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东汉至三国魏晋时的铜镜铭文“幽湅三商”

发布日期:2019年01月11日   文章来源:乐艺会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东汉至三国魏晋时期,许多铜镜的铭文中都有一句"幽湅三商"的话。有的把“幽湅三商”写作“幽湅三冈”,如郭玉海编著的《故宫藏镜》(P40页)东汉变形四叶兽首镜以及王纲怀编著的《三槐堂藏镜》(P41页)东汉变形四叶兽首残镜的铭文,均将“幽湅三商”写作“幽湅三冈”。不过王先生将“冈”字释作“刚”,我看了他书中的拓本,实属“冈”字无疑。

 

  有的把“幽湅三商”写作“幽湅三羊”,如裘士京编著的《铜镜》一书所录:“中平六年正月丙午日吾作明竞,幽湅三羊......”,还有的写作“幽湅川冈”,如《故宫藏镜》(P55页)东汉重列神兽镜之铭文。冈、羊、商三字在古代是同音或音近的字,同音或音近的字是可以通假的,因此,冈、羊当为商字的假借字,至于上述铭文中的“川”字,从实物照片来看,确是一个川字的篆体字,但是这里应该释作“三”字。

 

  东汉 吾作神人神兽画像镜

  我们可以从此镜铭文的布局来分析,24个字安排在12个如印面的方框里,每个方框两个字平分居内,这样,每个字都要设计得瘦长一些才能纳入框里,笔划多的还得减笔,如最后一句“流美宜王”的“流”字,就写作“充”,笔划少的“三”字,如何安排才能美观协调,于是就将横划改为竖笔,字形变了,但字义未改,所以“幽湅三冈”、“幽湅三羊”、“幽湅川冈”都是“幽湅三商”的不同写法而已 。

 

  在东汉至三国魏晋时期,“幽涑三商”之语大量、频繁地出现在铜镜的铬文之中,它的含义是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一时期?这是我们值得研究探讨的问题。

  对于“幽湅三商”的解释,言人人殊。昭明、洪海编著的《古代铜镜》一书说:“三国以后,铬文多是先写纪年,再写‘造作明竟’然后是治炼的精心程度,如‘幽湅三商’.......。"

 

  东汉 吾作神人神兽画像镜

  重庆师范大学教授管维良先生在他所著《中国铜镜史》中则说“三商者,铜锡铅或铜锡银也,或简述为‘百炼青铜’、‘百炼正铜’”。管先生教授未经考证,多元化的结论实在让人不得要领。关于“幽湅三商”的含义,何堂坤先生在他撰著的《中国古代铜镜技术史研究》第三章、第三节《关于“幽湅三商”等镜铬》中阐述得最为详细。他的结论是:“此三商应指铜、锡、铅,‘幽湅三商’便是隐蔽地、神秘地、巧妙地熔炼铜锡铅意。”这种观点是援引了我国学者刘体智《善斋吉全录?镜录卷一》和日本学者驹井和爱《中国古镜的研究》中的观点。

 

  罗伊德·扣岑先生捐赠中国古代铜镜 上博藏品 乐艺会资料

  刘体智认为“三商”是指铜、锡、银,而驹井和爱则认为是铜、锡、铅。何堂坤先生同意两者的“三金”说,但他认为驹井和爱的观点更确切。原因是驹井和爱“依据的是小松茂、山内淑人20世纪30年代的成份分析。“据何堂坤先生介绍,刘体智和驹井和爱的“三金”说主要依据的文献是:

  1、《白虎通》卷一“礼乐”条云:“金谓商”,“盛德在金,其音商。”(韩注:引文有误,应为卷三。)

  2、《汉书?食货志》上:“商为金”(韩注:引文有误,文无此语。)

  3、《吕氏春秋?孟春纪》高诱注:“商,金也,其位在西方。”(韩注:引文有误,应为孟秋纪。)

  4、《汉书?郊祀志》下师古注云:“商,金也,于序在秋,故谓西方之庭为商庭。”

  我们认为,上述观点是值得商榷的,所依据的文献是缺乏说服力的。为了较全面地了解所引文献的含义,从而研究引文中的“金”究竟为何物,我们不妨对上述文献的原文及注释进行完整的摘引,并对未摘引到的同类论述一并列出,同时进行简要阐释:

  1、《白虎通?卷三?礼乐》:“五音者,宫商角徴羽。土谓宫,金谓商,木谓角,火谓徵,水谓羽。”“盛德在金,其音商。”“商者,张也。阴气开张,阳气始降也。”

  上述所引文献是指五行与五音的关系。古人常把五行与其他事物五五相配,阐述五行与各事物的联系,它是阴阳五行学说的外延。这里的“金”是指商音,喻意秋天,其主旨是讲季节,讲阴阳变化,不是讲具体的物质“金”。

 

  星象图木雕 南京博物院 乐艺会资料

  2、《白虎通?卷四?五行》:“五行者,何谓也?谓金木水火土也。言行者,欲言为天行气之义也。”注引《释名?释天》云:“五行者,五气也,於其方各施气也。”又引《汉书?艺文志》:“五行者,五常之形气也。“这里的“气”是指节气,五气即五个季节,不是实指五种物质。

  为了说明五行与五气的关系,我们附带讲一下四季和五季的划分。阴阳合历系统是把一年分为春夏秋冬四季,纯阳历系统将一年分为五季,木行是一年中开始的第一个季节,相当于春季;火行为第二个季节,相当于夏季;土行为第三个季节,介于夏秋之间;金行为第四个季节,相当于秋季;水行为第五个季节,相当于冬季。可见五行是讲五个季节,是借助五种物质的名称,论述一年中五个季节的运行和阴阳变化的。

 

  东汉 鎏金天王日月神人神兽画像镜 罗伊德·扣岑先生捐赠中国古代铜镜 上博藏品 乐艺会资料

  3、《吕氏春秋?孟秋纪》:“孟秋之月......,其帝少皞。其神蓐收。其虫毛。其音商,律中夷则。”高诱注:“商,金也,其位西方。”“是月也,以立秋。先立秋三日,太史谒之天子,曰:‘某日立秋,盛德在金。’天子乃斋,立秋之日,天子率三公九卿诸侯大夫以迎秋于西郊。”

  4、《春秋繁露?五行顺逆》:“金者秋。杀气之始也。”

  5、《淮南子?时则训》:“西方,金也,其帝少昊,其佐蓐收,执矩而治秋。其神为太白,其兽白虎,其音商,其日庚辛。”

  6、《汉书?郊祀志下》:“其西则商中,数十里虎圈。”如淳注曰:“商中,商庭也。”师古注曰:“商,金也。于序在秋,故谓西方之庭为商庭。於菟亦西方之兽,故于此置圈也。”(韩注:於菟,虎之别名也。)

  以上3、4、5、6条所引文献中的的“金”指方位,即西方,亦指秋季,秋天和商音。西方之帝神是少皞(昊)和他的儿子蓐收,主管秋天的事务。代表秋天之音为商音,与五行相配伍为金,因此,金、商、西方、秋天在称谓上可以互相代替。

 

  东汉 “吾作”环绕式神兽镜 绍兴越国文化博物馆藏

  综上所引文献,我们可以得出如下结论:

  第一,五行之一的“金”与五音配伍指商,与季节配伍指秋天,与方位配伍指西方。

  第二,因为金与商、秋天、西方有相互配伍的关系,所以在语言表述上常常是可以互代互换的。

  第三,五行从汉代始已不是指金、木、水、火、土五种具体的物质元素,而是借助五种物质的相生相胜(剋)对立统一关系来阐述国政人事、时令物侯、阴阳变化等问题的。

  因此,“商”非具体的物质“金”,“三商”亦非“三金”,即非铜锡铅或铜、锡、银。

 

  汉 日晷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乐艺会资料

  那么“幽湅三商”这句话的含义究竟是什么呢呢?我认为幽者,昏暗也;湅通炼,冶炼也:这里的商,指古代计时单位,一刻叫一商,三商者,三刻也。三商,语出郑玄对《仪礼?士昏礼》昏字的注释:“日入三商为昏。”古人根据天色、太阳在空中的位置以及用餐时间等把一昼夜分为若干时段来计时,如:平明、日出、食时、日中、晡时、日入、黄昏、人定等等。“日入三商为昏”就是日落后再过三刻,便是黄昏的意思。

  回过头来,我们再看“幽湅三商”的含义,古人对昼夜的起算不是以日出日没的时刻来计算,而是日出前三刻为昼漏的起点,日没后三刻为夜漏的起点。“幽湅三商”的三商即三刻,在这里是指日出前的三刻还是指日没后的三刻呢?一个幽字便说明了一切,前面已经讲过,幽者,昏暗也,昏者,黄昏也,所以,“幽湅三商”就是指在阴阳相交的黄昏开始炼铜制镜。

 

  这里再谈谈三商或三刻的时间概念。古时用漏刻来计时,漏指漏壶,刻指标有刻度的箭。汉许慎《说文解字》:“漏,以铜受水,刻节,昼夜百刻”,因此日落至黄昏这段时间的三刻概念相当于现在的43分钟。

 

 

  《淮南子?天文训》:“道始于一,一而不生,分而为阴阳,阴阳合和而万物生。”《览冥训》:“至阴飂飂,至阳赫赫,两者交接成和而万物生焉。”《本经训》:“阴阳者承天地之和,形万殊之体,含气化物,以成埒类。”这些论述都在重复说明一个问题:只有阴阳合和交接,万物才能生成繁衍。

  日落后三刻正好是昼夜交替的时刻,也就是阴阳相交的时刻,根据阴阳交感生物的观点,这时炼铜制镜应是最好的时辰,制造的铜镜才能是上乘的、质量好的铜镜。所以这一时期的铜镜铬文第一句话常是“吾作明竟,幽湅三商……。”三国魏晋时期的此类铜镜,虽然铬文把纪年放在首位,但主题辞的第一句仍然是“吾作明竟,幽湅三商”之类的话。这说明阴阳五行学说已成为人们认识自然、认识世界的一种模式。

(责任编辑:佳梦)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