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1叛徒被皇帝派去收地 结果趁机建立一国家

发布日期:2018年11月09日   文章来源:静说历史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南北朝时期国家动荡不安,机遇与挑战并存,也许它对权贵阶层而言并非好事,但却给了草莽英雄一战成名的机会。

  人类坚持不懈追求的是欲望,而终极的追求是力量。越是乱世,越能放大人性中对欲望的追求,越是乱世,人们越想粗暴地使用力量,来完成内心深处的欲望。

  当时很多游牧民族也来到中原舞台上,用他们粗暴的力量占领地盘,用他们的智慧征服和守护这片属于自己的土地。

  很多人不理解这一时期,毕竟这个时期太乱了,哪哪都有战争,随之而来的就是政权的交替更迭,这一时期中国的文化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很多的古代典籍在这个时期都付之一炬,十分可惜。传统的儒学融合进了其他民族的学问,变得杂乱无章起来。

  虽说文化复杂了,但是战争却依旧残酷。在东晋十六国时期,有一个前秦政权,这个国家可是十分强大,在如此争雄激烈的时期,它却能居在上位,不用多说就知道这个政权有多厉害了,国家厉害自然是和君主分不开的。

 

  其国君叫作苻坚,虽说他是少数民族,但是却不是那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他极富有智慧,头脑清楚,任用贤才,而且他非常崇尚汉文化,按理说这个国家应该是最有可能实现统一的,但是淝水之战,他失败了,在长安城天天被动挨打。

  不过,在挨打的时候,他还想着如何踏平西域,于是他将自己爱将吕光派到西域去,并且给他配备了七万兵马。据说吕光和吕雉还有姻亲关系,今天我们暂且不说他二人,我们说说吕光是怎么踏平西域的。

  要说,西域离中原是很远的,中间要走不少的沙漠地段,对于中原将士来说,这显然有些承受不住,所以这七万大军像是西天取经一样,艰难地走完了全程,等到西域大多都没有力气了,这途中有些将士差点死在了路上,可想而知路途的遥远艰难。

  到了西域,吕光想到,其实也不一定非要打仗,毕竟有些小国家根本就不用打,他们可能就会臣服,这一路下来,有很多沿途小国家都臣服于吕光部队了,如果不臣服的,就要采取武力措施了,毕竟西域上有六十多个国家,如果都去打一遍,也是比较耗费军力的。

 

  在这里得说一个趣事,吕光在临行前,太子对他说:“吕光将军有异象出现,此次出行绝对会有大作为,西域踏平是迟早的事情。“其实这句话很是表面,只不过是临行前的鼓励而已,但是为什么会说吕光有异象出现呢?

  原来吕光有重瞳,在历史上凡是有重瞳的人都了不得,虽然不多,但是却都出名,项羽李煜都是重瞳。吕光就是其中一个,所以太子自然会说他有异象,是一个成大才的料,在当时的社会,只要见到了重瞳,那就是能出名的相貌。

  四只眼睛看事情比两只眼睛看得透彻,吕光颇有异能,从小就喜欢摆奇门,有关他的传奇很多。

  收服一些小国家之后,吕光开始研究剩余的几个“大虫子“了,龟兹这个国家是西域的老大,占地面积广泛,而且物产丰富,整个西域其实就是龟兹在撑着,所以很多小国家都很服龟兹,面对吕光这个大敌,其余国家都向着这个老大龟兹求救。

 

  但是龟兹在吕光眼里,可不是什么大国家,充其量只不过比别的国家土地多一点,人口多一点而已,单单就军事实力,那可是天差地别,与其他小国家没什么两样,于是吕光就派人劝龟兹最好不要反抗,直接投降,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龟兹国王白纯很硬气,本来就是西域第一“大国”,跺一跺脚,西域就震三天,龟兹国王认为自己必须要硬气。

  吕光不慌不忙在附近驻扎了下来,用四只眼睛看着城内情况,他打算耗死白纯。当城中粮草渐渐减少时,白纯焦虑了。

  后来据说纯白向狐胡求救,狐胡是西部超有钱的国家,它迅速联合的各个小国,集合了七十万军队赶来救龟兹。(《晋书》说有众70万,其实当时各国的总人口也不过70万)。可见正史比野史还能胡诌。

 

  但这些小国的士兵各个都是套圈高手,打仗的时候用皮绳做成套,骑在马上套人百发百中……

  吕光有点着急,他会奇门遁甲会摆兵阵,但他不会套圈,没学过。后来他给大家发了一些长钩子,用来钩取敌人的绳套。吕光还是聪明的。吕光说:“现在敌众我寡,我们要集中发力。”他告诉大家,千万不要分散了。

  后来吕光大胜,奇迹般地赢得了战争的胜利。吕光很会用诈术,他还命令部队每隔十里,设一个营寨,在里面挖战壕,筑高垒,用木头做成人形,给它们穿上铠甲。

  龟兹国一望过去,犹如千军万马,吓得差点尿裤子,于是军队大乱个,吕光胜出,还斩杀了两万多人。

  周边小国一看老大败了,吓得赶紧俯首称臣,没人敢跟吕光叫板。吕光几乎兵不血刃就赢了整个西域,深有“孤独求败”之感,所以打算回国请功了。

 

  虽说此次战争胜利了,但是当吕光准备班师回朝的时候,却发现苻坚的国都竟然被攻陷,连诏书都出不了长安,不久,当吕光听说苻坚被杀之后,在大将的劝说下,吕光决定直接在西域安营扎寨,看看情况再说。

  三百八十六年九月,苻坚被杀的消息才传到凉州,吕光听到噩耗,如丧考妣,悲痛欲绝,他命令所有凉州人都为苻坚披麻戴孝。

  一个月后,吕光将孝服一脱,就地建立一个国家,改国号,自称凉州牧。

  但是吕光打仗可以,管理国家可是不行,仅仅当了十年皇帝便成为了太上皇,把皇帝让给了太子,不过吕光在当地还是很有威望的,被百姓封为神。

 

  乱世出英雄,也出枭雄,乱世会成为真正有才能的人,一个翻身的机会,而太平盛世则会淹没他们,只让一些阿谀谄媚的小人上位。

(责任编辑:佳梦)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