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赵构对金军的软弱无能呢

发布日期:2018年12月04日   文章来源:萧家老大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说到宋高宗赵构,“逃跑皇帝”,是他留给后世的公认形象。他重用秦桧,害死岳飞,让宋朝只剩下半壁江山,上述一切,便让他成为名副其实的罪魁祸首。这样概括,当然没错,但若细究赵构其人,就会发现,他的整个人生呈现出分裂状态,上半辈子,他是少有的、宋后期具备英雄特质的帝王;但其下半辈子的大部分时间,却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他留给后世的形象就是一个胆小如鼠,毫无志气的软骨头、窝囊废。这一前一后,两副做派,简直就是自相矛盾的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赵构的性格呈现出如此天壤之别的变化的呢?

  年轻时的赵构,他非但一点儿都不窝囊,还是个文武全才、英姿勃发的有为青年。在这一时期,用“英雄”二字来形容他根本不为过。

  有一件事特别能体现他英雄的一面,靖康元年(公元1126年),金朝首次将军队开到了汴京城下。此时金军士气正旺,统帅威胁宋朝,要地要钱,更要宋朝选送一位亲王到金国去当人质,否则,铁骑灭宋!

  宋钦宗赶紧把自己的亲王兄弟叫到了一起,开会通告:现在国家有难,你们谁愿意去金国当两年人质?结果,亲王们全低着头,假装没听见。正尴尬时,一个人站了起来:“陛下,臣愿往。”说话的就是康王赵构。当时,赵构刚满十九岁,在宋代,凡被派至异族做人质的王室成员,极少全身而退的。所以,做人质这事儿,说白了,跟送死没什么两样。

  青春年少的赵构,贵为大宋亲王,能舍下一切,本身就需要极大的决心与勇气。史载,临走之前,赵构还说,若有战机,好好收拾金军,别顾虑我的生死安危。言语中,完全是将生死置之度外,“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悲壮。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跟赵构一起去当人质的宰相张邦昌,一听要去当人质,竟然当时就哭了个昏天黑地。

  皇帝钦宗在此事以后,还真没将自己兄弟的命当回事。在他的授意下,宋军瞅准一次机会夜袭金营。夜袭不但没有成功,反倒惹恼了金军统帅完颜宗望,扬言要将赵构跟张邦昌一块儿宰了。当时张邦昌都被吓傻了,他浑身筛糠,哭得喘不上气来。

  再看赵构,毫无惧色。这让完颜宗望非常意外,宋朝皇帝素来懦弱,亲王平日养尊处优,如何能如此淡定?此事令他大生疑惑。于是便下了考验之心。

  完颜宗望找了一把重达二百斤的铁胎宝雕弓,在百步之外摆了靶子,他连发三箭,一箭正中靶心,另两箭各离靶心不足一寸,在当时这种箭术当数神箭手。

  令所有人没想到的是,赵构更准!他接过宝弓,也连发三箭,全射在靶心上。这一下,完颜宗望惊呆了,二百斤的硬弓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拉开的。在大宋朝,能拉开二百斤硬弓者,就能直接当禁军的军官。这种拉得开硬弓、还能百步穿杨者,更是绝顶高手!

  完颜宗望当场断定,凭这准头、力气,这个亲王肯定是赝品!于是他立刻向宋朝提出退换要求,赵构被送了回去,换来了另一位肃王。肃王是典型的亲王模样,善享受、好风月,后来,这个肃王就死在了金营里,赵构因祸得福、名利双收,回京时被宗泽留在了磁州(今河北磁县)。

  赵构的本事跟豪气是哪儿来的?原来,赵构虽贵为皇子,但他是庶出的第九子,母亲韦氏原本是个宫女,地位低下,加上其母出身贫贱,所以,赵构虽有皇子之名,在宫内却处处受其他皇子的欺压,就连父皇宋徽宗也没太拿他当回事。

  人就是这样,越不能拥有,就越渴望得到,出身和地位反而刺激了赵构的拼劲儿,你们瞧不起我,那我就做到最好让你们看看!所以赵构自幼刻苦,练就了一身好本领。不但如此,他在书画方面造诣也不低,而这种艺术上的成就也恰恰是为了赢得父亲的赞赏而获得的。

  赵构的行为变化有一个极其明显的分水岭,就是他当了皇帝以后。可以说,当皇帝之前,赵构是个英雄,但其成为宋高宗开始,便明显“气短”了。

  靖康二年(公元1127年),金兵俘徽、钦二宗北去后,康王赵构在南京应天府(今河南商丘)即位,改元建炎,重建大宋,史称“南宋”。登基后,高宗接管了北宋的大部分军队,再加上各地的抗金起义军,手底下聚拢了上百万的大军。这让主战派惊喜异常,他们力劝赵构北伐以收复失地。结果,赵构拒绝了主战派抗金主张,并携兵南逃至扬州。建炎三年(公元1129年)二月间,金兵奔袭扬州,攻陷天长,前锋距离扬州城仅有数十里。一日深夜,宋高宗正与一位宫女作乐,突然宫外人马皆乱,并有人大呼“金兵渡江了!”高宗慌忙起床,带领少数随从,快马逃出城。这次突如其来的惊吓,令高宗患上了严重的阳痿,并就此丧失了生育能力。

  现代医学将阳痿分为原发性、继发性两种。原发性为生来即无性能力,而继发性则为原有正常性能力,但因某事而突然失去了性能力。赵构恰恰是因心理原因而导致了继发性阳痿,但其程度却严重如同原发性。

  性心理学家认为:正常男子突然长期失去性能力,会导致男性形成严重的自卑情结,甚至有可能使男性出现性情大变之情况,如原本性情温和者会突然变得暴戾,他们是在借此发泄其性挫败感。

  自尊是人类基本的心理需求之一,当男性发现自己有了这一毛病以后,便会通过对他人的施虐或者其他的畸形方式来显示自己的掌控力,用以掩饰内心之“中干”。而赵构之变很可能是因为此事。他自阳痿后,不断纳妃,特别是在晚年,且纳取妃子皆为二八妙龄的少女。

  一个曾经的英雄,为何会变得如此不堪?除了性无能影响性格这一原因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赵构曾在金营中待过一段时间,在金营中,他看到了金兵的实力,体会到了金兵的残暴以及金人对他的侮辱,这种面对面的震慑,让他感知了可怕。无知无畏,过去不怕是真的,初生牛犊不怕虎;现在的怕也是真的,金营生活,早已让他明白了什么是怕。

  更重要的是,从“康王”变身为“宋高宗”,赵构的身份变了。他从一个不招皇上待见的王爷变成九五之尊的皇上,他的命升值了。随着身份、地位的变化,已成皇帝的他,开始患得患失了。这个时候的赵构已经不是昔日那个英雄赵构了。

  赵构一路南逃无非是两个原因:第一,保命;第二,保住这为自己带来荣华的皇位,保住他的小朝廷。于是,他选择了逃亡,在狂命奔逃中,两个愿望都实现了。

  客观上,赵构的逃跑甚至为南宋保存下一些家底儿。但是,其逃跑也造成了他人生的两大悲剧:他本人因为惊吓过度而丧失了男性的生理功能;他那唯一的儿子也在颠沛流离中夭折了。

  这两件事,对赵构来说都是致命的打击。赵构后来的屡次议和包括他的一系列软弱无能的表现,可能都跟这些有或多或少的关系。首先作为一个男人来讲,长期性能力全无,往往意味着人格上的变异,这种变异对无权无势的平民来说,顶多就是夫妻不和;但对于一国之君来说,则意味着政治阳痿。他因阳痿而自卑,因自卑而造成心理扭曲,因心理扭曲而毁了整个南宋政权。

  个人丧失性能力,唯一的儿子又亡故,这就意味着自己死后,这江山会成为别人的,他开始向现实妥协。一方面,他执政时期,宋朝不敢对金人说一个“不”字,他本人也甘愿成为金国的“儿皇帝”;另一方面,在自己掌握的半壁江山里,他嫉贤妒能,杀害了保家卫国的抗敌英雄岳飞。这一切,注定了南宋小朝廷短暂的命数。

  总而言之,赵构前半生之荣光因后半生之耻辱而光彩全无。他的“儿皇帝”之举,对整个中华民族来说,都是一种奇耻大辱。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