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子路是如何成为孔子身边最得力的“十哲”

发布日期:2019年08月06日   文章来源:海叔说春秋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论语》载:“从我于陈蔡者,皆不及门也。德行: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言语:宰我、子贡;政事:冉有、子路;文学:子游、子夏。”这里说的就是孔子最得意的十个徒弟。所谓“孔门十哲”,每个人都各擅所长,服务于孔子的周游列国。而在政事方面,冉有和子路实际上都是勇武之人,冉有在担任季氏家臣的时候,亲自率领鲁国大军抵抗齐国的侵略,采取突击战术取得胜利。子路则从始至终都是性格刚烈之人,而《论语》却说他擅长政事,那么在子路的人生道路上,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变化呢?他是如何成为孔子身边最得力的“十哲”的呢?

  《尸子》载:“子路,卞之野人也。”这即是说子路的出身并不高贵,甚至可说非常卑贱。因此子路的人生更接近于贫苦大众,可能长年从事各种劳作,也便练就了一身武力和爽朗的性格。《史记》说子路“性鄙,好勇力,志亢直,冠雄鸡,佩瑕豚,凌暴孔子”,可见对温文尔雅的孔子,子路最开始的时候是不喜欢的,甚至还故意以武力凌辱孔子,但子路并非是不懂礼数的人,孔子“设礼,稍诱子路”,子路便是“儒服委质,请为弟子”,孔子也必是认为孺子可教,才会对子路以此礼相待,并收其为徒。

 

  子路这个人在孔子的徒弟中可说是绝对的异类,孔门推崇的是“服从”,即师长具有绝对的话语权,就是徒弟们应完全听从师尊的号令。子路虽对师父孔子非常尊重,但是往往也会有自己独特的见解,会直言不讳的表达自己的观点。比如“子见南子,子路不悦”,南子是卫灵公的夫人,在列国中名声不太好,子路就认为孔子面见这位卫国夫人于礼不合。而孔子对子路也非常宽容,既对子路有“慎于言者不华,慎于行者不伐”的批评,又有“衣敝温袍,与衣狐貉者立,而不耻者,其由也与”的赞扬。

  子路显然受到孔子人格魅力的影响,成为孔子的绝对粉丝,基本上与孔子形影不离,即便在卫国有官爵,当孔子离开卫国子路也跟随其后。子路成为孔子最得力的保护者,孔子说“自吾得由,恶言不闻于耳”,可见子路之重要。在言传身教中,子路受到孔子的影响非常深刻,政治上与孔子是最绝对的同盟者,孔子在鲁国发动“堕三都”运动,即是孔子与鲁国国君试图削弱三桓势力的时候,子路就是最有力的支持者,冲锋在最前线。

 

  “堕三都”这个事情,反映出当时的时代,不仅周天子的权威尽丧,就连诸侯国君们的权力也被卿大夫们所瓜分,鲁国的季孙氏、孟孙氏、叔孙氏掌控鲁国,即便在私邑城墙上也已经大大超过周人等级制度的约束。作为推崇复兴旧礼的孔子来说,这当然是不被允许的。因此在鲁国为臣的孔子即试图帮助鲁定公重新执掌大权,那便要削弱三桓势力,所谓损毁三桓私邑的城墙,不过是孔子的手段而已。可惜的是,三桓势力过强,发现孔子的策略而后即与齐人联盟,威逼鲁定公撤退。

  自此而后,孔子便不得不中断仕途和救国理想,开始周游列国,而子路紧跟其后。在“堕三都”事件中,子路是孔子“堕三都”的前锋军,是孔子最有力的支持者。因此孔子在这场事件中虽然失败了,但也清晰的认识到子路这个徒弟的忠诚,更是对子路极为推崇。当有人找孔子推荐人才的时候,孔子就说子路是“千乘之国,可使治其赋也”,更说“从我者,其由也”,可见孔子对子路之钟爱。而当子路在卫国乱局中丧命时,孔子更是悲痛欲绝,说“天祝予”。

(责任编辑:佳梦)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80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