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红楼梦里最富有的7个女人 有一位竟是奴才

发布日期:2018年10月03日   文章来源:少读红楼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在我们今天来说,一个人要想富有,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白手起家,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巨额财富。一条就是生在一个富裕家庭,继承巨额家产。其实生财之道千千万,远不止这两条,红楼梦里写到了几个比较富有的女性,她们的生财之道,有值得我们反思的地方,也有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之处。

  要说到红楼梦里最富有的女性,估计很多人首先想到的会是贾母。从史侯家的大小姐到国公府家的儿媳妇,从儿媳妇到婆婆,贾母一直生活在云端,随着她身份的转变,她手中的钱财也越攒越多。高额续本里,说到贾府败落时,家里没钱,贾母就把自己的箱笼都弄了出来,散财与子孙,以渡难关。

  这个情节虽然未必会出现在曹公笔下,但它写的贾母散财之事反映出的贾母的财产,却是很真实可信的,因为享受了大半生荣华富贵的贾母,不可能没钱。这一点从贾琏借当一事,就足以佐证。

  贾府到最后资金紧张,周转困难,没钱就办不了事,于是贾琏就找到了鸳鸯,贾琏跟鸳鸯说“暂且把老太太查不着的金银家伙偷着搬运出一箱子来,暂押千数两银子支腾过去。”后来鸳鸯确实帮了贾琏。

  从贾琏的话中我们知道,贾母的金银器皿不在少数,因为多到贾母可能一时都“查不着”,而随便弄一箱子,就能押几千两银子,可知贾母有多富有了。

  贾母的财富都是哪里哪里来的呢?我想有三个来源,其一是丈夫去世后留下的遗产,以及贾母自己的妆奁等物;其二是贾府每月的月例银子和田庄分红;第三就是贾母寿日时,王侯将相们送来的礼。

  贾母又生活在金字塔尖,她的日常生活开销,都是官中的钱,所以她的这些钱财和金银器物,自然都积攒了下来,一年,十年,五十年……贾母有多少财富,可想而知了。贾母的钱可以说都是积攒下来的,到了后来,又全部都用在了儿孙身上。

 

  其次说王熙凤。王熙凤相当于是贾母和王夫人聘用的首席执行官,她每月的月例只有五两银子,这是死工资,如果只是靠这个,即便加上田庄分红,王熙凤一年也就是两三百两银子了不得了,不可能那么有钱。实际上,王熙凤是红楼梦里最会搂钱的一位女性。

  王熙凤的生财之道主要就是“以权谋私”,这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其一,她利用自己大管家的身份,把众人每月的月例银子拿去放贷,得了利钱都是自己的,平儿曾对袭人说“他的公费月例又使不着,十两八两零碎攒了放出去,只他这梯己利钱,一年不到,上千的银子呢。”

  也就是说,王熙凤自己的工资也是用不到的,单是放利钱,不到一年就能赚一千多两银子,这个数目很惊人,在二十两银子就能生活一年的刘姥姥眼里,绝对是天文数字了。

  其二,王熙凤还利用贾琏的身份,为自己谋利,秦可卿停灵铁槛寺一回,她打着贾琏的旗号,接受了水月庵老尼净虚的请求,收银子为人办事,一次就入账三千两,这可真是“大手笔”。这两件事,足以看出王熙凤的生财之道和她的富有。

  用我们现在的话说,贾母的钱是“死钱”只出不进,王熙凤的钱就是“活钱”,她不仅进的比出的多,而且她很知道如何让钱生钱,这也正是王熙凤的精明和机关算尽的具体表现。

 

  第三说王夫人。王夫人虽然不管家了,每天只是吃斋念佛,但她也算是贾府中比较富有的一位女性。

  对于贾母、王夫人、王熙凤等人来说,她们的日常开销,包括丫鬟的工钱,自己的服饰妆奁,及一日三餐等,都是官中的钱,根本花不到她们自己的。用我们今天的话说,就是公司领导的一切费用全免,无论是出差,还是一日三餐,衣食住行,都全部报销。

  王夫人的月例是二十两,加上田庄分红,贾政的俸禄,过生日或盛大节日时,下面之人的孝敬等,都不会少,所以王夫人也是个有钱的主。从刘姥姥二进荣国府,她能一次给一百两银子,可知王夫人也是不差钱的。

  俗语说,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一个人只有在真正财富自由或积累到一定程度后,才会致力于公益事业,即反哺社会。刘姥姥一进荣国府时,说王夫人是“如今上了年纪,越发怜贫恤老,最爱斋僧敬道,舍米舍钱的。”

  从王夫人的“舍米舌钱”可知,她不是一般的富有,已经富有到只有花钱的份儿了。毕竟也是贵妃元春的母亲,是诰命的官太太,自然不缺钱。

 

  第四说邢夫人。很多人可能都会忽略,其实邢夫人也是贾府中不差钱的一位女性。当然,邢夫人作为贾赦的续弦,且又是不讨贾母喜欢的尴尬之人,她的生财之道,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抠”。

  《儒林外史》里,说了一个吝啬鬼严监生,死前一直伸着两根手指头不跟断气,家人都不知道什么意思,最后还是他的妾猜出了他的心思,他是觉得灯盏里点的是两茎灯草,太费油了,要挑掉一根才行,这样他才咽了气。

  邢夫人就是这样一个对钱财非常抠门的太太,原文说她“婪取财货为自得……凡出入银钱事务,一经他手,便克啬异常,以贾赦浪费为名,‘须得我就中俭省,方可偿补’”由此可知,邢夫人的财富,大多都是靠着吝啬积攒下来的。

  我们从贾赦讨娶鸳鸯不成,最终花了八百两银子买了一个女孩子进来,以及他不惜一千两银子一把,都要买石呆子的扇子这些情节可知,邢夫人和贾赦是不缺钱的,而这些钱多半都掌握在邢夫人手里。

  迎春是邢夫人名义上的女儿,邢岫烟是邢夫人的娘家侄女,但我们看不到任何邢夫人对这两个女孩在金钱财物上的关怀,只知道自己敛财,克扣,她的财富都是吝啬出来的。

  邢夫人的吝啬还有一处描写,她明明有钱,但得知贾琏向鸳鸯借当以后,就让贾琏“不管那里先迁挪二百银子,做八月十五日节间使用。”我们知道邢夫人根本就不差钱,但她听闻贾琏借当,觉得有利可图,就让贾琏想办法去弄银子,抠门到何种程度,可见一斑。

 

  第五说李纨。李纨是个青春丧偶的寡妇,在过去来说,如果不是生活在豪门富户,一个带着孩子的寡妇,生活会非常艰难。李纨悲哀的一生中比较幸运的是,她嫁入了贾府这样的国公府。

  关于李纨的收入,王熙凤曾帮她算过一笔账,我们由此可知李纨的富有。

  凤姐儿笑道:“……你一个月十两银子的月钱,比我们多两倍银子。老太太、太太还说你寡妇失业的,可怜,不够用,又有个小子,足的又添了十两,和老太太、太太平等。又给你园子地,各人取租子。年终分年例,你又是上上分儿。你娘儿们,主子奴才共总没十个人,吃的穿的仍旧是官中的。一年通共算起来,也有四五百银子。”

  也就是说,李纨什么都不用做,一年净赚四五百两银子,这个银子也是一笔巨款了,如果李纨也像王熙凤一样,懂些生财之道,加上逢年过节贾母、王夫人怜她寡妇失业的,格外又多给的赏赐,这都是花不完的财富。

  从原文中我们似乎还能看出,李纨在金钱上,也是比较谨慎或者说抠门的,能花官中的钱,她绝对不会动自己的,从起诗社一回可知,这也是她能够积攒起财富的原因,因为她的钱永远花不到。

 

  第六说尤氏。尤氏是贾珍的续弦,是宁府正儿八经的大奶奶,手里面有权,自然也会有钱,宁府出入的所有大账目,过去可能是秦可卿来管,秦可卿死后,应该都是尤氏直接过问的。

  我们从贾珍的姬妾成群,从他花一千三百两银子为贾蓉捐官等情节可知,尤氏的手里也是不缺钱的,只是没见她花过什么钱,更没有写她的生财之道。

  宁府人丁不旺,尤氏手里的财富,大半可能都来自田庄收入分红。从王熙凤过生日,尤氏来操办一回可知,她若使起钱来,其精明不在王熙凤之下。

  第七说赖嬷嬷。前面说的都是贾府的女主子,其实除了主子,奴才中也有因此发家致富的,这其中赖嬷嬷一家便是一例。

  王熙凤过生日时,贾母号召大家凑份子,尤氏李纨等人都出了十二两,赖嬷嬷要比少奶奶们矮一等,深知实情的贾母没同意,贾母道∶“这使不得,你们虽该矮一等,我知道你们这几个都是财主,位虽低些,钱却比她们多,你们要和她们一例才使得。”

  由此可知,赖嬷嬷虽然是奴才,但却是奴才中的财主,是非常有钱的富婆了。不仅有钱,还因为是几代的老人,也有了身份,就连王熙凤都要敬她几分。

  她孙子赖尚荣在贾府帮助下做了官,家里也修了一个整齐宽阔的花园,且把花园利用了起来,种些花草菱藕瓜果来创收,这些都是源源不断的财富。

  综上,在过去,女性没什么社会地位,即便是在家里,也只有“多年媳妇熬成婆”之后,才会成为当家的女人,能够真正“扬眉吐气”,她们若要富有,要么嫁入豪门,要么娘家非常有钱,要么生财有道,要么会从中俭省,慢慢的也会积攒起巨额财富来,以此改变命运,甚至能在关键时刻,帮助亲人渡过难关。

  当然,以上说的只是贾府中最富有的几位女性,如果范围扩大到整部书,远不止她们了,比如薛姨妈、王子腾夫人等,也都是非常富有的女性。

(责任编辑:瑾萱)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