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王维从出仕到佛系归隐 看破了多少红尘往事

发布日期:2019年08月07日   文章来源:读史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提及唐朝诗人,一般人首先想到的不是诗仙李白,就是诗圣杜甫。

  但是在唐朝众多的诗人中,还有一位可以与这二人一较高下,他就是诗佛王维。

  世有“李白是天才,杜甫是地才,王维是人才”之说,但王维却好像总是被人们所忽视,这或许跟他的佛系精神有关吧。

  一、少年成名

  王维出身于五姓七望中从汉朝就一直高官辈出的太原王氏,字摩诘,无论是名,还是字,都取自于佛教典籍《维摩诘经》,其母亲就是佛教徒。

  《唐才子传》记载, “(王维)九岁知属辞,工草隶,闲音律。”有地位,有文化,还弹得一手好琵琶,更有记载说他“风姿郁美,语言谐戏”,典型的开挂式人设。

  十五岁时去京城应试,由于写得一手好诗,又工于书画,且还有音乐天赋,所以一至京城便立即成为王公贵族的宠儿。

  在诗歌方面,王维的才情绝不在李白和杜甫之下。十七岁时,王维就写下了《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这样的佳作,令他声名大噪,颇受岐王赏识。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十九岁参加京兆府试,又写下《赋得清如玉壶冰》一诗,成为试律诗中的佳作。

  玉壶何用好,偏许素冰居。

  未共销丹日,还同照绮疏。

  抱明中不隐,含净外疑虚。

  气似庭霜积,光言砌月馀。

  晓凌飞鹊镜,宵映聚萤书。

  若向夫君比,清心尚不如。

  可以说,王维一出手,佳作常常有。所以此时的王维早已是声名在外,《旧唐书》记载,“凡诸王射马豪右贵势之门,无不拂席迎之,宁王、薛王待之如师友。”

  二、初入仕途

  虽然王维的才名响动长安,但几年的科举应试让王维体会到,要想出人头地,需有人引路。

  所以岐王成了王维最得力的引路人,但是不久后,王维就听说,有人通过关系找到了玉真公主,而且玉真公主以解头保之。

  于是王维和岐王便想出了向玉真公主行卷的主意。王维换装出席,以一曲《郁轮袍》惊艳四座,在玉真公主的力挺之下,状元及第,任太乐丞。

  太乐丞这个官职虽然不大,但王维却很是欢喜。因为自己本就喜好音律,而这里有各种各样最好的乐器,所以王维乐在其中。

  也许是他的名声太大了,所以有些人便看他不顺眼,告发王维“舞黄狮子”,将王维贬为济州司仓参军。

  几年后,张九龄任宰相,王维以诗行卷张九龄,同为诗人的两人惺惺相惜。张九龄看了王维的诗后,对王维的才华很是欣赏,所以拔擢他为右拾遗。

  换装行卷的事一直让王维耿耿于怀,所以王维任右拾遗后,便作《献始兴公》一诗。

  宁栖野树林,宁饮涧水流。

  不用坐粱肉,崎岖见王侯。

  鄙哉匹夫节,布褐将白头。

  任智诚则短,守任固其优。

  侧闻大君子,安问党与雠。

  所不卖公器,动为苍生谋。

  贱子跪自陈,可为帐下不。

  感激有公议,曲私非所求。

  一来答谢张九龄对他的知遇之恩,二来表明自己的态度。此时的王维宁可一辈子做布衣,也不肯卑躬屈膝地谋求仕进。

  他在诗中写道,自己不善圆通,所坚持的气节始终不变,在道德操守上,也能做到始终如一,所以不管出仕还是避仕,都不能丧失自己的人格。

  可以看得出,王维对于做官已经没有最初那么强烈的欲望,开始对宦海有了重新认识。

  就这样,王维又做了监察御史、凉州河西节度幕判官等职,期间一直是半隐半仕的状态,趁着空余时间,在京城的南蓝田山麓修建了一所别墅,以修养身心。

  三、迫仕伪燕

  没过多久,安史之乱爆发了。当安禄山的大军攻入长安时,王维还没来得及逃跑,被叛军所捕。

  为了躲避征召,他吃泻药,装痢疾,装哑巴,但安禄山依然把他抓到了洛阳,强行让他当官。

  《新唐书》记载,“维为贼得,以药下利,阳喑。禄山素知其才,迎置洛阳,迫为给事中。”

  没办法,有时候名声太大也会受其所累。所以被迫之下,王维担任了伪燕的要职。但王维始终是身在曹营心在汉,虽然穿着伪燕的官服,心里想着的却是大唐社稷。

  这天,安禄山在凝碧池大摆宴席,召集梨园所有的乐工为他演奏。要知道,梨园可是唐玄宗一手建立起来的,里面的大多乐工都是玄宗亲自调教,此情此景,乐工们无不悲泣长鸣。

  王维也甚是悲愤,于是写下了《凝碧池》一诗。

  万户伤心生野烟,

  百官何日更朝天。

  秋槐落叶空宫里,

  凝碧池头奏管弦。

  叛军被平息后,唐肃宗开始清算伪官,王维为此差点被砍头。只因其弟王缙以削官请赎王维之罪,加上王维曾写《凝碧池》明志,所以王维未被治罪。下迁太子中允。之后,又迁中庶子,三迁尚书右丞。

  四、禅入诗画

  也许是太久的盛世繁荣让人们很难一下子从中清醒过来,即便是经历了安史之乱,朝廷依旧未完全认识到所存在的隐患与弊端。

  此时的王维早已厌倦了官场,开始专心于佛。但唐肃宗因其才华,不准其辞官。所以此后王维一直过着半官半隐的生活,没事做的时候就隐于辋川别墅。

  其妻子去世后,王维也终身未再续弦,一个人独处三十余年。

  而精通诗画,佛理的他将画风,音乐,禅理融入到他的诗歌创作当中,从而创造出一种雍容平和,清新自然的诗风。比如这首《鸟鸣涧》:

  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

  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

  其晚年生活的写照,都在这首《酬张少府》里。

  晚年唯好静,万事不关心。

  自顾无长策,空知返旧林。

  松风吹解带,山月照弹琴。

  君问穷通理,渔歌入浦深。

  回顾王维的一生,由早年的积极出仕到后来的一心归隐,世间盛衰都被他一一看破。所以通达于世的王维,在诗歌、书法、绘画等方面的成就皆令后世难望其背。

  唐代宗称王维为“天下文宗”;苏轼曾言:“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

  而他在书法和绘画上的造诣,被明朝书画大家董其昌奉为“南宗鼻祖”;钱钟书先生更是以“盛唐画坛第一把交椅”来称赞他。

  但不得不说,如此成就斐然的王维,却在佛系的道路上愈行愈远。

(责任编辑:栗子)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80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