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王尔德语录精选:幽默又深刻 秒杀心灵鸡汤

发布日期:2019年05月13日   文章来源:良知修行人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奥斯卡·王尔德(Oscar Wilde,1854年10月16日—1900年11月30日),出生于爱尔兰都柏林,19世纪英国(准确来讲是爱尔兰,但是当时由英国统治)最伟大的作家与艺术家之一,以其剧作、诗歌、童话和小说闻名,唯美主义代表人物,19世纪80年代美学运动的主力和90年代颓废派运动的先驱。

  世界名著每日读原编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道林·格雷的画像》

  烫痛过的孩子仍然爱火。

  你拥有青春的时候,就要感受它。不要虚掷你的黄金时代,不要去倾听枯燥乏味的东西,不要设法挽留无望的失败,不要把你的生命献给无知、平庸和低俗。这些都是我们时代病态的目标,虚假的理想。活着!把你宝贵的内在生命活出来。什么都别错过。

  只有两种人最具有吸引力,一种是无所不知的人,一种是一无所知的人。

  老年人相信一切,中年人怀疑一切,青年人什么都懂。

  很多东西如果不是怕别人捡去,我们一定会扔掉。

  我不愿意暴露我的灵魂让那些好奇的凡夫俗子瞧个没完。

  定义一样东西,就意味着限制了它。

  我们谁也忍受不了和我们同样毛病的人。

  要是一个人吸引我,他无论选择什么方式表达自己,对我来说都很可爱。

  你知道的比你认为知道的多,但比你想知道的少。

  人想恢复青春,只消重演过去干的蠢事就够了。

  哪怕是再平常的事,只要你把它隐藏起来,就显得饶有趣味。

  天堂和地狱都在我们每个人自己身上。

  才貌出众的人多半在劫难逃。

  美是一种天赋,实际上,美超过了天赋,因为它不需要解释。

  世上只有一件事比被人议论更糟糕了,那就是没有人议论你。

  只有肤浅的人才不以貌取人,世界的秘密在于表象,而非内里。

  忠贞不贰的人只知道爱的小零小碎,而见异思迁者才懂得爱的大悲大痛。

  我同相貌美的人交朋友,同名声好的人相识,同头脑灵的人做对头。

  强烈的情绪要么碰得鼻青眼肿,要么立即收敛;要么置人于死地,要么自己灭亡。小悲小爱继续生存,大悲大爱则毁灭于自己的充盈。

  在这个时代里,那些非必需品反而成了我们的必需品。

  感情的长处在于会使我们迷失方向,而科学的长处就在于它是不动感情的。

  一个人恋爱的时候总是以自欺欺人开始,而以欺骗别人告终。

  女人再嫁是因为讨厌自己的前夫。男人再娶则是因为他钟爱自己的前妻。女人是试试自己的运气,而男人却是拿运气来冒险。

  男人结婚是因为疲惫,女人结婚是因为好奇,结果双方都大失所望。

  结婚的唯一美妙之处,就是双方都绝对需要靠撒谎过日子。

  如今,结了婚的人都过着光棍的生活,而光棍们过着的却是成家人的日子。

  即使是最坏的习惯,一旦失去了,人总是要遗憾的。也许最令人感到遗憾的就是这些坏习惯,因为它们是个性的重要组成部分。

  其实,每一种乐趣和快感可能都含有幸灾乐祸的成分,几乎没有例外。

  生活就是你的艺术,你把自己谱成乐曲,你的光阴就是十四行诗。

  你谁都喜欢,也就是说,你对谁都冷漠。

  要是我挺喜欢什么人,我绝不会把他们的名字告诉别人,要不,这就好像遗弃了他们的一部分。

  真实生活是无序的,但想象却有某种严密的逻辑。正是想象使悔恨尾随着罪恶,也正是想象使每一罪恶生出奇形怪状的后代。

  同一切好名声一样,你一有出色表现就会招来敌人。要受人欢迎就得平庸。

  在激烈的生存竞争中,我们需要有些耐久的东西,所以我们尽把把各种垃圾和事实往脑袋里装,妄想保住自己的一席地位。现代的理想人物就是无所不晓的人。而无所不晓的人的头脑是很可怕的。它像一家古董铺子,里面全是古里古怪的玩意儿,到处是灰尘,每一件东西的标价都大大超过它本身的价值。

  《自深深处》

  为了自己,我必须饶恕你。一个人,不能永远在胸中养着一条毒蛇;不能夜夜起身,在灵魂的园子里栽种荆棘。

  一个人不哭的那一天也就是他的心变硬的那一天,而不是他的心充满欢乐的那一天。

  在欢乐和欢笑的后面,或许还有粗暴、生硬和无感觉的东西,但在悲哀之后始终是只有悲哀。痛苦与欢乐不同,它不戴面具。

  你一旦为自己找到一个错误的借口,你不久就会再为自己找到一百个借口。

  如果我写不出美丽的书,至少我可以读到美丽的书,还有什么能比这更使我快乐?

  说出真理是一件痛苦的事,但被迫说谎更痛苦。

  嘲笑一个处于痛苦中的灵魂是一件可怕的事,嘲笑者的生活是不美的。

  失败会形成习惯。

  真正的傻瓜,如上帝所嘲弄、毁灭的那些人,是不了解自己的人。我有很长一段时间就做了一个这样的傻瓜,你做这种傻瓜的时间比我还长。不要再做这样的傻瓜了。不要害怕,最大的罪恶是浅薄。一切被认识到的东西都是对的。

  爱,是这个世界上的聪明人一直在寻找的那个失去的秘密,只有通过爱,人才能接近麻风病患者的心和上帝的脚。

  爱是用想象力滋养的,这使我们比自己知道的更聪慧,比自我感觉的更良好,比本来的为人更高尚;这使我们能将生活看作一个整体;只要这样、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以现实也以理想的关系看待理解他人。惟有精美的、精美于思的,才能供养爱。但不管什么都供养得了恨。

  虽说提出要做一个更好的人是句不科学的空话,成为一个更深刻的人,则是受过苦的那些人的特权。我想我是变深刻了。

  《夜莺与玫瑰》

  人都会说好话,讨人家的欢喜,但作为真正的朋友,反而说的都是难听的。朋友绝不会顾忌你的感受而天天拍马逢迎,如果他是真正的好朋友,必定直言不讳,因为他知道这样做完全是为了你好。

  幸福取决于一些多么微不足道的东西啊!我读了所有智者写的书,掌握了所有哲学的秘密,可就是因为缺一朵红玫瑰,生活就变得痛苦不堪。

  能为一朵玫瑰寻死觅活的人必然也能冷淡地将玫瑰抛弃。

  了解朋友,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

  如果你想告诉人们真相,请让他们开怀大笑,否则他们会报复你。

  《王尔德狱中记》

  你的错误不是你对生活所知甚少,而是你知道得太多了。你已把童年时期的曙光中所拥有的那种精美的花朵,纯洁的光,天真的希望的快乐远远地抛在后面了。你已迅捷地奔跑着经过了浪漫进入了现实。你开始着迷于阴沟及里面生长的东西。

  生活并不复杂,复杂的是我们人自己。生活是单纯的,单纯的才是正确的。

  《温德米尔夫人的扇子》

  人生有两种悲剧,第一种是想得到的得不到,另一种是想得到的得到了。

 

  《理想丈夫》

  如果男人娶了自己配得上的女人,那么日子将过得一塌糊涂。

  当一个人上门拜访另一个人的时候,其目的是为了浪费别人的时间,而不是浪费自己的时间。

  女人面对恭维的时候,绝对不会卸下防卫的。可是面对恭维的好话,男人永远会丢盔卸甲。这就是两性之间的区别了。

  女人的生活就是围绕着各种感情打圈。

  女人看事情,都有很奇妙的直觉。除了明摆着的事情外,她们能挖掘出其它任何事情来。

  听别人说话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如果认真倾听,人就有可能被说服;可是如果一个男人允许自己在辩论中被对方说服,那么就表明他是一个完全不可理喻的人。

  我们都是凡夫俗子,女人男人都一样;可是,当我们男人爱上女人的时候,我们明知道她们有弱点、她们会愚蠢、她们不完美,可是我们依然爱她们,甚至有可能,因为这些缺陷,我们更爱她们了。

  为什么做父母的永远会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呢?我猜,这可能是大自然中某种巨大的漏洞吧!

  活着不为寻欢作乐,还有别的目标吗?在这个世界上,随着时间的流逝,幸福是容易衰老的。

  做父亲就不应该被家人看见,说话也不应该被听到。这才会给家庭生活打下良好的基础。母亲就不一样了。母亲令人亲近。

  没有爱情的婚姻很恐怖。可是,还有一种姻缘比完全无爱的婚姻更糟糕。就是在婚姻中有爱情,但只是单方面的爱情;有忠贞,但只是单方面的忠贞;有奉献,但只是单方面的奉献,因此,在这样的结合中,两人中的某一人肯定会彻底心碎。

  如果以结果论英雄,那些没有得到机会的人,才是幸运的人。

  生活已经教会了我一点,就是如果一个人曾经不诚实,做过鲜廉寡耻的事情,那么有可能还会犯第二次;人人都应该离这样的人远一些。

  爱自己是终生浪漫的起点。

  男人在娶姑娘之前,总会说要对方认真起来之类的话。等结了婚后,这样的话就永远不说了。

  对于好忠告,唯一的处置办法就是传递出去。对于本人来说,别人给的好忠告绝对是毫无用处。

  英国电视台评出了英国历史上谈吐最机智最幽默的人,其中,19世纪英国著名的作家、演讲家奥斯卡·王尔德获得了20%的票数,名列第一,被冠以“妙语之王”的称号。就连英国前首相、曾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号称英国“语言巨子”的丘吉尔都十分佩服他的口才。有人曾经问丘吉尔:“你来生最愿意与谁倾心长谈?”丘吉尔毫不迟疑地回答:“奥斯卡·王尔德。”

  奥斯卡·王尔德出身名门世家,父母给他带来了荣华富贵的生活,但他的口才却不是天生的。他自小性格颇为内向害羞,经常沉默寡言。这大概和他出生时,父母曾希望他是一个女孩,他的母亲便从小就把他当女孩看待有一定的关系。10岁那年就读于普托拉皇家学校,他与其他男孩兴趣不同,喜欢独处,经常被老师斥为怠惰,但他读书用功,成绩优异。当他认识到“爱说才会赢得伙伴”,讲故事和交朋友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时,才表现出了与众不同,开始变得爱说爱道了。

  为了吸引同伴的注意,他把自己精心收集而来的名人逸闻趣事、各种传说以及忧伤或者欢乐的故事,利用课余时间一一讲给同伴们听,在讲述过程中,他还不时把瞬间迸发出的奇思妙想、出人意料的精彩比喻穿插其中,来增强讲述的趣味性。即使在一般同学很少涉足的知识领域,他也大胆借题发挥,侃侃而谈,加以评说。久而久之,他竟然能在昏暗的烛光中静静的讲述一个让20人屏息聆听的故事,同学们无不佩服他爱说爱道爱炫耀口才的性格。

  他身边的伙伴也多起来了,几年下来,他讲故事的水平竟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他常使同学们想起从袖筒里掏出一大堆五色彩绸的魔法师。当然,他掏出来的不是彩绸而是故事,在惊奇的听众面前一一展示,并且只要讲过一次,就再也不会重复。他讲的故事不计其数,却很少雷同。有一次,他用激情动人的语句将古希腊年轻人如何在阳光普照的奥林匹克竞技场上摔跤、械斗、竞跑、掷铁饼、夺冠,直讲得同学们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纷纷表示长大后一定要去参加一次奥运会比赛。可见,王尔德讲的故事是多么生动有趣!

  即便是后来王尔德写的脍炙人口的童话《快乐王子》,也完全得益于他锻炼出来的“讲故事”的灵感和才能。他的童话,讲述性的特点很强。看他的童话,犹如听着琅琅上口的叙述,韵律无穷。看他的童话,每每让人觉得,这位生活在19世纪维多利亚时代的伟大作家,他肚子里有讲不完的故事,依然在和我们娓娓交谈,而我们被他的谈吐折服了、迷惑了,像所有听过他讲话的人一样。

(责任编辑:佳梦)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80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