点是长得乖巧玲珑的小家碧玉,十六岁的淑嫔郑氏,万历对她恩宠有加,把王皇后与恭妃王氏置于脑后,他和这位少女的爱情终身不渝,由此埋下了本朝一个极为惨重的政治危机,导致大明王朝深受重创而最后沉沦。

  郑贵妃确有倾国倾城之美,闭月羞花之貌,能够讨得万历的欢心的是她的聪明机警,通晓诗文等他人少有的才华。一天夜里,万历在郑妃宫中,无意间吟了一段《西厢记》的唱词:青山隔送行,疏林不作美,淡烟暮霭相遮蔽。夕阳古道无人语,禾蔬秋风听马嘶。我为什么懒上车儿内,来时甚急,去时何迟?

 

  皇帝刚一唱完,身边的郑妃立即唱出了下段:四围山色中,一鞭残照里。遍人间烦恼填胸臆,量这些大小车儿如何载得起?

  年轻的皇帝由惊转喜,多少个日夜的求索,今日终于找到了知音。他一把将郑妃揽在怀里,如痴的亲吻,心情好不畅快。从此,来往郑宫更加频繁,亲密有加。不到三年就把她从淑妃升为贵妃。并为万历生了皇子一常洵。郑妃的升迁遭到了大臣们的反对,他们认为这种尊荣理应降于皇长子的母亲王恭妃,本末颠倒不和常规。

  万历向郑妃承诺,意立郑妃之子常洵为太子,又恐群臣追询和反对,只好等待时机。一方面对王恭妃母子进行残酷的虐待,万历五岁开始读书练字,但是长子朱长洛长到十四岁,还没有老师,儿乎成了文盲。王恭妃本人也被打入冷宫,无人问津。

 

  转眼长洛已十九岁,万历既不为之成婚,又不立为太子。大臣们终于发现了其中的奥秘,那位王皇后既无子又常常生病,王恭妃虽生贵子,但横遭冷落,一旦皇后去世,既由郑妃继之,常洵也就理所当然的成为太子。对万历的所为,大臣提出异议,众臣长跪劝柬被以杖责之。

  处在风烛残年的慈圣站在群臣一边出面干涉,万历在无奈之下,只得在1601年10月立长洛为太子。常洵封为福王,封地洛阳。

  至此,前后争吵了十五年,无数敢于直谏大臣被贬被斥甚至被杖责。万历百般努力,终不得愿,使得他身心憔悴,心痛如绞;郑贵妃郁闷不乐,以泪沾襟,国本之争告一段落。

 

  王恭妃,这位可怜的女人,为万历生下了皇子,好容易熬到了儿子做了太子,长期被囚禁郁闷成疾,双目失明,太子在万历面前苦苦哀求才得以应允,前去探望时,侍卫费了很大的劲,才砸开生锈的铜锁,太子前来探望时,恭妃已是奄奄一息了,常洛睹此惨状,跪抱母亲放声大哭,伤心不已。恭妃摸着儿子的头,泣不成声地说:“吾儿长大如此,我死也无恨了”。过度的惊喜与兴奋,已泣不成声,痛哭之际气绝身亡。死后被葬在东井左一里的象山脚下。

 

  郑贵妃的儿子常洵,在大臣与慈圣太后的执意下,去封国就藩。万历眼见与自己心爱的女人所生之子不能如愿继位,反被放逐他乡,十分悲痛,在午门前送别的时候老泪纵横反复叮咛“路途遥远我儿珍重……。”郑妃在大臣们的眼里是祸国之秧视为不齿。万历先于她十年死去,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遗命封郑氏为皇后,死后与其同葬。大臣们认为此诏有驳常理未予执行。

 

  走进万历阴冷的地下玄宫,三口朱漆脱落的棺材,左边是他的名誉皇后孝端,右边是被他打入冷宫的孝靖皇后,那一生中唯一相爱的女人,生不能如愿,死也未能长眠在身边。不知万历的在天之灵作何感受。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