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如果真相是可选择 我们可能选择善良和美好

发布日期:2018年11月25日   文章来源:饼子读书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一个人,同一个人面对你的时候和面对别人的时候是不一样的。他面对你的时候是笑颜,你觉得他是一个快乐的人,面对别人的时候是哭着的,那别人看到的他就是一个伤心的人。但其实,书也是一样的,一本书面对不同的人也是不一样的。

  有不同的面,犹如人不同的荣耀。比如,少年pi的奇幻漂流,本来我也是事先听过些简介,我也是很奇怪那个少年怎么跟老虎在一艘船上相处才拿起来的书,到这里,一切都是正常的,本来,我也有机会跟大多数人一样,看一个理智又勇敢的少年,最多感慨一下没有好好告别就分离什么的。我应该像很多人一样从头开始看这个故事的。

 

  但我千不该万一不该翻到最后去看结尾。本来我只是想确认一下少年是活到了最后的,老虎也并没有死,到结果是,我看了最后一项,那一段对少年的采访,然后,我看到的第二个版本的故事。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一共有讲个故事,一整本书从开头到最后那个采访之前写的都是第一个故事,精彩的,详细的,引人入胜的,广为流传的。是有老虎的那个。最后那一段采访里,还有第二个故事,是没有老虎的。没有老虎,那么和老虎一样凶残的,危险的,就只是人,没有故事,就是弱肉强食,残忍到不敢复述,即便事复述也一语带过,就是人与人之间的生存竞争活下来的那个就是理查德。就这样。 

  这两个故事,一个是有老虎的,一个没有。第一个诚然也不是喜剧,被强行问出来的第二个,听夜夜不愿意听。哪一个是真相,只有一个亲历者,没有见证人,没有东西可以证明什么,两个故事都是他说的,不见得更残酷的是真相就像不见得更美好的是真相一样。

  那哪一个故事是美好的?没有任何疑问,当然是第一个有少年和老虎的那个故事。所以作者写得详细的,电影里选择拍摄的,小说的最后电影的最后即便是问出来第二个故事的人选择传播的也是第一个,广为人知津津乐道的,从来都是第一个。我们不约而同做了相同的选择。即便是我不小心先看到第二个故事的人,如果有可能,我也想选择遗忘。

  为什么会这样?当然要这样,人可以接受磨难,接收死亡,接收世界上所有的一切,但我们希望那多少有些意义,多少值得一点儿。第二个故事的残酷超过我们的心理承受力,我们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却什么也得不到。

  或者说第二个故事没有光。第一个故事诚然也不是喜剧,但有意志可以战胜困难,有办法可以解决问题,里边也有人性的残酷,但只是让人思索,并不至于让人绝望,但更有爱有期待吸引起来更多的共鸣,在真相各占百分之五十的情况下,我们的感情几乎不需要经过理智就选择了第一个,就像植物本能的去选择太阳一样,我们选择了善良与美好的那个。

 

  而且这不仅仅是在故事里。记得麦哲伦的墓碑上,一面刻着英雄,令一面刻着,强盗。到我们的世界历史上记载更多是他是航海英雄,拓展了人类对世界的认识,然后小段落说,也对所到之处的当地人带来灾难。

  我们说秦始皇是雄才大略的帝王这是我们选择的一个真相,我们的项羽盖世英雄,趁着命运更显得豪迈悲凉,他柔情刻骨又豪情气天纵,这也是我们选择的真相。所有的战场都残酷到不可以用笔墨来描述,但是我们大多数的时候选择了用战场来塑造英雄。

  这就是我们的选择。难道我们会觉得受了欺骗吗?当事情已经发声,我们还可以选择相信,如果一定要把这说成欺骗,其中有些公平一些讲应该疏于善意的谎言,带着慈悲,给我们最大的安慰。如果不是选择可以给我们庇佑,仅仅是面对的全是赤裸的真实,我们未必有多少力量活在这个地球上。

 

  当我们说真善美的时候,我们常常忘记了这是三样完全不同的事情,真的未必是善的,也未必是美的,同时善意就只是善意,未必美,更未必真,美就只是美,可能兼备真与善,也可能不。它们不重合,不等同,方向也许一致,也许并不一致。

  真相很重要,但善良难道不重要?美丽难道不重要?当别人没有告诉我们一件事的真实模样,生气愤怒觉得受了委屈,并不是我们唯一可以选择的结果,毕竟别人是不是只想传递给我们一些善良与美好也说不定。说是这么说,但再先入为主的“你说谎”之后去想,也许人家是为我好,这实在是一件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的事。当一本书带着一个故事走到我面前,怎样理解和消化,也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有时候,这需要很长时间,而且,仅仅是时间似乎也是不够的。

(责任编辑:佳梦)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