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老爷子”朱旭带走了少为人知的一瓣心香

发布日期:2018年10月04日   文章来源:朝花时文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9月14日,在美国学习的小编打开电脑,诧异地看到朱旭老爷子的照片出现在报社图编库里,那个时候正是北京时间的傍晚、美国东部时间上午,记者们为何突然搜索朱旭年老时摄下的照片,不祥之兆充满心头。然而,一直没有等到文字稿件的上线。后来从国内得到消息,说是“讹传”,各媒体几乎都撤掉了稿件。我明白了我看到的未与稿件相配的照片是怎么回事了。

  北美一觉醒来,却满屏都在引用北京人艺的确凿消息:北京人艺表演艺术家、影视、话剧演员朱旭于北京时间9月15日凌晨2点20分在京病逝,享年88岁。

 

  朱旭在《哗变》中

  朱旭曾出演过电影《变脸》《洗澡》《刮痧》等众多名片,还参加了《末代皇帝》《似水年华》《大宅门》等大量电视剧的拍摄。1996年,朱旭与吴天明合作的影片《变脸》获第9届东京电影节3项提名,并最终斩获最佳导演及最佳男演员两项大奖。2009年,他又在蒋雯丽自编自导的影片《我们天上见》中扮演了姥爷这个角色,这部影片又为他拿到了首届澳门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及2011年的第28届中国电影金鸡奖评委会特别奖特别影人奖。小编印象最深刻的朱旭表演,则非大学时代在上海胜利艺术影院看的当年金鸡奖最佳影片《心香》中的爷爷一角莫属。这部现在很少有人知道的电影里,他演一个脾气多少有点怪异,与王玉梅饰演的婆婆纠缠了一辈子,无果而失去对方的失落老人,喜欢拉京胡,情感内蕴而深沉。最难忘影片中的孙儿眼里这一幕——王玉梅饰演的婆婆去世后,朱旭一人收拾京胡,在珠江边怅然长望,从此孑然于剩下不多的时日,把喜欢的京腔京韵教给因父母离异而不得不寄放在身边一个暑假的孙子……

  两个大眼袋子,一个公鸭嗓音,一副慈悲表情,时常不耐烦地叹气,这出神入化的身份代入,让我过目不忘。电影名字“心香”,现在想来起得太好,它与朱旭、王玉梅含而不露、暗香浮动的表演,在我心头余香绵绕至今。

 

 

  朱旭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一部经典电影《心香》中

  冥冥之中有巧合,朱老离世之日,也正是小编所在的报社连载《一棵菜》里“朱旭的快乐人生”结束的日子。在北京人艺大院子弟方子春女士所著的《一棵菜——我眼中的北京人艺》中,曾对朱旭有过如下生动描述,我们不妨重温——

  朱旭有个众所周知的“秘密”,那就是结巴。遇到某些字或某些发音位置,更是说什么也吐不出完整话来。提起结巴,朱旭真是深恶痛绝。他打了好几次报告申请继续搞灯光,不干演员。每次拿着剧本一对词,自己都感到后脖颈子发热:“建院初期,演四个小戏时,我演一个群众,一句台词‘报告工程师,桥出事了’。就这工程师的‘工’,我就念不出来了。有一次,赵韫如对我讲:‘朱旭,你刚才说那么多话没结巴。’后来就发现,我只要不想词,不背词,想说什么就说,不想结巴的事就不结巴了。把词变成我想说的话,根本不琢磨,拿起就说,毛病就好了。这一条对表演很重要。把台词变成自己心里想说的话,演员要训练好几年才做得到。”

  朱旭的台词不用劲儿,跟流水一样,是要用多于常人的时间,把台词化成自己的语言,不用脑子想了,也就不结巴了。他下棋、拉京胡、做风筝等,样样精通。史家胡同56号人艺宿舍的大门口,有个外绿内白的搪瓷灯罩,春夏秋三季里,不论多晚回家,准能看见在那唯一的光源下围着一群人,这群人里准有朱旭叔叔。他不是笑呵呵地坐在棋盘前叫人家臭棋篓子,就是歪着头一脸认真地拉胡琴呢,这准是有哪位想吼两嗓子了,央告他伴个奏。人艺大院是史家胡同最后关灯的院落,因为人们虽然下戏了,可那精神劲儿还没过去。

 

  朱旭出演的电影《洗澡》海报

  2006年复排《哗变》时,剧院请朱旭老师做顾问。这次吴刚终于出演了原由任宝贤老师饰演的格林渥。这个人物在戏中是把控整部戏节奏的灵魂人物,对演员的锻炼极大。只有这个人物在舞台上是走动的,其他人都是坐着把全剧演完。

  一天下午,朱旭老师站在舞台上给全体演员说戏,然后又单独给冯远征讲魁格的表演。他想把自己的这些东西倾囊相授,让下一代接过来。老师们拿年轻演员当自己的孩子来对待,说戏时都用商量的口吻:“这个你试试,这样演是不是好些。”那时大家还有个愿望,想和朱旭老师同台演上几场,其实那时朱旭老师身体还行,他本人也挺想过过戏瘾,可老伴宋雪茹老师怕出意外,拦了下来,使这次可能发生的同台献艺成了永远的遗憾。

  北京人艺演员冯远征在接受《一棵菜》访谈中所回忆的诸多艺术家中,朱旭也以对艺术出了名的顶真与执守“对戏不对人”的铁律,而让人格外难忘——

  复排《哗变》时,请教朱旭老师,老师也是说,你们先排。就怕和新人谈后,将演员框住了。每个演员对角色的理解有不同,角色是自己创造的,表达的方式方法千差万别,不能用先前的经验禁锢住后人的想法。后来在排练场点评时,朱旭老师也从不说自己当时怎么演的,而是说导演赫斯顿当时说这段台词要紧着说,不能停。朱旭老师这样做是让冯远征知道,你在演魁格,而不是朱旭演的魁格。老艺术家的言传身教不在于培养多少个小于是之、小蓝天野,而要培养人艺的接班人。至今吴刚依然不忘朱旭老师在台上的举手投足,还有对节奏的把握。朱旭老师有自己的语言风格,吐字归音有自己的韵味,有意无意中台词给得远,藏拙精妙。朱旭老师知道这帮年轻人的水平,用吴刚的话说,我们和先生们的差距太远了。

 

  朱旭与冯远征在一起

 

  朱旭(左)与郑榕在一起

  《甲子园》刚建组,朱旭老师早就拿着《易经》在读了,领会角色。因为老艺术家生活中只有这一件事情。我们能做到吗?能把周围的事全放下?不可能。什么都想得到,钱要挣、戏要演、名要有。朱旭老师演《北街南院》,那时正是非典时期,全北京都“关张”了,只有北京人艺演出。那戏演得空前成功,剧场内人声鼎沸,知道是看戏,不知道以为看球呢。

  复排《哗变》时,请教朱旭老师,老师也是说,你们先排。就怕和新人谈后,将演员框住了。每个演员对角色的理解有不同,角色是自己创造的,表达的方式方法千差万别,不能用先前的经验禁锢住后人的想法。后来在排练场点评时,朱旭老师也从不说自己当时怎么演的,而是说导演赫斯顿当时说这段台词要紧着说,不能停。朱旭老师这样做是让冯远征知道,你在演魁格,而不是朱旭演的魁格。老艺术家的言传身教不在于培养多少个小于是之、小蓝天野,而要培养人艺的接班人。

  老爷子远去,他的身影却晃动在面前。小编早年从事新闻采访的时候,曾有一次代戏剧记者采访北京人艺话剧《冰糖葫芦》剧组,在一个上午时间里与朱琳、李婉芬、郑榕、牛星丽等各位如今在世或已不在的大腕们访谈过,记不得当时为什么其中没有朱旭(或他没有在其中客串角色)。尽管我并不跑戏剧和电影,但没能在有限的时空里抓到自己喜欢的朱旭老师做个访谈,还是遗憾。

 

 

  朱旭操琴的形象总在脑海挥之不去

  看一看朱旭慈和的笑容,和很多媒体新闻上“我们天上见”的标题,叹一口气,把老爷子留给我青年时代的一抹心香,继续藏在我记忆的某一个抽屉里。希望哪天重温那部电影时,它能自己打开,香一香自己,感受银幕上如今鲜见的不露声色却情由心生,淡然一笑却尽得沧桑的表演。那便是朱旭的人生结晶吧。

  老爷子,您走好。

  这是“朝花时文”第1690期。请直接点右下角“写评论”发表对这篇文章的高见。投稿邮箱wbb037@jfdaily.com。 投稿类型:散文随笔,尤喜有思想有观点有干货不无病呻吟;当下热点文化现象、热门影视剧评论、热门舞台演出评论、热门长篇小说评论,尤喜针对热点、切中时弊、抓住创作倾向趋势者;请特别注意:不接受诗歌投稿。也许你可以在这里见到有你自己出现的一期,特优者也有可能被选入全新上线的上海观察“朝花时文”栏目或解放日报“朝花”版。来稿请务必注明地址邮编身份证号。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