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一代仁君:竟然连宫女犯了错都不忍心责罚

发布日期:2019年01月02日   文章来源:萧家老大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宋仁宗的厚道是出了名的,他是一个连宫女犯了错都不忍心责罚的仁君。有一年,京师汴梁地震后,发生瘟疫。于是,仁宗便下令打碎宫中仅有的两只通天犀角,碾成粉给百姓吃。大臣劝阻说,这是皇帝最喜欢的宝贝,怎能打碎给下民?仁宗却说,朕的百姓处在灾难之中,朕留着这些宝贝有什么用?他还曾亲自剪下自己的“龙须”做药引,给正直的大臣治病。还有一次在一个盛夏的某一天,他游园时口渴难忍,屡屡回头,发现没有宫女上前奉茶,但他却没有因此大发雷霆。回宫后,他急着对嫔妃说到:“朕渴坏了,快倒水来。”嫔妃觉得奇怪,问仁宗“为什么在外面的时候不让宫女伺候饮水,而要忍着口渴呢?”仁宗说:“朕屡屡回头,但没有看见她们准备水壶,如果我问的话,肯定有人要被处罚,所以就忍着口渴回来再喝水了。”你看,为了不忍让失职的宫女受到责罚,仁宗竟然忍着口渴不发火。

  宋仁宗的务实作风也是被后人称道的。他率先打破了百姓居住的“坊”和交易的“市”的界限,使东京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完全意义上的城市。

  在民生和皇权孰轻孰重的问题上,赵祯和大臣们不仅同意坊市合一、又解除了宵禁制度,逐渐形成了夜市和晓市。京城里设立了观火楼和消防队。包拯权知开封府时,还亲自处理了权贵在河道乱搭乱建现象。如此管理才催生了后来“人口逾百万,富丽天下无”的超级大都市。

  在庆历新政中,宋仁宗支持范仲淹、富弼、韩琦等人的“明黜陟、抑侥幸、精贡举、择官长、均公田、厚农桑、修武备、减徭役、覃恩信、重命令”一揽子改革计划,陆续以诏令形式颁行全国。但是改革派操之过切,政治斗争和夏竦等人的陷害,仁宗怀疑改革派要行废立之事,范仲淹、富弼等人无奈申请出京外调,持续了一年四个月的庆历新政中断了。但是,务实的仁宗却没让改革停止,他起用能够体察圣意的文彦博为宰相,以更加务实的态度和措施执行着新政,并提拔王安石进入政治权力的中心。

  因此清人在《东坡诗话》中这样形容“仁宗盛治”:“宋朝全盛之时,仁宗天子御极之世。这一代君王,恭己无为,宽仁明圣,四海雍熙,八荒平静,士农乐业,文武忠良。真个是:‘圣明有道唐虞世,日月无私天地春。’”这也代表了几百年来,“仁宗盛治”在后世人眼中的地位。

  大儒王夫之在《宋论》中说:“仁宗之称盛治,至于今而闻者羡之。帝躬慈俭之德,而宰执台谏侍从之臣,皆所谓君子人也,宜其治之盛也。”

  明人瞿佑在《归田诗话》中说:“宋仁宗在位四十二年,民安俗阜,天下称治。葬昭陵,有题诗道傍者曰:‘农桑不扰岁常登,边将无功吏不能。四十二年如梦过,春风吹泪洒昭陵。’”

  他的群臣们这样歌颂“仁宗盛治”:“四十二年于兹,可谓海内大治矣。窃迹羲黄之前,敻乎莫索其详。自《诗》、《书》之载,未有如兹之盛者也。”

  北宋学者邵伯温这样赞美“仁宗盛治”:“盖帝知为治之要:任宰辅,用台谏,畏天爱民,守祖宗法度。时宰辅曰富弼、韩琦、文彦博,台谏曰唐介、包拯、司马光、范镇、吕诲云。呜呼,视周之成、康,汉之文、景,无所不及,有过之者,此所以为有宋之盛欤?”

  大文豪苏轼说:“宋兴七十余年,民不知兵,富而教之,至天圣、景祐极矣。”天圣、景祐都是宋仁宗的年号。

  “振古无及”、“远过汉唐”、“自《诗》、《书》之载,未有如兹之盛者也”在大多数宋人眼里,“仁宗盛治”远过“贞观之治”与“开元盛世”。难道这些都是宋人夸大其词?都是宋人的一相情愿的溜须拍马之言?

  嘉祐四年(公元1059年),以宰相富弼为首的群臣连续五次上表,请求给赵祯加尊号为“大仁至治”,赵祯都没有批准。但他死后再也阻止不了群臣给他加上“仁”的尊号了。“仁”就是对帝王的最高评价,“为人君,止于仁。”《宋史》是这样评价赞美“仁宗盛治”的:“在位四十二年之间,吏治若偷惰,而任事蔑残刻之人;刑法似纵弛,而决狱多平允之士。国未尝无弊幸,而不足以累治世之体;朝未尝无小人,而不足以胜善类之气。君臣上下恻怛之心,忠厚之政,有以培壅宋三百余年之基。子孙一矫其所为,驯致于乱。《传》曰:‘为人君,止于仁。’帝诚无愧焉。”

  宋仁宗之所以能得到历史的肯定和颂扬,最关键的,在一个“仁”字。而得到历史肯定和褒扬的“仁宗盛治”,也理应得到后世后人的关注、传扬和盛赞才对。但令人遗憾的是,在经济、文化、政治、科技各个方面的成就远远超过“贞观之治”与“开元盛世”的“仁宗盛治”,却很少被后世提及。究其原因,竟归为宋朝的“积贫积弱”,这怎能不让人唏嘘无语呢!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