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庄子:高级的人生就是做一个“无用”的人

发布日期:2019年09月03日   文章来源:孔子学堂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无用,是不为物役的灵魂自由

  一天,庄子和弟子们在路边看到一棵直耸入云的大树。

  庄子问伐木人,为什么这棵树无人砍伐呢?对方告诉他,这是一种无用的木材,所以才能够长那么大。

  这让庄子深受启发:“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无用之用也。”

  无用之用,恰为大用。

  因此,世人拼命追逐的富贵、功名、利禄,庄子却弃若敝屣;相反,世人眼中的无用,恰恰便是庄子选择的有用,穷其一生都在追求精神的自由。

  在庄子看来,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自由,你能舍去多少欲念,便能获得多少自由。

  于是庄子说:“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楚国的大王听说庄子很有才,派两个人去聘请他为相。

  庄子说,和被供奉在庙堂之上的枯骨龟甲相比,自己更愿意在烂泥里摇尾巴。

  再多的财富,再高的地位,哪里有自由自在的生活幸福呢?

  一个富翁背着许多金银财宝,到远处去寻找快乐,走遍千山万水却不可得。一天,他遇上一位农夫背着一大捆柴草从山上走下来,问道:“我是个令人羡慕的富翁。请问,为何我没有快乐呢?”

  农夫放下沉甸甸的柴草,揩着汗水说道:“快乐很简单,放下就是快乐!”富翁顿时开悟:自己背负着那么重的珠宝,老怕别人抢,整天忧心忡忡,何来快乐?于是,他将珠宝、钱财接济穷人,善行滋润了他的心灵,他也尝到了快乐的味道。

  如今,现代人活得愈来愈复杂,结果得到许多享受,却并不幸福,拥有许多方便,却并不自由。不如保持一颗平静的心,在安静中和自己的心灵对话,对浮华虚名说不,并适当放下超出自己能力和需求的东西。

  这不仅是一种洒脱,更是参透万物后的一种平和。

 

  无用,是以无聊之事遣有聊人生

  当今社会处于经济高速发展的时期,特征之一就是过度物质化和人们内心的浮躁。

  整个社会常会把眼前的物质利益放在首位,大到环境污染雾霾成灾,小到学习工作择校择业婚姻嫁娶,“有用论”的影响无处不在。

  生活中有些人,凡事都会问“有用吗,有好处吗?”“这个能当饭吃吗?”

  似乎在他们的眼里,以“钱权名”为标准,世上的人与事都可以分为“有用”和“没用”,有用则宠之,无用则弃之。

  这些人,活得实在太现实、太无趣。

  张岱说:“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 这个“癖”,多指琴、棋、书、画,属可有可无的无用之物。

  张岱的《湖心亭看雪》,可谓是无用生活的典范。

  “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是日更定矣,余拏一小舟,拥毳衣炉火,独往湖心亭看雪。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

  如此恶劣的天气,他倒有闲情逸致去湖中喝酒、赏雪,寻求这种“无用”的浪漫。

  周作人说,我们在日常必需的东西之外,必须还有一点无用的游戏和享乐,生活才觉得有意思。

  做“无用”的事,就是不带着任何功利心去做事。这方面,古人给我们很多启示。

  陶渊明乐在田园:“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白居易笑问老友:“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苏轼以竹言志:“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

  文征明静坐品茗:“谷雨乍过茶事好,鼎汤初沸有朋来”……

  与天地花鸟为邻,与琴棋书画为友,静观万物,静观己身,这样的生活令人向往。

  生活的切实意义不在于那些宏大的目标,而在于一些无用的事。

  只有这些无用的小事,才能让我们感觉到“我存在着,我在生活,我将生活下去”,才让我们活得更体面,更有尊严。

  柏拉图曾说:“如果你有两块面包,请拿一块去换取水仙花。”

  如果你有时间,请拿一部分的时光用来“虚度”,用在“无用”之事上。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不因为一心追梦而忘却了眼下幸福的珍贵,又不因适意的享受而拒绝让自己经受磨砺。

  猛虎与蔷薇,实则可以同时寄居心中。

  高级的人生,就是做一个“无用”的人

  《小欢喜》里的方圆,是个脾气温柔但性格通透的老好人父亲,日常爱好就是鼓捣花鸟虫鱼,遭遇中年失业,赋闲在家。

  剧中三个家庭里,他是最没有本事和能力,也没有钱的一位父亲和丈夫。

  可是,他却是有担当有气度的丈夫,是尊重儿子的睿智爸爸,是母子关系的粘合剂,方一凡的阳光乐观,很大程度来自他的教育。

  “这样的男人,乍一看平凡无奇,没什么大优点;但是相处久了,他身上都是可以温暖滋养你的光。”

  看似“无用”,却是限量版。

  木心曾说:“无为是一种为,不是一种无。同样地,无用也是一种用,而不是无。”

  正如梁文道在《悦己》中说:

  “读一些无用的书,做一无用的事,花一些无用的时间,都是为了在一切已知之外,保留一个超越自己的机会,人生中一些很了不起的变化,就是来自这种时刻。”

  许多时候我们太过功利,却不知道把“无用之用”当成活着的必备策略。

  正是这些无用,使我们成为了有趣且丰富的人。

(责任编辑:瑾萱)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8087号