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蝴蝶效应:汉朝的小蝴蝶引发欧洲的大风暴

发布日期:2019年04月10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综合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大家都应该知道蝴蝶效应吧?蝴蝶效应是指在一个动力系统中,初始条件下微小的变化能带动整个系统的长期的巨大的连锁反应。 用白话表面翻译就是在中国的一只蝴蝶煽动翅膀都有可能引起美国地区的龙卷风。那么你知道在汉朝的一只小蝴蝶是怎样引起欧洲的大风暴的?

  从春秋开始,匈奴人不断南下骚扰。数百年间,中原为这个胡人王国伤透了脑筋,直至秦始皇三十二年(前214年),大将蒙恬率三十万秦军北击匈奴,收河套,屯兵上郡(今陕西省榆林市东南),“却匈奴七百余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过秦论》)这也许是中原王朝第一次让匈奴尝到的大苦头。蒙恬从榆中(今属甘肃)沿黄河至阴山构筑城塞,连接秦、赵、燕五千余里旧长城,据阳山(阴山之北)逶迤而北,并修筑北起九原、南至云阳的直道,构成了北方漫长的防御线。匈奴慑于蒙恬威猛,不敢再犯。

 

  始皇帝死后,赵高祸乱秦帝国,诸侯并起,及至刘邦初建汉朝,中原国力大减,匈奴复振,刘邦甚至一度被匈奴围困于白登山(今中国山西省大同市东北马铺山)。

  后来,汉武帝借祖、父两代“文景之治”几十年积蓄的国力,派遣卫青、霍去病数次大败匈奴,直抵匈奴王庭,收复河西,威振西域。史载“匈奴远遁,而漠南无王庭”,匈奴从此无力对汉朝造成大的战略威胁。匈奴元气大伤,逐渐衰弱,并最终分裂为南、北匈奴。

  公元前36年,汉朝校尉陈汤在一次的突袭中击败了西域的匈奴,并斩杀了郅支。剩余的匈奴被强大的汉军吓破了胆,不得不再向西迁。由于他们的迁移历时几个世纪,其间缺少同大的文明民族的接触,加上他们自身没有历史记载,其过程已经很难考证。

 

  到四世纪末,在欧洲的历史上才重新出现了匈奴人的痕迹,那时,他们已经侵入了欧洲。公元374年,远离中国而西迁的匈奴人,渡过伏尔加河与顿河,击败了那里的阿兰国,西方为之震动。

  阿兰国被匈奴灭亡后没多久,当哥特人还沉浸在对匈奴的巨大惶恐中时,匈奴铁骑已经兵临城下,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袭击东哥特,东哥特军队被匈奴全歼,国王自杀,部众四散逃逸。西哥特得知东哥特灭国后立刻在德涅斯特河布阵,意图阻止匈奴人渡河,不料匈奴人在远处上游偷渡后夜袭敌营,重创西哥特军。打败哥特人,占据南俄罗斯草原后,匈奴人得以休整,人口开始急剧增加,同时,小部分的匈奴骑兵仍然在骚扰邻国:一股匈奴骑兵渡过了多瑙河,与哥特人一起骚扰罗马帝国;另一股匈奴人,于公元384年进攻美索不达米亚,攻占了爱德沙城;还有一股匈奴人于公元396年,侵入了萨珊波斯帝国。在疆土不断扩大的情况下,匈奴帝国以匈牙利平原为统治中心再次兴盛。

  匈奴帝国的极盛时期是在大单于阿提拉的统领下达到的,他发动的针对北欧和东欧的大规模战争,使盎格鲁撒克逊人逃亡到英伦三岛,而许多日耳曼和斯拉夫人的部族战败,纷纷向匈奴投降。他还大举进犯东罗马帝国,迫使东罗马帝国赔款6000镑黄金,年贡2100磅黄金。至此,匈奴帝国的疆域东到里海,北到北海,西到莱茵河,南到阿尔卑斯山,盛极一时。阿提拉对此并不满足,他还发动了对西罗马的战争,将意大利北部变成一片废墟,使得西罗马帝国皇帝万分惊恐,被迫议和。阿提拉因此被西方史学家称为“上帝之鞭”。

  公元445年,阿提拉成为了地球上最有势力的人。匈奴帝国的疆域,西至莱茵河,东至里海,北至波罗的海,南至多瑙河──黑海──高加索山脉,总面积四百多万平方公里,比同时期中国南北朝的总和还要大。突厥、日耳曼、波斯、斯拉夫、凯尔特等上百个民族匍匐在阿提拉的脚下,曾经异常强大与辉煌的东、西罗马帝国、波斯萨珊帝国以及周边无数的小国都必须向他年年进贡,岁岁来朝。阿提拉的军队号称控弦五十万,而这还不包括仆从民族的盟军。

 

  公元453年,阿提拉与一位年轻漂亮的日尔曼少女伊尔迪科举行了盛大的婚礼,当晚阿提拉醉熏熏地带着新娘入了洞房。但直到次日中午,阿提拉还没有从洞房里走出来,他的部下喊叫着冲进房门,看见伊尔迪科卷缩在床角,蒙着脸哭泣,而阿提拉则脸朝下躺在床上,血从他的嘴角流出来。

  关于阿提拉的死,说法颇多。电影《阿提拉》说,他是喝了新娘的毒酒致死。还有人说,阿提拉在酩酊大醉中被自己的鼻血呛死了。

  阿提拉的死,使黄种人在欧洲威风不在。白种人眼中的“黄祸”一直到1000年之后的成吉思汗时期,才又重新出现。

    以上就是事情大概原委,你了解了吗?

(责任编辑:佳梦)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80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