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中国的政治传统始于上古 却崩坏于800年前

发布日期:2019年01月10日   文章来源:百家杂谈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在如何对待前朝皇室的问题上,如今十有八九之人,几乎都会认同这么四个字,即:斩草除根!所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在皇权面前,肯定要斩尽杀绝。

  那么,从古代中国的政治传统来说,真的如此残忍,真的那么血腥,真的没有一丝雍容大度吗?实际上,自上古开始,古代中国王朝更迭时,对待前朝的王族,所作所为往往都很“优雅”,只是到800多年前的忽必烈时期,这一优雅的政治传统却崩坏了。

 

  翻开相关历史,不难看到这么一个名词,即:二王三恪!唐朝学者杜佑《通典》记载:“三恪二王后”,如果封前二朝代后裔就叫二王后,如果封前三朝代后裔就称为三恪。通过这样的赠予封邑、祭祀宗庙的“优待”,以示尊敬,显示本朝所承继统绪,标明正统地位。

  从上古时代,一直到宋朝,基本上都遵守了这一政治传统。比如,夏朝建立后,封尧舜的儿子;三家归晋之后,司马炎封魏元帝为“陈留王”,一直传到南齐,持续了200余年,比晋朝寿命还长;唐朝封隋恭帝杨侑为酅国公(xī),一直持续到后汉,也比唐朝寿命长。

  以上讲述比较简单,其实历朝册封时,往往至少册封前两个王朝后裔,上述讲的唐朝,除了册封隋朝后裔之外,还册封了北周后裔,称之为“二王后”。宋朝最为仁义,除了册封柴氏家族后人,还封隋、唐、五代后裔与吴越、荆南、蜀汉等诸国子孙为官,负责宗庙祭祀。

  需要注意的是,“三恪二王”属宾礼之一,就是当朝不把这些人当成臣子,而当成宾客。所以,这些人皆不用臣礼,而用宾礼。这一点很关键,“三恪二王”并非一定要册封前二代或前三代王朝后裔,有时只册封前一代,但一定是将之作为“宾客”,而不加干涉。

 

  从以上介绍可以看到,中国这一政治传统,相对来说比较厚道,也非常优雅。一旦册封了前朝后人,那么只要不谋反,基本上就不干涉其行为,以至于这些“小国”的寿命,甚至更长久,比如上文的曹魏后裔“陈留王”,隋朝后裔“酅国公”。

  然而,到了忽必烈之后,这一政治传统却被“颠覆”。元军占领临安之后,忽必烈封宋恭帝赵?(xiǎn)为瀛国公。按理说,赵?只要不谋反,忽必烈就相当于养了一个闲人,以彰显自己的气度即可。不料,忽必烈却让他到西藏出家为僧,后来又因触犯文字狱被元英宗赐死。

  清军入关之后,所谓“三恪二王”的政治传统,就彻底没了。比如,多尔衮故意毒杀崇祯儿子朱慈焕,对“先来投顺”的朱明亲藩,也毫不吝惜用莫须有的手法肆行杀戮,以至于后来想找一个“朱明标本”都找不到,雍正找了一个不能辨明真假朱明后裔的朱之琏作“牌坊”。

  总的来说,“三恪二王”这一优雅传统,毁在了忽必烈手上。不过,话说回来,古往今来的小族临大族,几乎无一例外的都是镇压,因为害怕大族推翻它,尤其是有号召力的前朝皇室,就更需要斩草除根了。

 

  如果从“三恪二王”这一政治传统来看,说“崖山之后无华夏,明朝之后无中国”,似乎也没什么不对。连对前朝皇室的一点优容都做不到,只剩下小家子气的斩尽杀绝,这又岂是真正的华夏文明?

  如今,经常能见到一些所谓专家,批判古代中国人的政治传统,认为只有权谋和黑暗,其实这些专家又何曾真正读懂中华文明的胸怀和气度?

(责任编辑:佳梦)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