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失眠是我们最忠诚朋友 告诉我们身心发生事

发布日期:2018年09月22日   文章来源:隐居度假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睡出更美好的自己

  01

  心率监测仪也可以帮助我们反观内心

  前几篇,小梁借由和日本睡眠大师内田直先生讨论呼吸暂停综合征,以及鼻炎、咽炎等情况,展开了一段对身体缺氧引发的种种问题的讨论。

  我觉得,无论花多少时间来讨论呼吸暂停征、鼻炎和咽炎对睡眠的影响,都不为过。因为通过各种对比实验,我们发现许多疾病都和呼吸有关。

  南老说:“生命在一呼一吸之间。”人体正常的含氧量为百分之九十左右。如果你发现自己的血氧含量变低,心率超过九十,试着自然而然地放慢动作、坐直,然后深深地吸气,缓缓地呼气,看着心率降下来、血氧升高。这就是传统意义上打坐最开始要达到的目的——调息,然后降伏其心(让自己狂野的心慢慢地变得不那么躁动,用术语表达就是心率放缓)。

  以前,古人用一炷香来感受自己的心率。比如,在一个很小的密闭空间里,点燃一炷香,然后你就可以看到这炷香的青烟至下而上,犹如一条青蛇。而当我们的呼吸开始急促,甚至仅仅是心率一快,都有可能改变空气——烟就是看得见的空气,你可以通过观察那股青烟,来觉察自己心的变化。

  还有些人以写小楷经书来作为观察心的方法。一篇《心经》一共两百多个字,即使你已经写过无数遍,再多写一遍,你还是会看见其中有几个字明显是乱的。然后你就知道,那是自己心乱的时刻。

  在古代,我们可以通过一炷香散发的青烟、抄经,来表达、观察自我;而在现代,则可以用一个简单的心率监测仪来观察,就像开车的时候看到仪表盘上显示着车速是多少,还有多少油,水箱是不是没水了,胎压是否正常……

  其实,一款心率和血氧监测仪、一炷香,都是反映我们状态的一面镜子。我们可以通过对这面镜子的观察,来了解自我,这叫反观其心。 

  02

  学习生命的观察体会之道,也许是我们毕生最重要的功课

  为什么小梁要讲反观其心这个话题呢?因为我发现很多人在睡觉之前,没有一个降伏其心、收摄其心的过程。

  之前讲《睡经》的时候小梁说过,睡觉之前先睡心。其实,我想刨除那些玄幻的打坐、元神、调息……只要你手上戴着一款小小的心率和血氧监测仪,就可以感受到,当自己坐稳呼吸深长匀缓时,心率的变化是直线下降的——九十、八十九、八十八、八十七……七十三,大概在这个位置就会停下来。

  我有时候觉得,这是一个多么好的时代呀,每个人可以用如此方便的法门了解自己是否重新回到了一个心率平和的状态。

  平和,反过来就是和平。一个平和的人,才会创造一个和平的世界;一个平和的太太,才会有一个和平的家;一个平和的妈妈,才会有一个眼睛里面充满了安全感的孩子……这一切,居然是从调息开始的。

  以前,我跟着老师练习的时候,他会说:“现在请跟着我深长匀缓地呼吸,想象自己来到了一个晚霞普照的湖边,波光粼粼,空气当中有甜甜的柑橘味道,还有一点儿花香,鸟儿正在归巢,世界与你无关,没有人试图伤害你,你也不欠世界什么……”老师会用这样的导引词,让我们的大脑看见这样的景象,让我们的身体产生仿佛活在这样的时空当中的感觉,享受一种自在的、安全的、放松的状态。

  如今,我们仍然可以这样做——借助一款可以看得见的心率监测仪,知道自己的心率正在缓缓缓缓地下降,从每秒九十下,变为每秒七十下。

  之前我在采访郦波老师的时候,他反复说:“中国古代的知识分子,无论儒释道,都非常讲究调息,使自己的整个频率慢下来,逐渐到达稳定。”

  小梁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中国文化的核心不在“中国”二字上,而在“生命频率”这个要点上。因为我们的种种原点文化,包括《易经》、《黄帝内经》、河图、洛书、呼吸导引术等,都发生在“中国”这个名词出现之前。所以,我们对“中国文化”有一个很重要的误解——认为它是中国的文化。

  小梁以为,中国文化的核心是更接近生命的文化,或称之为“尊重生命的文化”。通过把自己的身体作为整个宇宙当中的一个实验室,去体会万千世界在物质、能量和信息三个层面对这个实验室的影响,然后感受这种变化的起承转合、成住坏空,你就会发现自己永远携带着一种宇宙时空变化所带来的欢喜,这可能才是中国文化的核心。

  如果站在这个维度上去看待呼吸,你就会发现,它居然是整个中国文化的一个重要练习模型。

  孔子说:“学而时习之。”“习”什么?除了学骑马,练习驾驭之术;学弓道、箭道,练习射箭之术……除了这些以外,可能在孔夫子那个年代,他就已经意识到,学习生命的观察体会之道,然后练习这个节奏感,这也许是我们毕生最重要的功课。

  它几乎没有用,但它又有最重要的“用”。这个“用”就是让你变成一个靠谱而走运的人。 

  03

  许多人的睡眠问题,都来自对困难的恐惧

  小梁认为,许多人的睡眠问题,都来自对困难的恐惧,而全然没有意识到困难本身可能是我们过往种种压力的释放。

  要知道,失眠是我们一个最忠诚的朋友,它诚实地告诉我们身心正在发生的问题。

  如果你把自己像鸵鸟一样封闭起来,对失眠视而不见,那么,你将与自己的疾病形成生生世世的宿敌。

  之前我在采访斯蒂芬·吉利根教授的时候,他跟我讲了一句很重要的话——把一切都视为你的朋友,然后那些让你不舒服的人、事、物,就自然而然地、真正地成为了你的朋友。

  有一天我去录《冬吴相对论》的时候,正好看见老吴的桌上有一本薛兆丰教授写的关于经济学的书,翻开第一页,上面有句话特别有意思:“谨将此书送给反对我的朋友。”这句话特别有力量,特别“仁者无敌”。

  记住,一切让你睡不好觉的因缘,其实都是你最诚实且最正直的朋友。邀请它和自己聊一聊,听一听它真实的声音,通过它的表述,看到背后更深广的世相,然后你就开始变成一个能够安然入睡的人了。 

(责任编辑:瑾萱)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