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亲爱的客栈2》表现“乱”中要有“序”

发布日期:2018年12月24日   文章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乱”中要有“序”,是综艺节目的基本制作规则。

  “乱”是节目中出其不意的笑点和亮点,做得好,属于点睛之笔。“序”,是指节目的固定规则和叙事模式。点睛之笔没做好,充其量是沉闷。

  如果是叙事模式没有捋顺,单集或许是出彩的,但是作为一个系列,极容易让观众产生“乱”“不知道在干嘛”“难追”的感受,这对一档连续综艺,是致命大事。

  《亲爱的客栈》第一季中,可谓有序有亮点:在客栈日常经营的大框架下,搭配情侣日常发糖和争吵,点缀四方来客和飞行嘉宾的化学反应。

  相比较第一季,第二季中的各种制作问题出乎意料的多。首先,嘉宾选择上“先天不足”,刘涛夫妇保持不变,客栈员工由“甜蜜小情侣”搭配“单身机灵鬼”的组合变成了三个黄金单身汉。不仅三个员工之间缺乏化学反应,在和刘涛夫妇的配合上,也是“代沟满满”。虽然后期王鹤棣、武艺逐渐进入状态,沈月也转正加入,可惜节目已经发展到中期,状态进入太晚,显得慢热和迟钝。

  此外,设计痕迹太重,也是节目的一大槽点。所谓“白手起家搭建客栈”,难免有“人为制造难度”之嫌,再者“包工头和施工队”的频繁入镜,也让观众觉得这个“白手起家”货不对板。再一个,素人的选择上,成熟民宿的经营者、上过《中国好歌曲》的蒋瑶嘉、三个学习艺术设计的冰雕师、与刘涛搭档演戏的小童星一家……挑选痕迹和目的性都很明显。相比较第一季有不怎么配合镜头,沉默寡言、发呆放空的路人小哥,第二季里“素人不素”,让“经营客栈”的概念,变得“不可信”。客观上,《客栈2》的地点选择,也让节目受限良多。交通极为不便,寒冷的气候和野外的环境,都让户外活动变得艰难,全部人都在单一环境中,难免缺乏变化。

  “漏洞”在前,节目组的“找补”就格外艰难。节目的主题,从一开始强调“希望能为当地做贡献”“白手建客栈”“员工的磨合”“与当地员工的互动”到“星素搭配”发掘素人的人生故事,再到欢乐颂三美聚集的明星话题……每期都转移一个内容主干,每期节目的叙事重点都在游移。点睛是有了,话题有了,本应该成为主线的“客栈经营”却弱化到几近于无了。

  电视观众其实是“懒惰”的,他们关注亮点,但观看的潜意识里也一直在默默捋出一个节目的叙事逻辑,并希望这个“逻辑”能够承接下去。换言之,在面对一个系列节目时,他们希望看到一个每集都有新意的熟悉节目,而不是每播一集就换一个叙事重点的新节目。

  花朵再美不可以成为枝干。有大概预估的掌控感,再加上亮点,才是观众期待的。而不是每集的亮点变成主干,而真正的主干被弱化于无。一言以蔽之,综艺节目讲究出其不意和新鲜感,需要在固定的、能够立得住脚的叙事模式前提下。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