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苏门四学士谁的成就高?谁的名声大

发布日期:2019年07月30日   文章来源:诗词茶座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苏门四学士,是指北宋后期在苏轼提携下而知名于时的四位诗人:黄庭坚、秦观、晁补之和张耒。

 

  苏轼作为继欧阳修之后主持北宋文坛的领袖人物,在当时享有盛誉,黄、秦、晁、张四人都曾得到他的培养、奖掖和荐拔,《宋史·黄庭坚传》记载:“(黄庭坚)与张耒、晁补之、秦观俱游苏轼门,天下称为四学士。”同时也是苏轼最先将四人的名字并提,“如黄庭坚鲁直、晁补之无咎、秦观太虚、张耒文潜之流,皆世未之知,而轼独先知”,由于苏轼的推誉,四人很快名满天下。

  此四人都工于诗文,但各有侧重。黄庭坚长于诗,在作诗方面与苏轼并称,世称“苏黄”,又擅书法,宋四家之一(书法界称“苏黄米蔡”);秦观本来诗和文也很出色,但最为人所称道的是他的词。晁补之诗、文、词诸方面均有所建树,可能是黄秦二人太出色了,显得他也名声没那么大。张耒在四人中可能名声最不显,但在当时,也是名动天下的人物,留下诗作2200余首,而词作只留下6首。

 

  01丨黄庭坚:一代诗“宗”

  黄庭坚(1045~1105年)字鲁直,自号山谷老人,江西修水人。黄庭坚是两宋最大的诗歌流派——江西诗派的总盟主。南宋方回提出江西诗派一祖三宗之说,祖指杜甫,宗则是指黄庭坚、陈师道、陈与义,可见其影响。就作诗而言,黄庭坚在南宋的影响甚至盖过了苏轼。

  黄庭坚的诗,文人气和书卷气较浓,喜欢吟咏书斋生活,却也并不完全阳春白雪,曲高和寡,而是充满了生活气息:

  寄黄几复

  我居北海君南海,寄雁传书谢不能。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持家但有四立壁,治国不蕲三折肱。

  想得读书头已白,隔溪猿哭瘴烟滕。

  黄庭坚作诗有一大法宝,曰“点铁成金”或者说“夺胎换骨”。简单来说是,对前代诗歌的语言艺术作积极的借鉴。用他自己的话说是“无一字无来历”,用批评大家严羽的话说是“以文字为诗,以才学为诗,以议论为诗。”相比他老师苏东坡汪洋恣肆的才气,他这法宝对年轻诗人特别是资质普通的人来说,提供了可资范例的创作路数。容易上手,拿来即能使用,也因而拥趸众多,在两宋开一代风气,成为“诗宗”级的人物。他的诗,以生新、奇崛为特点,人称“山谷体”。

  子瞻诗句妙一世乃云效庭坚体盖退之戏效孟郊樊宗师之比以文滑稽耳恐後生不解故次韵道之我诗如曹郐,浅陋不成邦。

  公如大国楚,吞五湖三江。

  赤壁风月笛,玉堂云雾窗。

  句法提一律,坚城受我降。

  枯松倒涧壑,波涛所舂撞。

  万牛挽不前,公乃独力扛。

  诸人方嗤点,渠非晁张双。

  但怀相识察,床下拜老庞。

  小儿未可知,客或许敦厖。

  诚堪婿阿巽,买红缠酒缸。

  黄庭坚以鲜明的风格自成一体,连他的老师苏东坡都反过来效仿他,说是“效黄鲁直体”。黄庭坚赶紧作诗和之,以“韩愈效仿孟郊”作比,表示谦逊。

 

  不过,他晚年的诗客服了早年生硬、不够自然的缺点,体现出返璞归真的倾向,达到“平淡而山高水深”的艺术境界。

  雨中登岳阳楼望君山

  其一

  投荒万死鬓毛斑,生出瞿塘滟滪关。

  未到江南先一笑,岳阳楼上对君山。

  其二

  满川风雨独凭栏,绾结湘娥十二鬟。

  可惜不当湖水面,银山堆里看青山。

  黄庭坚的词虽不如诗出名,但也有192首词存世。其词多贴近日常生活,大俗大雅,充满高妙之趣。

  清平乐

  春归何处?寂寞无行路。若有人知春去处,唤取归来同住。春无踪迹谁知?除非问取黄鹂。百啭无人能解,因风飞过蔷薇。

  黄庭坚在作词上学老师苏东坡,沿着苏轼的路子而自成面目。他也多次被贬,却能淡然处之,表现出刚直倔强的个性和旷达乐观的态度。

  水调歌头

  瑶草一何碧,春入武陵溪。溪上桃花无数,枝上有黄鹂。我欲穿花寻路,直入白云深处,浩气展虹霓。只恐花深里,红露湿人衣。

  坐玉石,倚玉枕,拂金徽。谪仙何处?无人伴我白螺杯。我为灵芝仙草,不为朱唇丹脸,长啸亦何为?醉舞下山去,明月逐人归。

  02丨秦观:当行本色“词手”

  秦观(1049年—1100年)字太虚,别号邗沟居士,又有人称其淮海居士。在后人看来,秦观与黄庭坚相反,他最富盛名的是词。作为晏几道似的的“古之伤心人”,其词中到处充满揪心的愁恨。

  踏莎行·郴州旅舍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

  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将身世之感打并入艳情,又是一法”(《宋四家词选》),从而给传统的艳情词注入了新的情感内涵。其词卓然一家,和婉纯正,典型地体现出婉约词的艺术特征。又如:

  浣溪沙

  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

  作为体现当行本色的“词手”,秦观擅长以小令作法的长处弥补慢词创作的不足,创作出许多情韵兼胜的作品。

  满庭芳

  山抹微云,天粘衰草,画角声断谯门。暂停征棹,聊共引离尊。多少蓬莱旧事,空回首、烟霭纷纷。斜阳外,寒鸦数点,流水绕孤村。

  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谩赢得、青楼薄倖名存。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

 

  然而,历史的吊诡之处在于,秦观存词三卷100多首,而诗有十四卷430多首,文则达三十卷共250多篇,诗文相加,其篇幅远远超过词若干倍。

  秋日

  霜落邗沟积水清,寒星无数傍船明。

  菰蒲深处疑无地,忽有人家笑语声。

  钱钟书说他的诗,“内容上比较贫薄,气魄也显得狭小,修辞却非常精致”(《宋诗选注》)。

  春 日

  (宋)秦 观

  一夕轻雷落万丝,霁光浮瓦碧参差。

  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晓枝。

  这就是金代文学家元好问说的女郎诗。“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晚枝。拈出退之山石句,始知渠是女郎诗。”意思是说,把韩愈老夫子(字退之)的《山石》诗搬出来后,这才发现秦大官人做的不过是“娘们诗”罢了。

  韩愈《山石》节选

  山石荦确行径微,黄昏到寺蝙蝠飞。

  升堂坐阶新雨足,芭蕉叶大栀子肥。

  僧言古壁佛画好,以火来照所见稀。

  铺床拂席置羹饭,疏粝亦足饱我饥。

  ……

  山红涧碧纷烂漫,时见松枥皆十围。

  当流赤足踏涧石,水声激激风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乐,岂必局束为人鞿。

  嗟哉吾党二三子,安得至老不更归。

  韩愈是以文为诗的鼻祖,是个久经考验至刚至猛的纯粹儒者。这首《山石》气势遒劲,风格壮美,秦观不幸躺着中枪。

 

  03丨晁补之:诗文兼擅

  晁补之(1054~1110年)字无咎,号归来子,来自大名鼎鼎的山东巨野晁氏家族。有宋一代,晁氏文士辈出,群星灿烂,光进士就有三十余人,之字辈的有晁补之、晁冲之、晁说之、晁用之等。晁补之较早受知于苏轼,在诗、文、词诸方面均有所建树,著有《鸡肋集》70卷,其中诗赋23卷,杂著散文47卷。

  晁补之的词受老师苏轼的影响较深,被认为走的是豪放一路。哪怕是咏梅花,也写得劲气凛然。

  盐角儿·亳社观梅

  开时似雪。谢时似雪。花中奇绝。香非在蕊,香非在萼,骨中香彻。

  占溪风,留溪月。堪羞损、山桃如血。直饶更、疏疏淡淡,终有一般情别。

  晁补之跟苏东坡一样,宦海浮沉,屡遭贬谪,词中颇多人生的不平和失意的苦闷。“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吟咏隐逸,自抒退隐情怀,成了他一个乐此不疲的主题。

 

  摸鱼儿·东皋寓居

  买陂塘、旋栽杨柳,依稀淮岸湘浦。东皋嘉雨新痕涨,沙觜鹭来鸥聚。堪爱处,最好是,一川夜月光流渚。无人独舞。任翠幄张天,柔茵藉地,酒尽未能去。

  青绫被,莫忆金闺故步。儒冠曾把身误。弓刀千骑成何事?荒了邵平瓜圃。君试觑,满青镜、星星鬓影今如许!功名浪语。便似得班超,封侯万里,归计恐迟暮。

  本词是晁补之最负盛名的作品,词中景物描写清新旷阔,安然自适的心境中又饱含着“儒冠曾把身误”的不平之气。辛弃疾《摸鱼儿》(更能消几番风雨)、《沁园春》(三径初成)等词作似乎都能看到此词的影子。

  晁补之的诗以古乐府见长,南宋批评家胡仔称道其诗“辞格俊逸可喜”。

  豆叶黄

  蒹葭苍,豆叶黄。南村不见冈,北村十顷彊。东家车满箱,西家未上场。

  豆叶黄,野离离。鼠窟之,兔入畦。豕母从豚儿,豕啼豚咿咿,衔角复衔萁。

  豆叶黄,谷又熟。翁媪衰,餔糜粥。豆叶黄,叶黄不独豆。

  白黍堪作酒,瓠大枣红皱。豆叶黄,穰穰何膴膴。腰镰独健妇,大男往何许。

  官家教弓刀,要汝杀贼去。

 

  04丨张耒:全力作诗

  张耒(1054~1114年)字文潜,号柯山,楚州淮阴(今江苏淮阴)人。耒“少年读诗书,意与屈贾争。口谈霸王略,锐气虹霓横”(《秋怀十首》之一)。《宋史》《东都事略》有传。有诗文集《柯山集》《张右史文集》《宛丘集》等,今人辑《张耒集》,收诗约二千三百首。张耒专力诗文,词仅存六首,今人赵万里辑为《柯山诗馀》一卷。

  和周廉彦

  天光不动晚云垂,芳草初长衬马蹄。

  新月已生飞鸟外,落霞更在夕阳西。

  花开有客时携酒,门冷无车出畏泥。

  修禊洛滨期一醉,天津春浪绿浮堤。

  钱钟书说,“在苏门里,他的作品最关怀人民的内容,风格也最不作妆饰,很平易舒坦。”(《宋诗选注》)。

 

  夜坐

  庭户无人秋月明,夜霜欲落气先清。

  梧桐真不甘衰谢,数叶迎风尚有声。

  初见嵩山

  年来鞍马困尘埃,赖有青山豁我怀。

  日暮北风吹雨去,数峰清瘦出云来。

  福昌官舍

  小园寒尽雪成泥,堂角方池水接溪。

  梦觉隔窗残月尽,五更春鸟满山啼。

  这几首七绝都清丽可喜,流畅婉转,颇有唐人风范。

 

(责任编辑:瑾萱)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80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