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樊哙在鸿门宴上救驾有功刘邦为啥还要杀他

发布日期:2019年04月19日   文章来源:老黄说史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楚汉相争时,霸王项羽本来是占尽优势的,而造成汉兴楚亡的分水岭,就是因为历史上那场最著名的饭局——鸿门宴。

 

  秦二世三年(前207),项羽在钜鹿(河北平乡)歼灭了秦的主力军,率军入关后,在秦朝都城咸阳郊外的鸿门宴请刘邦,史称鸿门宴。刘邦赴宴,本是死局,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无奈,项羽阵营中出了内奸,“项庄拔剑起舞,项伯亦拔剑起舞,常以身翼蔽沛公,庄不得击”。

 

  单只一个项伯是不足以改变局面的,刘邦身边的谋臣张良与猛将樊哙也各守其职,终于让刘邦得以逃脱,捡了一条小命。刘邦生死攸关之际,侍宴的张良去帐外找来樊哙。哙即带剑拥盾入军门。交戟之卫士欲止不内,樊哙侧其盾以撞,卫士仆地,哙遂入,披帷西向立,瞋目视项王,头发上指,目眦尽裂。项王按剑而跽曰:“客何为者?”张良曰:“沛公之参乘樊哙者也。”(《史记·项羽本纪》) 

  刘邦手下的一个小司机就如此威猛雄武,这让项羽不得不刮目相看,又是赐酒,又是江赏肉,樊哙却毫不客气。随后,项羽又人赏他一条猪前腿,结果,项羽的手下却给了樊哙一条未加工的猪前腿。樊哙把他的盾牌扣在地上,把猪腿放在盾上,拔出剑来,切吧切吧就吃了。

 

  也许是英雄惜英雄,以威猛见长的项羽,对眼前这个屠狗出身的汉子充满了敬佩,他那颗坚硬心,被另一个强悍的面孔给打动了。于是,他又问樊哙还能喝不?樊哙曰:“臣死且不避,卮酒安足辞!夫秦王有虎狼之心,杀人如不能举,刑人如恐不胜,天下皆叛之。怀王与诸将约曰:‘先破秦入咸阳者王之。’今沛公先破秦入咸阳,毫毛不敢有所近,封闭宫室,还军霸上,以待大王来。故遣将守关者,备他盗出入与非常也。劳苦而功高如此,未有封侯之赏,而听细说,欲诛有功之人。此亡秦之续耳,窃为大王不取也!”(《史记·项羽本纪》) 

  一个司机的话,说得如此义正辞严,把个项羽弄得哑口无言,只得招呼着让樊哙坐下来接着喝。经此一闹,宴会的节奏被刘邦等人给控制了,项羽的杀心也被闹没了,范增精心设计的一把赢牌,活生少于让项羽给打烂了。

  而刘邦是个聪明人,眼看形势好转,立马借上厕所的机会溜之乎也——“坐须臾,沛公起如厕,因招樊哙出”。刘邦一出大帐,独骑一匹马,樊哙步行护驾,从山下小路偷偷回到了霸上营中。 

  当初,如果没有樊哙闯帐谴责项羽,刘邦的事业几乎失败。刘邦被项羽封为汉王后,赐樊哙为列侯,号临武侯,升为郎中,随汉王刘邦入汉中。

  樊哙与刘邦是沛县一同起兵的生死兄弟,并且,两人还是连襟,刘邦娶了吕雉(刘邦称帝后,成为皇后,史称“吕后”),樊哙则娶了吕后的妹妹吕媭为妻。 

  在随刘邦征战的过程中,樊哙一直在为刘邦冲锋陷阵,且屡立奇功。刘邦做了沛公,便让樊哙做了他的贴身副官。“初从高祖起丰,攻下沛。高祖为沛公,以哙为舍人(《史记·卷九十五·樊郦滕灌列传第三十五》)。”

 

  在樊哙的功劳薄上,可以列举出一长串战绩:在砀东对战与司马橺时,斩敌十五;与章邯部对战时,樊哙率先登城,斩敌二十三人;攻城阳,下户牖,破李由(李斯之子)军,共斩敌十六;围攻东郡,斩敌十四,俘获十一人;之后又破秦河间守军,赵贲、杨熊等的军队,多有斩获;攻武关至霸上,樊哙率军斩杀都尉一人,首级十个,俘获一百四十六人,降二千九百人…… 

  樊哙不仅战功卓著,而且对于天下大势也有着清醒的认识。刘邦进入咸阳后,以“关中王”自居。看着富丽堂皇的宫殿,刘邦有些留恋起来,准备就此住下,享受享受。樊哙劝他注意天下还没有平定,别忘了秦的前车之鉴。刘邦根本听不进去,直到张良亲自来劝,他这才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于是,刘邦率军退到了灞上(今西安东南)。

  良曰:“夫秦为无道,故沛公得至此。夫为天下除残贼,宜缟素为资。始入秦,即安其乐,此所谓‘助桀为虐’。且‘忠言逆耳利於行,毒药苦口利於病’,原沛公听樊哙言。”沛公乃还军霸上(《史记·卷五十五·留侯世家第二十五》)。

  但是,刘邦晚年时,竟然下令杀掉樊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难道是因为刘邦年纪大了,老糊涂了? 

  原来,这一切皆是因为一个女人。喜新厌旧是人之天性,晚年的刘邦也同样如此,他宠爱年轻漂亮的戚姬及其子赵王如意,从而疏远与他曾经生死与共的发妻吕后,并几次想废黜吕后所生的太子刘盈而立刘如意。但因大臣反对,只好作罢。 

  后宫不平静,外面也不太平,各地封王纷纷起兵反汉,年迈的刘邦不得不又率兵出征,在平定英布叛乱时又中了箭伤,回到到长安后,病情加重,度日犹如苟延残喘。 

  恰恰此时,刘邦的另外一个好兄弟燕王卢绾,竟然又造反了!刘邦派樊哙以相国的身份率军去讨伐。但是,樊哙走后,就有人向刘邦打小报告:“樊哙跟吕后串通一气,想等皇上百年之后图谋不轨。皇上不能不早加提防。” 

  是时高帝病甚,人有恶哙党于吕氏,即上一日宫车晏驾,则哙欲以兵尽诛灭戚氏、赵王如意之属(《史记·卷九十五·樊郦滕灌列传第三十五》)。

  刘邦对吕后干预朝政,早已不满,听说吕后又跟她妹夫樊哙串通一气,立时觉得情况严重了,他决意要杀樊篱哙,临阵换将。刘邦与陈平商定,明里是以陈平的名义前往樊哙军中传诏,暗中却将大将周勃暗载车中,等到了军营里,才宣布立斩樊哙,由周勃夺印代替。

 

  这本是个天衣无缝的好计划,如果依计执行,樊哙的小命肯定玩完,但是,陈平是只老狐狸,觉得这样草率行事,可能会祸及自身。

  陈平说:“樊哙是皇帝的老部下,又是吕后的妹夫,位高爵显。眼下,皇帝正在气头上,万一他后悔了,我们怎么办?再说皇帝病得这么厉害,再加上樊哙是吕后的妹夫,她们姐妹二人必然会在皇帝身旁搬弄是非,到那时难免会归罪于咱们两人。” 

  周勃一听也没了主意,只能听陈平摆布。最后两人商定,抓住樊哙后,并不马上杀掉,而是把他绑上囚车,送到长安,或杀或免,让皇上自己决定。驰传未至军,行计之曰:“樊哙,帝之故人也,功多,且又乃吕后弟吕嬃之夫,有亲且贵,帝以忿怒故,欲斩之,则恐後悔。宁囚而致上,上自诛之(《史记·卷五十六·陈丞相世家第二十六》)。 

  陈平真是有先见之明,樊哙还没被绑到都城,刘邦就崩了,朝政由吕后接管,樊哙因此保住了性命。陈平和周勃因为没对樊哙痛下杀手也逃过一劫。吕后当政后,陈平还得到了重用。

  做人,要学会变通,要瞻前顾后,要设身处地,这样,有时会救自己一命。

(责任编辑:瑾萱)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80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