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二十四诗品》中国古代文学理论经典著作

发布日期:2018年09月22日   文章来源:季羡林国学讲堂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二十四诗品》是中国古代探讨诗歌美学的和理论的著作,为晚唐司空图撰写。其中将诗的风格细分为二十四种,但并非以理论化的语言分析每种风格形成的要素与方法,而是用四言十二句的诗歌语言形式对每种风格的意境进行了形象化的比喻。所以《二十四诗品》不仅是中国古代文学理论方面的经典著作,本身也是二十四首富有审美意蕴的诗歌。

  上回我们解读了第十一品“含蓄”(详情戳这里跳转)。含蓄的风格发展到极端,有可能变得过于晦涩,肢解了诗文本来的脉络,或者下笔过于谨小慎微,丧失了自我的艺术特色。这都不是健康的创作状态。因此接下来司空图针对性地提出了第十二品“豪放”。

  豪放

  观花匪禁,吞吐大荒。

  由道反气,处得以狂。

  天风浪浪,海山苍苍。

  真力弥满,万象在旁。

  前招三辰,后引凤凰。

  晓策六鳌,濯足扶桑。

 

  豪放的意思是豪迈放纵。具体来说,豪针对内部而言,强调创作主体超然于世的心境,放针对外部而言,指的是在“豪”的心境下外界的事物无法对创作主体构成任何羁绊。豪放这一品具有鲜明的特色,是诗品和人品的统一。只有内心拥有真正豪放之气的人,才有可能写出豪放风格的诗歌作品。那么这种豪放之气是怎么来的呢?诗歌中的豪放风格具体又体现出怎样的意境呢?接下来让我们逐句进行分析。

  观花匪禁,吞吐大荒。

  “花”即是“化”,造化,自然世界万物都在不停地生成、发展、衰落、消失,这样的变化过程即是造化。“大荒”指的是广阔的原野。开篇这两句是说,诗人要通过观察洞悉造化的规律,深刻了解自然世界的运行,从而达到心随意转、不受阻滞和羁绊的地步,世界与我而言再无秘密可言,就好像胸中之气一呼一吸之间,整个辽阔的世界都好像能被容纳进来一样。这样一种通透的认识和辽阔的胸襟正是豪放的基础。因为必先有对世界规律的通透认识才能超然于世从而获得内心的自由,此所谓“豪”;而同样必先有能容纳外界万物的辽阔胸襟才能不被外物羁绊从而获得行为的自由,此所谓“放”。

 

  由道反气,处得以狂。

  三四句紧接着一二句,谈到了创作主体豪放之气的培养。一二句中所说的对自然世界万物造化规律的认识,正是第三句的“道”。“道”有所悟之后就要“由道反气”。因为气为道之本,道是气运行变化的规律,所以由道返气其实就是一个倒推着去养气的过程,就是在虚静中积蓄一种动态的气势和力量,在内部豪气充沛的基础上,胸襟自然开放,就会于外在的行为中表现出不受拘束的狂放状态。

  整个前四句说明了豪放之气的养成过程,在对自然世界及其变化规律的认识、体悟和包容之中,由内而外渐渐形成旷达的心境和开放的胸襟,这样形成的豪放并不是随意任性的放浪无边,而有其根底和归旨,即“由道反气”。本质上这样一种豪放依然建立在道家思想、尤其是庄子思想的基础之上,是出自自然的气质,而非人力强求。另外,我们可以看到,在司空图的二十四诗品中,十分强调由内而外的积蓄过程。“雄浑”品讲“真体内充”“积健为雄”,“劲健”品讲“蓄素守中”“是谓存雄”,这两品是与“豪放”风格接近的。而在风格迥异的“绮丽”品种,同样也有“神存富贵”“取之自足”的句子。虽然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侧重,但总结下来可以发现,不论是在哪一品中,司空图都十分强调创作主体内在自足、不假外求的状态。

 

  天风浪浪,海山苍苍。

  真力弥满,万象在旁。

  接下来司空图运用现实和想象中各种阔大神奇的景象来具体昭示豪放的境界风格。天风汹涌流动,浩荡无涯,海山高莽屹立,一片苍茫,这样的景象读起来自有一种兴会淋漓的快感。天风写动,海山写静,如此宏大的景观自非一般的人间声色可以比拟。“真力弥满”指的是创作主体通过“由道反气”的养气过程所形成的充沛有力的豪放之气弥漫心胸,这种情况下,天地宇宙间的万种物象都似乎就在手边,俯拾即是,一种物为我所用而我不为物所累的自由状态。可以说“万象在旁”是主体在培养出豪放之气之后、写出豪放风格的作品之前所必须进入的一种创作状态,其核心在于自由,没有自由谈不上豪放。

 

  前招三辰,后引凤凰。

  晓策六鳌,濯足扶桑。

  最后四句司空图进一步通过想象表现了豪放风格的气象。“三辰”指的是日、月、星,这里用一“招”字,活现出一种指点寰宇、手握星辰的豪放形象。“引”是引导而使之前进。凤凰是百鸟之王,高贵华丽,一般不与群鸟为伍,这里讲“后引凤凰”足见创作主体的豪放气质已经能让凤凰这样高贵的神兽折服。最后两句的想象就更是奇特了。“鳌”是海龟,传说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又有传说东海中有巨鳌驮着蓬莱、方丈、瀛洲三座仙山。“扶桑”则是一种神树,是日出的地方。早晨驾着六只大海龟拉的车出门,坐在扶桑树上洗脚,胸怀浩荡,如同云开日出,海阔天空,这样浪漫瑰丽的想象也正是豪放气质的一种表现。

  总得来说,豪放的风格首先要求对自然世界的变化运行洞若观火,用开放的胸襟容纳万物,在对造化规律的认识基础上培养豪放之气,以充沛饱满的内在力量摆脱外物的羁绊,进入自由的状态,进一步让外物灵活地为我所用,最终用充满想象力的文字组织成篇,这便是一个豪放风格的作品诞生的大致过程。

 

  “豪放”风格例诗:

  梦游天姥吟留别

  李白

  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越人语天姥,云霞明灭或可睹。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度镜湖月。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谢公宿处今尚在,渌水荡漾清猿啼。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鸡。千岩万转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暝。熊咆龙吟殷岩泉,栗深林兮惊层巅。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列缺霹雳,丘峦崩摧。洞天石扉,訇然中开。青冥浩荡不见底,日月照耀金银台。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虎鼓瑟兮鸾回车,仙之人兮列如麻。忽魂悸以魄动,恍惊起而长嗟。惟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霞。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别君去兮何时还?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责任编辑:瑾萱)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