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三国时期诸葛亮去世后魏延究竟有没有叛乱

发布日期:2018年11月04日   文章来源:长空星照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魏延是蜀汉国刘禅时期少有的大将,无论是资历、军衔、爵位还是能力,都是诸葛亮、李严这两个托孤大臣之后其他的人难以相比的。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人,却在蜀汉国正需要军事将领的时候,随着诸葛亮的死去而被杀。而他死后,其家被灭三族,这无疑是一种谋逆叛乱的罪名才有的刑罚。但是,《三国志·魏延传》却用了不和史家笔法的方式,来“推测魏延的本意”,说他不过是和杨仪争权,并不是“背叛”。那么,魏延究竟是不是背叛呢?

 

  (魏延 图片来源于百度图片)

  先看《三国志·魏延传》的记载。

  建兴十二年(公元234)秋天,诸葛亮病势垂危,秘密与长史杨仪、司马费祎、护军姜维等交代后事,安排自己的退军事项。诸葛亮安排让魏延率军断后,姜维在魏延之前。如果魏延不服从命令,则大军就自行出发,退回到汉中。诸葛亮死后,周围的亲信官员保守着秘密,不公布他的死讯。杨仪命令费祎到魏延军中,去探测魏延的态度。魏延说:“丞相(诸葛亮)虽然逝世,但是我魏延还在!丞相府的亲信官属可以把丞相的灵柩护送回去,妥善安葬。我自当率领诸军去进击贼寇,怎么能够因为一个人而断送了伐魏讨贼这样的国家大事呢!而且我魏延是什么人,怎么能听从杨仪的部署,为他做断后将军!”于是,魏延与费祎共同商量留下和回去人员的部署和分派,并强迫费祎亲笔书写,与自己联名通知诸位将领。费祎欺哄魏延说:“我要为您回去和杨长史解释一下,他是个文官,不大懂军事,一定不会违抗您的命令。”魏延同意了,费祎出营门后就拍马急行,一直跑回大营。过了一会儿,魏延后悔让费祎回去,派人去追,但已经追赶不上。魏延派人去窥视杨仪等人的动静,得知他们准备遵照诸葛亮生前的安排,各营按次序出发,撤回汉中。魏延大怒,赶在杨仪出发之前,抢先率领部下向南退去,沿途烧毁依山而建的阁道。魏延、杨仪都向朝廷上表,互相指控对方是叛逆,告急文书纷纷交到朝廷。后主(刘禅)心中无主,讯问侍中董允,留(丞相)府长史蒋琬,他们两人都保证杨仪不会叛变,对魏延却持怀疑态度。杨仪等凿山通路,昼夜不停,紧随在魏延军后。魏延先到,据守褒谷口,派兵迎击杨仪等。杨仪等命令何平在前边抵抗魏延,何平叱责魏延的先锋部队说:“诸葛丞相尸骨未寒,你们这些人就敢这样!”魏延的部下知道这件事情魏延没有道理,没有人为他出力死战,反而纷纷逃散。魏延只好和儿子及其几个亲信逃亡,奔向汉中。杨仪派马岱追上魏延,将他杀死。马岱把魏延的头颅送给杨仪,杨仪站起来,踏着魏延的头,骂道:“你这个平庸的奴才,如今还能做坏事不!”于是,朝廷下令杀死魏延的三族。起初,蒋琬得知魏延率军抢先南撤,就率领留守成都的各营禁卫军北上,赶赴汉中,去阻截魏延,已经出发数十里后,魏延的死讯传来,才又退回成都。推测魏延本意,不北降魏国,而率军南归,只是想杀死杨仪等人。平时他们一直有矛盾,魏延认为从声望上讲,应当由自己代替诸葛亮。这应该就是魏延本来的想法,并不是想背叛蜀国。

  看过这段记载,对于魏延是不是叛乱,还会有一些疑问。

 

  (杨仪 图片来源于百度图片)

  诸葛亮死前,找来杨仪、费祎、姜维等人商量撤兵事宜,为什么偏偏没有最高军衔的魏延?

  让魏延断后,姜维次之是什么用意?

  魏延抢先南归后,为什么仅仅是占住了褒谷口,而不是占领褒中、南郑或者发兵成都?

  为什么魏延的军队溃散而不是杨仪的部队溃散?

  蒋琬等人为什么会一致认为魏延造反?难道杨仪就不会造反?

  杨仪骂魏延是“庸奴”而为什么不是“反贼”?

  史书的书写,历来要求“秉笔直书”,作者要加以评论,一般要放在最后,《三国志》的习惯做法是“评曰”,可是《魏延传》为什么要用“原延意……,本指如此。不便背叛”这样的推论性文字?

  魏延之死,虽然疑问成堆,但结局却也快捷,那就是魏延迅速南归,迅速溃败,立刻被杀;杨仪紧追不舍,不战而胜;蒋琬从容出兵,只得到魏延死讯,就立刻撤兵,事情到此结束。

  这就像是一出写好的剧本,舞台上的演员不管他是怎样尽情的表演,都是要按照既定的本子在走,他既脱离不了这个舞台,也跳不出这个剧情的大纲。

  而让人的感觉是,这个剧本则更像是诸葛亮早已经写好的。

  诸葛亮感觉自己病得很重了,他知道,蜀汉国不能再继续伐魏了,大军必须要回到蜀国,趁着魏国人还没有知道真情。应该说,无论在什么情况下,这都是必须要做出的军事行动的调整,不管是在整个蜀国,还是在伐魏前线,诸葛亮都是绝对的核心。当这个核心需要转移的时候,大军是不能留在前线继续作战的。诸葛亮很清楚地知道,目前这支军队有两个关键人物,长史(前线总参谋长)杨仪和大将魏延(军衔最高)。诸葛亮还知道,把大军带回蜀国这个遗命,杨仪会执行,而魏延不会执行。因为在此之前,魏延总是希望自己带领着一军和魏国作战,假如把军队交给魏延,魏延必定会改变自己的伐魏方略,而这是蜀汉国最为现实最直接的危险。

  《三国志·魏延传》记载:“魏延每次随诸葛亮出征,总是请求给他一万人,和诸葛亮分道出击,然后在潼关和诸葛亮汇合,诸葛亮总是不同意。”实际上,这是诸葛亮认为魏延不会听从自己遗命的依据,因为这是魏延和诸葛亮战略思想上的冲突。诸葛亮伐魏,总是从一个方向进军,即所谓的“六出祁山”(实际没有六次)。走这条路线是最为稳妥的用兵方略,进攻有利,可以进一步得一地;不利,不会有大的损失。我们可以设想,假如诸葛亮能够占有三秦之地,魏国的国力会是多大的损耗?而蜀、魏两国的力量对比又会发生多大的变化?可魏延不是这样,他上来就是决战,而这种战略的实施一旦不利,对蜀国很可能就是灭顶之灾。就当时蜀、魏两国的力量对比来说,蜀国一战而胜的概率很小。也就是说,一旦让魏延掌权实施这种方略,很可能会给蜀国带来灾难。这就是姜维后来仍然走这条路线的根本所在。

  所以,诸葛亮临终没有让魏延前来交代后事,而是只留下一个遗命,让魏延断后。另外还有一个问题,诸葛亮不能让魏延前来当面交代后事,如果那样,魏延一旦提出来由他来继续伐魏怎么办?一个病危之人,是没有力气和时间去说服魏延执行命令的。更何况魏延和杨仪历来不和,魏延趁机对杨仪发难,蜀汉国谁又能阻止得了他?所以,只有留下遗命,他魏延自己去选择吧!

  这样的安排,可能会有三个问题出现:

  魏延会独自向魏国发起进攻吗?诸葛亮和司马懿相持已经三个多月,进攻的突然性已经不存在,魏延如果单独进攻,既没有左右保护支持,又没有后勤保障,没有取胜的可能。魏延是大将,这一点道理应该还是明白的。所以,当费祎来到魏延军营时,魏延要和他一道安排军事部署,仍然是整个大军留下来,只是很少一部分人护送着丞相灵柩回国。

  魏延会攻击杨仪吗?应该说诸葛亮最担心就是这个,所以他安排魏延断后,让姜维军在他和杨仪中间。对于这种安排,杨仪应该很清楚丞相的用意,所以,即便是诸葛亮没有交代,他也会作出认真的准备。这种遇到变故的撤退,不是大军凯旋,即便是不防魏延,防魏国也要有所准备。

  诸葛亮不担心魏延投降魏国吗?应该是不会。魏延在蜀国已经地位很高了,三国早已经形成鼎足之势多年,各自都有些支柱重臣,魏延到魏国,不可能得到比在蜀国还高的位置。这和三国未形成鼎足之势之时有很大的区别。魏延是想代替诸葛亮当丞相,不是在蜀国不受重用而是想更进一步。魏延有野心,这一点此前已经有所显露,因为他曾经梦见自己头上生角,但他的野心在蜀国,不是在别的地方。

  诸葛亮还是希望魏延能够执行这个命令的,毕竟,魏延是大将,任何的变故都是蜀汉国的损失。也正因为如此,他只是让杨仪来执行遗命,并没有让杨仪代替其职务,除了对杨仪也不是十分钟情之外,更重要的是不刺激魏延。

  当然了,魏延真要攻击杨仪,诸葛亮也有预案。

  当魏延和杨仪互相告发对方“叛逆”的时候,远在后方的蒋琬,他怎么就确定是魏延在作乱?当他从容率领宿卫营北上制止叛乱的时候,只走出十几里,听说魏延的死讯就停止了。既然两军已经打起来了,难道就不害怕杨仪趁机发难?其实,这一切最明白的莫过于蒋琬!诸葛亮死后,代替其职务的正是蒋琬。平时,诸葛亮总说,要与蒋琬“共赞王业”,还秘密地给后主上表,说如果自己去世,就由蒋琬代替。蒋琬是丞相留守府的长史,后方的一切行政权力早已经掌握在手中,魏延和杨仪能够给皇帝上表,难道前方的那个费祎就不能给蒋琬报信?何况,谁又能保证两人平常就没有议论过魏延其人?

  实际上,这时候的魏延已经受到前后夹击。这边,蒋琬在率领大军从成都出发,那边,杨仪率领大军紧追不舍,即便是他烧毁了栈道,又能有何作为?杨仪跟随诸葛亮多年,又经常为诸葛亮“规画分部”(规划分布安排),仅仅是对付一个使性赌气的魏延,这点儿事情难不倒他。所以,杨仪始终紧紧地跟着魏延,没有让他甩开自己,也没有让他阻隔在魏国境内。

  至此,魏延的命运已经决定了,那就是“乱”名已经成立,失败已经注定。

  魏延或许没有想到叛乱,因为他既没有占领蜀国的边城褒中,也没有占领南郑,更没有回去占领成都,只是烧了栈道,占领了褒中谷口。烧了栈道干什么?就是让你杨仪回不来,这样都城听到的前方消息都是他魏延所说,也就是说,话语权掌握在魏延手中。但魏延忽视了一个天大的问题,诸葛亮的灵柩在杨仪军营当中。这就是众将士认为魏延不在理的根本原因。诸葛亮是蜀汉国实际的掌权者,他的话比圣旨还要管用。这就好比一个皇帝,他有很多个儿子,他选定了一个儿子接班,不管有多少人不愿意,说这个儿子不是块料,都改变不了这种决定。这就是杨仪派了一个当时名气还不是很大的何平(王平),到了军前大喊了一嗓子,也就是搬出来丞相的牌位一亮,魏延军立刻四散的原因。杨仪军不散也有这个原因,另外还有,军队还在魏国境内,要想回家也要先回到自己的地盘上才行。这和黄权情况不一样,黄权及其部属是没有回去的希望了——归路已断。

  当兵众散尽,魏延已经明白过来,他彻底失败了。但他或许还有幻想,认为皇帝能够明白,他不是谋逆,也没有叛国。但杨仪不给他这个机会,他要彻底除去这个对手,既雪心中之恨,又没有了竞争对手。

  杨仪有一点说得对,魏延政治上是个庸才!无论如何,与人斗气不能用国家军队给自己当砝码,何况这支军队属于皇帝、属于诸葛亮,就是不属于他魏延。当他烧毁栈道让军队对阵杨仪的时候,他可能认为自己只对着的是一个杨仪,而没有想到这已经是对着整个国家的军队!尽管魏延只是作乱而不是叛乱,但乱军和乱国没有什么两样,都是“叛逆”。当这件事情需要有一个说法的时候,一个乱军误国的魏延,就只有灭族的下场了。

  魏延死了,蜀国少了一个能打硬仗的大将,也少了一个战略上的莽汉,同时也没有了一个政治上的不确定因素。不过,魏延之死好像要给诸葛亮之死再加一个佐证,蜀国从此走向平庸。

(责任编辑:佳梦)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