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孙权说:不能正确处理子女问题后果很严重

发布日期:2018年10月08日   文章来源:萧家老大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三国时期,群雄并起,其中三个人最为突出,一是曹操,二是刘备,三是孙权。而在这三个人中,曹操、曹孟德历来被称之为奸雄,刘备、刘玄德则被称之为枭雄,唯有孙权、孙仲谋被冠以英雄之名。南宋爱国词人辛弃疾,在他的多首词中就表达了对英雄孙仲谋的景仰,其中一首《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是这样写的:“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年少万兜鍪,坐断东南战未休。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也正是这个英雄孙仲谋,在处理国事时,高招迭出,得心应手;可在处理家事上,尤其在对待子女的问题上,却昏招频频,十分纠结。正是这个一团糨糊般的纠结,最后把一个雄据东南的孙氏吴国给断送了。

  魏正始二年(公元241年)五月,吴国太子孙登去世了。正始三年正月,孙权立了他的另一个儿子孙和为太子。八月,又封了另一个儿子孙霸为鲁王。孙霸是新太子孙和的同母弟弟,特别受到孙权的宠爱,在待遇上与太子没有差别。正因为与太子在待遇上的无差别和孙权的宠爱,孙霸产生了与孙和争夺王位的野心,这也让朝中一些看风使舵的小人找到了投机钻营的空子。孙霸的老师尚书仆射是仪,看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便向吴王孙权上奏章劝谏,奏章说:“臣私下认为,鲁王天生美德,文武兼备,当今最好的办法,是派鲁王去外地镇守,使之成为国家的屏护。用以传扬美德,广耀威仪,这才是有利于国家的良策,也是海内士人所期盼的。应该降低鲁王的待遇,以保持与太子之间的上下等级秩序,这才是阐明教化的根本。”这样的奏章,孙霸的老师是仪连续上了三、四本,但孙权根本不听。看来,英雄为了自己所偏爱的儿子,也真是糊涂了,连社稷的安危也不顾了。

  孙权不但没有听从是仪的劝谏,反而让太子孙和与鲁王孙霸同居一宫,并且,让两人的礼仪等级也完全相同,这是一个不好的政治信号,致使群臣人心浮动,议论纷纷。因为下面反应太大了,正始六年(245年),孙权又让两人分宫居住,各自的属僚也各随其主。于是,兄弟俩的隔阂便由此而产生。孙权一手造成的兄弟之间的间隙,让投机取巧的人找到了钻营的机会。卫将军全琮派他的儿子全寄到鲁王手下去做事;为了表示光明正大,他还将此事写信告诉了太子的老师丞相陆逊(就是火烧刘备八百里连营的那位爷),陆逊回信说:“子弟们如果有才能,就不用担心他们将来得不到重用,不要通过私人关系以求荣利;如果子弟的才能不理想,终将会为此招来灾祸。而且听说二宫势均力敌,双方必有间隙隔阂,这是古人最忌讳的事情。”全琮在对待儿子的问题上同样犯浑,完全听不进陆逊关于不要卷入王室矛盾中的告诫,让儿子全寄依附了鲁王孙霸。全寄不但对鲁王阿谀奉承,还挑拨鲁王和太子本来就有隔阂的关系。陆逊又写信给全琮说:“你不学习金日磾(归顺汉朝的原匈奴王子,汉武帝的托孤大臣)的品德也就罢了,为何要放纵全寄依附鲁王,挑拨离间?这样下去,终将会给你全家招来大祸的。”全琮不但不听陆逊的忠告,反而由此对陆逊怀恨在心。

  如此一来,太子与鲁王手下的侍从以及往来的宾客,便分成了两个派系,相互猜疑,结成仇党。此风蔓延至大臣中,全国也为此分为两大派别。孙权知道后,就借口太子和鲁王要集中精力学习,禁止宾客来往。督军使者羊道觉得这样做不但不能解决问题,还会产生新的问题。于是向孙权上疏陈述利害:“陛下颁布明诏剥夺太子与鲁王二宫的防卫士兵,禁绝宾客往来,使得各地对二宫的礼敬不再能够通报,这会让远近之人由之害怕,大小人物为之失望。现在就有人说这是因为太子和鲁王不遵守礼制造成的,就算真的如其所言,也要及时弥补,仔细斟酌处理,不能让远近之人都听信这样的谣言。臣担心,疑虑积聚起来,就会成为诽谤,诽谤一久,就会到处流传。包括西北边的魏、蜀,也会认为这是对二宫不遵礼数的惩罚。不知道陛下将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孙权没有理会羊道的上疏。

  孙权不仅在对待儿子的问题上十分纠结,就是在对女儿的管教上也十分不力。孙权的长女叫孙鲁班,早年嫁给了当时的左护军全琮;小女孙小虎,嫁给了骠骑将军朱据。因孙鲁班和太子的生母王夫人不和,当孙权想立王夫人为皇后时,全公主孙鲁班就坚决阻拦。故而全公主担心太子即位后会怨恨自己,心中十分不安,便多次在孙权面前说太子的坏话。

  孙权生病卧床,派太子到长沙桓王庙去祈祷。太子妃的叔父张休就住在桓王庙附近,便邀请太子到家中做客。全公主派人一直在窥探太子的行踪,于是就向孙权打小报告说:“太子不在庙里,而是专门到太子妃家商量计议。”孙权还真信了他这个宝贝女儿搬弄是非的话,由是发怒,孙权一怒,居然吓得王夫人忧惧而死。从此,太子所受到的宠爱也日益衰减。趁机落井下石的人接踵而至,鲁王的党羽杨竺、全寄、吴安、孙奇等,共同在孙权面前诋毁太子,“三人为虎”,说的人多了,孙权就对太子产生了疑惑。陆逊上疏劝谏道:“太子是正统,应该有磐石一样稳固的地位;鲁王是藩臣,应当使宠爱和礼遇的等级有所差别。只有各得其所,才能使天下安定。”陆逊上疏三四次,言辞激烈,情感恳切;还想亲自来京,面陈区分嫡庶的意义,孙权很不高兴。太常顾谭是陆逊的外甥,也上疏说:凡有国有家的人,一定要明确嫡庶之界线,区别尊卑之礼节,使得上下有差异,等级不逾越。只有这样,才能保全骨肉的恩情,断绝非分的野心。诸侯权势太重,必有叛逆祸害;诸侯权势减弱,便能保全国祚。他还列举了汉朝的很多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并且说,让太子安定,就是给鲁王方便。这样的上疏,不但孙权听不进去,还引起了孙霸对顾谭的怀恨。

  在芍陂之战中,顾谭的弟弟顾承和另一将领张休都立有战功;而全琮的儿子全端、全绪却出来争功,于是便向孙权谗毁顾承、张休。孙权听信谗言,把顾谭、顾承、张休流放至交州,又追赐张休自杀。太子太傅吾粲请求孙权派鲁王孙霸出京去镇守夏口(今汉口),调出鲁党杨竺等人不得留在京师。吾粲还把这些消息数次通报给陆逊。孙霸就和杨竺一起在孙权面前诬陷吾粲,孙权又发怒了,先把吾粲关进了监狱,接着就处死。然后,孙权多次派宫廷使者去责问陆逊,致使陆逊愤恨而死。

  当初,会稽潘夫人得宠于孙权,生了小儿子孙亮,孙权特别喜爱这个小儿子。全公主因为与太子有隔阂,就在孙权面前每每称赞孙亮好。孙权这时候也因为鲁王孙霸结朋党陷害太子孙和,心里也开始对他产生了厌恶。便有了废孙和而立孙亮的意思,只是因为废立之事很纠结,方才犹豫了数年。孙权在儿子之间这样纠结的后果是可想而知的了。

  魏嘉平二年(公元250年)秋,孙权不听诸大臣的劝谏,囚禁了太子孙和,后又废太子为庶民,并迁徙到故鄣。鲁王孙霸因结党陷害其兄被赐死。杀杨竺,抛尸于江,又诛杀全寄、吴安、孙奇等,都是因为依附孙霸,诬陷孙和的原故。嘉平四年(公元252年),孙权病故,孙亮继位。由于孙权在对待子女问题上的种种纠结,使得原本雄据东南的孙氏政权,在孙权死亡前后的孙氏子弟们的相互残杀中走向了灭亡。

  孙权因为在对待子女问题上的纠结而产生的悲剧后果,恰好给现代社会溺爱孩子的现象,提供了一个极好的反面教材。

(责任编辑:佳梦)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